在推广新唐人电视中修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在大面积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过程中,我心性不好时,也承受了一些“苦”。新唐人电视的用户不断增加,范围的不断扩大,再加上安装后的维护使自己的学法时间少了。虽然几乎每天都在坚持学,但学法的效果不是很好。在安装过程中不时的还有同修打电话哪个哪个看不了了,让抽空去看一下。刚开始的时候,遇到这些事心里还算平静。时间一长埋怨心起来了:挺简单点事,自己处理一下或者找附近懂得这方面的人处理一下,啥事都找,有些事连小学生都会(当时,也忘了自己连遥控器都不会使那会儿了)。

提到“苦”正是自己没有做到实修的表现。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环境真的是挺好,学法、炼功互不干扰,对待一些常人事多数都能在法上去看,去处理。可是真正触及到自己的执著时才感觉苦。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下面我把在调试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写出来,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初学

二零零六年末,我地开始安装新唐人电视。开始,两位同修给我家及另两位同修家安装。这两位同修是跟常人学的安装卫星接收天线(俗称“大锅”)。他们把新唐人电视节目的参数给调试“大锅”的常人,调试成功后,他们俩又跟着调试了几个,就开始给同修安装。

那天下午,给我家安装时,两位同修说:“你也跟着学,你们附近的新唐人电视就由你给安装吧。”当时我没有表态,只是用心看着他们调试新唐人电视的过程。在看的过程中,心里真是有点犯难。因为无论是电视机或接收机的遥控器,我从来都没有摸索过。看着他们俩把遥控器的按键摁来摁去的,自己直发蒙。当时心里在犯嘀咕:把遥控器给我,你们在一边说,我也能学的快点,心里也有个谱。

看着他们俩忙来忙去的,知道是在抓紧安装,不然的话怕安装不完,这样自己只是在一旁看着。我家的安装完后,到另一位同修家安装时,出现了干扰,调试了好一阵也没有找到信号。两位同修又把接收机换来换去的还是没有调出来。我们在一旁发正念,又过了好一阵,其中一位同修说:“是不是我们的接收机不好使(这只是表象),我们去换两个接收机试一试。”

一看时间,马上就要下班了,同修给卖接收机的店主打了个电话,让晚一会儿下班。同修去换接收机,我们安装的地方到卖接收机的地方有二十里的路程。同修们彼此间很少说话,在心里发着正念,接收机换回来很快就安装完了。等到给第三位同修安装时天已经黑了,俩位同修说:“天黑也给安装完再回去。”当我们安装完后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尝试

自从那天回去后,我心里在想:安装新唐人电视也是证实法的一个项目,也得有人去参与,只靠有限的同修安装怎么能忙的过来?况且我们还得学法、炼功,还有常人的工作也得做。想到这些,自己在家里拿着遥控器琢磨着怎么设置参数,怎么搜索,怎么删除,怎么移动节目……

在上初中的孩子帮助下,我明白了一些,但还是不熟。没过几天,购买了一些安装的工具,恰好上次安装的同修的亲属想要安装新唐人电视。

我家住在城郊,自己是做小生意的,天天来往于城郊之间,购买器材很是方便。我把所有的器材购全后去给安装,同去的还有两位同修。我们很快把锅面组装好了,开始调试,用指南针量好方向,慢慢的上下左右移动着,没用多长时间就找到了信号。把信号调到最高值、固定好高频头,用石头把锅压牢,第一次自己安装成功了。当时我们都很高兴。

回家后我想,安装新唐人电视也很容易,但转念又一想:这不是师父在帮我们做吗?在鼓励我们吗?要不然怎么这么快就安装完了?紧接着附近就有同修家陆续安装的,但数量并不算多,自己在安装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经验,这样为以后的進一步推广提供了条件。

大面积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

到了二零零七年,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们渐渐的对新唐人电视有了進一步的认识,安装的数量和范围在逐步扩大。由于参与安装新唐人电视的同修数量有限,再加上周围县市的安装,并教同修学习调试安装,这样从时间上感觉有点吃紧。

当时我知道,我市只有三位同修在从事新唐人电视的安装 (刚开始从事安装的一位同修参与其它项目去了)。我们三位同修常人的工作时间比较随便,大多是半天的工作时间,剩余的半天时间可以自由利用,这样给我们从事新唐人电视的安装带来许多便利。我们大多都是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就把所需器材准备好了,不用特意花时间去购买,这样也给同修们带了许多方便。

我和另一位同修有摩托车,路远点近点,时间早点晚点都无所谓,另一位同修虽然骑自行车,但也不为自己的交通工具不方便而叫苦。我们到外县、市地去的时候,就须花整时间了,坐班车或搭乘出租车(同修开的出租车)去,多数都是当天返回。新唐人电视的范围在渐渐扩大,同修们也比较重视了。各地渐渐的都有了新唐人电视。这正是师尊洪大的慈悲与法力的展现,给众生得以明白真相绝好的机缘,使更多的生命能有被得度的机会。

新唐人电视在讲清真相中的作用效果显著

我们附近一位同修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丈夫是常人。刚开始觉的花了三百多元钱(当时买的耗材比较贵,一共是三百一十元),才看这么几个台,觉的有点不划算。等看上后,渐渐的被新唐人电视节目所吸引,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样,觉的自己被共产邪党的一言堂的媒体欺骗了这么多年,现在才如梦方醒。以前家人和他讲真相,虽然他不反对大法,但也被邪党文化所束缚,好钻牛角尖,有时弄的面红耳赤。新唐人电视破开了邪党文化的结,使他看到了外面自由社会人们的生活和作为人所应该享有的权利和自由。这位同修以前和丈夫的兄弟姐妹讲真相,讲了几次也没有讲通,还遭到人家的不理解。自从丈夫真正明白后,他自己把兄弟姐妹都说服,做了“三退”,而且在班上以及和自己的亲属也讲,使真相很自然的传播开来。

还有一位同修,她的丈夫对大法不理解,对她非打即骂,给她修炼带来了许多不便,出去讲真相都不能让丈夫知道。这位同修没有被自己的环境所束缚,看到大家在安装新唐人电视,瞒着丈夫,趁着丈夫不在家,把新唐人电视装上了。丈夫回来后,看到新唐人电视节目后好一阵闹腾。同修没有为其所动,在心里发正念,清理操纵丈夫背后的不好因素。随着自己看新唐人电视,丈夫也被耳濡目染、不由自主的看起了新唐人电视(其实是同修的正念与新唐人电视纯正之场将一切不好的因素解体了)。她的丈夫越看越乐意看,逐渐认识到自己错了,也理解了妻子所做的一切。对妻子说,你们做的事是对的,你以后干啥都行,并叮嘱要注意安全。类似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更动人的事也一定不少。新唐人电视象甘露一样在植入人心,恩泽四方。

在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中去执著

在大面积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过程中,我心性不好时,也承受了一些“苦”。新唐人电视的用户不断增加,范围的不断扩大,再加上安装后的维护使自己的学法时间少了。虽然几乎每天都在坚持学,但学法的效果不是很好。记得在安装忙的时候,上午上街做生意,快到中午就想:下午有几份要安装的,需要什么东西。

购完所需用品,到家吃完饭后,带上所需用品骑着摩托车去给安装。在安装过程中不时的还有同修打电话哪个哪个看不了了,让抽空去看一下。比如把遥控器按键摁错了,把节目删除了,自己不会输入参数;或者摁了恢复出厂设置;有时移动接收机把和接收机相连的F头弄掉了,接上后馈线连极了,节目看不了了……。

刚开始的时候,遇到这些事,我心里还算平静,抽空去处理一下。时间一长自己的埋怨心起来了:挺简单点事,自己处理一下或者找附近懂得这方面的人处理一下,啥事都找,有些事连小学生都会(当时,也忘了自己连遥控器都不会使那会儿了)。我开始向外看了,没做到师父要求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

开始邻近的几个县市还没有同修参与安装新唐人电视,我市仅有的三位同修安装技术比较熟练,遇到问题几乎都能单独处理。后来又有几位同修参与安装新唐人电视,不过真正坚持下来的,到现在也不超过六位。参与各地协调的与我市联系,不时的我们五、六位同修,今天到这个市,过几天到那个县、乡。

安装了几次,我们几位同修都认识到,这么做也不行啊,这么大面积只靠我们几个哪能行。我们就告诉各地的协调人:各地都得有同修参与此项目,这样新唐人电视才能做到大面积的推广。各地的协调人回去后找到当地的同修商量,同修们都认为得这样做,但参与的同修很少。有的即使参与了也不太积极,有的学了几次也就不了了之了,结果不是太理想。

我知道有两个地方的同修做的非常好,其中有一位是女同修。离我地都比较远,而且比较偏僻。他们真的是把别人的事当作了自己的事,不畏购置耗材的路途遥远,不畏山路的崎岖,无怨无悔,使相对条件比较好的我自愧不如。

提到“苦”正是自己没有做到实修的表现。我们一家三口都修炼,环境真的是挺好,学法、炼功互不干扰,对待一些常人事多数都能在法上去看,去处理。可是真正触及到自己的执著时才感觉苦。

从表面上看,是因为安装新唐人电视用了点时间,从经济上感觉有点吃紧。其实这正是在去我们俩的利益之心和提高心性的机会,以及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因素的时候(从经济上出现干扰,是因为我们俩有利益之心,不然也干扰不了,虽然我们不承认这一切,可是我们得修啊!当时没有悟到这一切)。我的妻子脸色不好看,说话也说一些弦外有音的话。有时和她交流,她还不承认有执著钱财之心,用“在常人中生活也得需要钱”等话来掩盖。在常人中生活需要钱,在修炼的理上没有错,但大法修炼“直指人心”,去的是你执著的那颗心,而不是物质利益。

我自己也动心了:孩子上学需要钱,生活需要钱,为数不多的存款只取不存,自己有时不想干了。人心上来了,随之干扰也大了,做生意也挣不了多少钱了。而且新唐人电视的用户在不断增加,几乎都是到外地,耗时耗力,自己也有了压力。

偶而我们俩在一起交流时也谈到:你看那些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的那些同修,他们在承受着什么,我们拥有这么好的环境,这么好的证实法的机缘,还不珍惜,还在为常人中的得失而乐而忧,这对吗?认识到这些后,我们的心境平静了一些,但由于我们的执著没有去,心性没到位,没过几天,同样的状态依然反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和师父的法相对照,真是感到汗颜。

以往孩子上学用钱,都是和我妻子要。我们俩都起了心的时候,我妻子告诉孩子:上学用钱和你爸爸要。这样孩子上学用钱时,先告诉他妈一声,就直接和我要,因为我做生意,兜里不断钱。我给完钱之后,心里在犯嘀咕:钱在你那放着,非得和我要。虽然没说出来,心里真是不平静。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我知道这是冲我的心来的。“作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我想那个麻烦呢也不是你看的那么绝对。因为你不能站在法上认识呢,那常人的麻烦就是常人的麻烦。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你们苦恼,师父也为你们苦恼,苦恼你们的心不去、法悟不高,苦恼你们解决了一个问题你们又造出新的问题,唉!不是批评啊,师父讲的可都是法。”(《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俩这样的举动也给孩子造成了压力。有一次孩子上学要钱比以往多了点,以往一般都是十几元、几十元的,这次得需要一百多元。当孩子到我面前要钱时,带着难为情的样子,我没有被带动,心里反而非常平静,一种内心的祥和油然而生,心里生出一念:这点事怎么能动了我的心。我真是面带微笑,把钱给了孩子。我笑的是我们俩那颗执著的人心,我笑的是邪恶想以此来干扰我们,我更笑的是我们俩拖着个大包袱给自己造成的障碍多么不应该。从此以后我的心也轻松起来,虽然还有类似的事,但心里却少了埋怨与不平静。

欧卫事件的反思

欧卫两次中断新唐人电视信号,大法弟子们,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们着实该好好反思反思了。这里有中共邪党因素的收买和施压,以及另外空间不好的因素操控外,那么从大法弟子本身存在着哪些不足呢?(只是个人的认识)

一、第一次恢复信号后,大法弟子们没有深入持久的把真相讲到位,使与其相关的各级职员、部门真正明白真相。

二、没有做到坚持不懈的发正念,使邪恶没有生存的空间场。

三、邪党的“砸锅”和骚扰,使部份同修对安装新唐人电视产生了畏惧心理,安装了新唐人电视的部份同修又拆又装,心里不稳,让邪恶钻了空子。

四、同修们安装的数量不多,大多同修处于观望状态,新唐人电视在大陆没有形成巨大的纯正之场。

五、参与安装者心态不够纯正(与收费和不收费无关),有时有怕吃苦、埋怨之心以及安装过程中遇到干扰时,有时心态不稳。

六、各地区之间协调不畅,参与的同修少,安装的效率低。

新唐人电视在讲真相方面的作用有目共睹,效果十分可佳,是值得同修们重视的一个证实法的项目。欧卫虽然中断了新唐人的信号,但我们坚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同时,我们相信新唐人电视也必成!在中国大陆现在还可以收视台湾的亚太新唐人电视,同修们不能再以各种借口来搪塞我们修炼路上的不足。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别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太多的遗憾和悔恨。让我们在教训中走向成熟,在各个证实法的项目中做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