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弟子在证实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是延边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有缘得大法的。二零零三年秋天开始建立资料点,在那之前也就是发一发资料,粘贴标语,去同修那里取资料取的量大一些。记的那次去取资料时同修说:资料没有了,做资料的同修都被迫害了,还有一台电脑和一台机器,如果要,你就拿去吧。当时自己电脑一点不会,又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小学生,怎么敢想呢?我回来后和弟妹商量,她说:“行,我们拿来吧。”机器就这样拿回来了。机器拿来后,不会用跟谁学呀?同修说给我找个会技术的人教我,可是没等来教呢,她们也有了干扰。找不到她们,我就找了一个懂电脑的常人学了几个晚上,拼音自学了三个晚上学会了,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建起来了。

——本文作者

首先,借助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向伟大的师尊问好!
向全世界的同修们问好!

下面我把我在这几年中怎样在正法中修炼的,怎样在师父的呵护下修正自己,怎样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得法

我是延边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有缘得大法的。得大法前重病在身,因为家庭破裂,精神压力大,严重的心脏病复发。疾病害的我饭做不了,衣服不能洗,楼下不来,整天躺在床上。找了几家大夫、名医也没医治好,有很多的好心人也给我出了很多偏方。在我要家没家、要钱没钱的痛苦时刻,精神和病魔双层的打击,使我想到过轻生,去买过安眠药。在这时,邻居大娘看我躺在床上很难受的样子,就劝我说,你去炼法轮功吧,你看我炼法轮功后肚子里的那块硬疙瘩都没了,你也去炼吧。我听后心想,我都卧床不起怎么能凌晨四点钟去炼功呢?

通过邻居大娘几次的劝说,妈妈和妹妹也劝说,我心想:正好没钱,不用吃药,又不用打针,在这一点上挺符合我的想法。就这样,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了炼功点。起初经常是到炼功点时,大家快炼一半了我才到。没想到十多天后感到心脏轻松多了,不那么堵了,也不那么闷了,直到现在十几年来没打过一针,没吃过一粒药,精神很充实。这一切都来源于大法。

在个人修炼的那些年当中,有好多悟到的,也有好多没悟到的。有很多的修炼故事,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在过关过难中也感觉很苦,但是看到那美好的未来又感到很欣慰,让我们这段美好的修炼历史载入我们的修炼历史的史册吧。

办资料点

我是二零零三年秋天开始建立资料点的,在那之前也就是发一发资料,粘贴标语。去同修那里取资料取的量大一些。记的那次去取资料时同修说:资料没有了,做资料的同修都被迫害了,还有一台电脑和一台机器。如果要,你就拿去吧。当时自己电脑一点不会,自己又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小学生,连拼音都不太会,怎么敢想呢?我回来后和弟妹(同修)商量,她说:“行,我们拿来吧。”机器就这样拿回来了。机器拿来后,不会用跟谁学呀?同修说给我找个会技术的人教我,可是没等来教呢,她们也有了干扰。一时找不到她们,我就找了一个懂电脑的常人学了几个晚上,拼音自学了三个晚上学会了,就这样我们的资料点建起来了。

资料点建起来后面临的具体问题很多,当时也找不到上网的同修。自己照着资料打印了一些,自编了一些。因为文化低,编出来的资料大白字特别多,给同修送去又原样拿回来了,就这样也损失了很多。因为想上网的心迫切,就让教我的常人买了个“猫”来上网,因他对如何上我们大法的网站也不太明白,我心里有些害怕。有一天很费了好大劲查到了明慧网,看到师尊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时的照片,当时我高兴的拍手叫好,我说:“这就是我师父!这就是我师父!”兴奋的无法言表。他把师尊的照片给我下载完后,就再也没找到明慧网。后来我悟到是师尊在鼓励我呢。一直到第100期《明慧周刊》刊登时,我们才找到了能上网的同修,我们很高兴。记的第一次打了六份《明慧周刊》,心想:我们终于能做出周刊了!这一切都源于大法,是师父的呵护。

打印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很多困难,有一次往硒鼓里灌粉,那时还没有几个人会灌粉,会的我们又找不到,只好到商家花钱灌粉,灌几次后又怕商家怀疑我们年龄大,又怕有便衣跟踪。那时正念不强,根本也不知道什么叫正念。人心重,除了注意安全,就是小心点,用的一切都是人的办法。后来觉的花钱多又不安全自己灌吧,记的有一次我和弟妹灌粉,卸螺丝打削子时,没注意一下掉了个弹簧,可这个弹簧捡起来就不知道往哪安了,怎么安都不对劲儿。我连急带累的出了一身汗也安不上,最后把我给为难哭了。弟妹看我哭了还一个劲劝我说:“以后熟练就好了,以后就好了。”

在这几年中苦也吃了不少,跟头也摔了不少,也受到了迫害。在魔炼中我的技术也锻炼熟练了许多,到目前已建立八、九个资料点,简单的修理机器,换鼓芯之类的都能做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给我开创的智慧,在今后的正法中更应该走好我们今后修炼的路,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开得更漂亮。

从新认识

学法修心的法理都知道,可往往遇到具体问题时就不能完全站在法上去认识。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我地区做了一千多条大法条幅,“世界大法日”挂条幅震慑邪恶,这没错,可我们安排的时间有些太具体了。没想到邪恶把这天设为“敏感日”,公安局、派出所全部出动,蹲坑抓捕大法弟子。因为自己这段时间忙于做事忽视学法,遇事不能向内找,在挂条幅时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因为学法不深,正念不强,家里花了五千元钱疏通后,关押五十七天释放回家。

当时不能从法理上真正认清邪恶对我们迫害的根本原因,不能对旧势力的全盘否定,回来后没好好的查找自己,时间不长,因做资料缺人手又匆忙的干起事来。那段时期做事时不能把学法修心联系起来,单单的为了做事而做事。没等调整好自己,就又新添了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在打印时常常不顺利,机器卡纸,毛病很多。当时没悟到因法学的不够,心性没提高魔会干扰,后来才悟到那是缺少学法了,应该多学法。那时悟性差,不知机器是随着心性走的,一味的在技术上找原因,现在才知道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更深层的内涵了。

师尊在法中说:“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转法轮》)在学不好法的情况下,为了做事而做事时不但没去掉那些心,而相反会生出很多不好的心,如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干事心。因不能及时向内找,积攒了一大堆执著,结果在二零零六年又一次被迫害。这次迫害损失惨重,机器、耗材、现金价值十几万元左右,这次给我的打击太大了,真是感觉不能修了一样,无脸面对师父,无脸面对同修。進看守所几天吃不下饭,心想这还怎么修啊,做不好还不如不做哪。直到摔了跟头时,才感觉到疼痛,这把重锤真正敲醒了我。

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后,深深的回想着我和同修在一起配合的这段日子,表面看和大家很和气,其实内心里是有间隔的,心底深处隐藏着很多不好的心,干事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很多很多的心;平时来说整体也都没有完全注重心性上的修炼,造下了不可弥补的损失,惨痛的教训真的要记住啊。怎么办?要是没有强大的正念,那就面临着被非法判刑。在魔窟里每天坚持学法、背法、抄法在加强着自己的正念,当时也想正念闯出,可是没有那么大的正念,根本是做不到的。心里在不断的想闯出去的时候,就传来了消息,说某某同修绝食正念闯出来了,还有一位正在绝食中。我听到消息后,加强了正念,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发正念把身边的干扰都清理了,又赶快想办法通知被关押的其他同修。我写好条子,把条子塞到鸭蛋里想办法让管理员给送过去,同修接到后马上就绝食了,十二天后释放回家。

我绝食十天后也释放回家。到家悔恨的自己放声大哭,真是感到有些无法弥补的感觉,修的不好没脸面对一切。我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向师尊谢罪,让这些不足时时刻刻激励我,让我别忘了勇猛精進。也很感谢家里的同修为我们加大力度接力式的发正念加持我们。这次深痛的教训使我下决心修好自己弥补这一切损失。心里发了一个愿望,这个跟头不能白摔,从今以后时刻都得学好法,时刻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在今后的做事中一定不能脱离法。通过这次深刻的教训,从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中重新去认识了。要做到完全符合当前大法弟子修炼的状态,我想那就是:牢记真、善、忍法理,牢记大法原则向内修,向内找。敢于接受批评,有缺点错误不掩盖;敢于面对一切,做一个堂堂正正扎扎实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保护大法书

记的那是师父发表《北美巡回讲法》时,片警找我弟妹说要找她谈谈,正好弟弟刚喝完酒就把片警给骂了,恶警挨了骂能死心吗?我们也想到这一点了,当晚我们就把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转移放好。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七、八个人,我和弟妹正好去医院办事,弟弟来电话小声说恶警又来了。恶警敲门没给开,恶警找110来把门给打开了,恶警闯進后就问弟妹炼功的事,还这翻那翻的,结果翻到一盘磁带,把棚子的钥匙找到后,又到棚子里翻,什么都没翻到。最后翻出了弟弟的东西,把弟弟带到了派出所,弟弟12点多回来后,到妹妹家问:“大法书你们都放哪了?”妹妹说在楼上亲戚家,弟弟急忙说:“好象我把他家暴露了。”这一下妹妹和妹夫可急坏了,拿着麻袋到我住处说:“我们放东西的地方,哥哥不知道给说出来了,怎么办?赶快转移吧。”听后我静下心来稳了稳说:“你们回去吧,我来想办法。”

这时我马上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在发正念时突然想到了一位新得法的学员,他们家在郊区,随后我骑自行车就去了这位新得法的同修家,到他们家后,不敢大声喊,不敢大声敲门。他们家是种菜的有塑料大棚,我就把大棚的塑料撕破了,钻進去,里面有一道门也是塑料布钉的,我也给抠开了,就这样敲开里边的门后把他们叫醒,我怕他们一时接受不了,就慢慢的去说,结果很快的就答应了。当时我真是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想弟子有难师父一定会帮的。他骑着三轮车我骑自行车回来装书,因为我们放在了四楼,大法书很多,都拿下来得好长时间,我们穿着胶底的鞋轻手轻脚的把所有大法的书和大法资料都装在车上,足足有一满车,装完后用破毯子盖好,拉回去。到家后看看表已快三点了。

就这样几经周折的保存了8个月。冬天到了又和同修想办法送到了农村,就这样我们把大法书都保护下来了。我想无论事情有多难,只要我们诚心去做,师父都会帮助我们的。

保护印刷真相资料的“设备”

记的那是零五年的一天,那天也是我们交接资料的日子。我拎着一大包资料正往交接资料的同修家走,看到几位同修正站在马路边等着我。到跟前同修就说:某某同修在昨天被邪恶绑架了。我正拿着一大包资料,就赶紧回了家。回来后想到,被绑架的同修屋里有其他同修前几天放的一套旧电脑和一台没开封的打印机,不知邪恶搜走没有?当时思想也有些斗争,后来又一想这是大法的资源,不应该落到邪恶手里,我们一定得拿出来。当时我们有三人在场,他俩都说自己有事,不能去,只好我一人去了。去的路上,我一路发着正念,没感到太害怕,上楼时还调整一下精神,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最正的事,不许邪恶迫害我。就堂堂正正的开了门進了屋。

当進屋一看,外屋、里屋的地上都是土,地上有一双新皮鞋放的不整齐,那一只、这一只的。我站在门口定定神想,可能屋里没人,若有人的话,这双鞋一定放的很整齐。就这样,我慢慢的進了屋,進屋里一看满炕都是土(朝族屋、朝族炕),当看到这种场面心里也有些发毛。那台机器本来是放在里屋的床上,就硬着头皮往里屋走,到里屋一看,床上都空了。我立刻感到心中遗憾,我扭头撒腿就往出跑,到了外门口就感觉心脏“怦怦”的直跳,锁门时感觉两手发抖,但心里还一再安慰自己:不能怕不能怕。我扭过身来站在凉台上(是外楼梯),我四外看了一看没有盯梢跟踪的,动作才自然一些,其实心里很怕了,也很遗憾。通过这件事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的怕心还很重。在突发事件中才能衡量出自己的怕心、执著心还有多少,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把它修下去。当时不敢回资料点,骑自行车在街上转了几圈儿,又到朋友家,到了九点多才回去。几天后才把心稳下来。

假相

二零零四年“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那次绑架,怕心明显加重,因绑架我们时是邪恶提前蹲坑。当我们挂条幅时邪恶就在离我们不远处,邪恶突然汽车大灯打开了,我当时感觉心一紧,吓了一跳。就这一跳就加重了很多怕的物质,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些假相:一次去买打印纸时,正在装车时,有一位象便衣模样的人,夹个包站在门口这看那看的,看着我装车,当时心里就有些紧张,心想在周刊上看到很多关于买耗材时有跟踪的事,难道自己也被跟踪了?车开时特意让司机绕了一个小圈儿,车开不远我从出租车的后视镜里往后一看,后边有一台白色公安的车,心里很紧张,闭上眼睛就发正念,嘴里小声念着师父的正法口诀。小声的念着,念着,也不知道念了几遍,就听那司机说,你说什么呢?叨叨咕咕的。我一愣神,我往后视镜一看那车还有。这时我把心稳住,心想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不允许任何东西破坏我,不允许任何东西干扰我。我加强了正念,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师尊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晃了晃脑袋想不能受它干扰,它怎么能知道呢,全盘否定。在拐弯处我无意中回头再去看时,它没跟我拐弯,一直朝西走了,这时总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回头查找自己就是有怕心造出的假相,是让我去怕心的。

还有一次,我在警察公寓打工时,我取完资料后先拿到我的住处,先到我的住处分好后再给同修。这一次我带了一大包资料回来。已是晚上快十点了,刚要進大门,就看见三至四个警察都带着大盖帽在外面站着。当时没看清是干什么的,吓一跳,怎么办,已经到了门口就得过去了,我也没细看就冲了过去,过去后我下了自行车回过头来仔细看看是门卫在交岗哪,这时才把心慢慢的放下来。事情过后心想这不是自己还有怕的物质吗?发现了,一定要把它去掉。

还一有次,天蒙蒙黑还下着小雨,我也是带着一大包资料往同修家送,走到公园门口有一位象便衣模样的人,夹着个包向我招手大声喊着,哎,我扭头一看正冲着我喊呢,我心里一愣,他为什么喊我呀,难道他把我认出来了,或者他知道我带的是什么?转念一想不可能,他怎么知道我带的是资料呢,我再回头看去,他正在上出租车哪。心想真傻,又是个假相还把自己吓一跳。我马上认识到这又是一个假相,有假相的出现,就有物质的存在。通过这几次的假相的演化清楚认识到,一定要从根本上认识上了,清除掉去掉怕心,走好今后正法的路。

有缘人

遵照师父的教导,我在各种场合、面对各种人也在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大事。目前正法已進入面对面讲真相时期,我虽然讲的不多但是也一直在做着,单说说几次碰到有缘的人。

一次晚上出去送资料,记的那天天气很冷都穿上羽绒服了,我骑着自行车赶路,骑着骑着有人在喊:“大姐!大姐!”我回过头来一看,就听她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她扭头就要走,我马上说你没认错你没认错,我乐呵呵的说,我不就是你大姐吗?她有些不好意思。我就灵机一动说:“这位妹妹你和我打招呼就是缘份,我有个好事要告诉你。”我就把真相讲给了她,几句话她就退了,最后走时她说了一句话:“真有意思,谢谢你。”

一次自行车车带坏了,修好车交完钱后想给他讲真相,看到屋内还有三个人,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我就走了,我出来开车时钥匙一下就折了,怎么了?我马上悟到:是师父让我回去救他们吧,怎么办,得配个钥匙啊,等我再進到屋里时,那三个人都走了,我马上心平气和的跟他讲你真有福啊,又问他:你入团入队了吗。我就讲起四川大地震时凡是三退的人都活了下来。他认真的听,几句话他就退了,还给了他一份退党小册子。

还有一次我买辣椒面时,给摊主讲真相。他说他是南方来的,听说过退党的事。他说我也入过党,只是没找到人给我退,听你一说我明白了。我笑了,告诉他你真有福,你退了将来你就有救了。

我走出去很远发现自行车的链锁没了,在车把上挂的兜子里怎么摸也没有。就回到摊上去找,我离摊不远处就看到那位摊主拿着一个十元的真相钱在那念呢:“退党好,退党好,三退更能把命保。”他看到我走过来了,忙把钱揣起来了。我就问他看见链锁没有?他找了找说没有。这时从摊内急匆匆的走出一个人,到我跟前说:“你们的组织在哪?把你们的那个东西叫我看看。”我马上说我们没有组织,他却说我早就听说了,可是就找不到人给我退,我是在部队入的党。我松了一口气,刚才我还戒备他呢。他也是有缘人,是师尊安排的,感谢师尊。看到此情景,我对面对面讲真相的事更加有了信心。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的最后强调了师父对弟子不放心的事:向内找。每每想到当时师尊的神情和话语,心中很是羞愧。修炼十几年的我,在修炼中很多的时候,自己往往向外看的多,而看自己不足的时候少,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好一切该做的,能够在正法时期大法的修炼中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明慧网是我们众弟子获得大法信息的最重要的平台。过去没悟到,是我的缺欠,今天我悟到了,我一定要支持。虽然我写的不够圆满,句子不太通顺,也不会用标点符号,可我很自豪,我终于写出了我的第一份向明慧网大法弟子网站的投稿,填补了我在这些年里在大法中修炼的又一块空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