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老人的修炼体会

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能有今天四世同堂、和睦、团圆的家庭、健康的身体,我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们全家和家族中三十多人都在大法中修炼

一次我外出,在候车室看电子书,一个工作人员也过来看。那人说:“这样的书你有吗?”我郑重的回答:“有,但很少见。”“你能给我弄一本吗?”“试试看吧,以前在朋友那见过,”我很尊重她的请求。几天后,我拿着资料到了她的单位,她热情的把我让到屋里说:“我是搞纪检工作的,对你拿的这种材料我很感兴趣、很爱看,如果还有这种书你还给我送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出入在她的“机关单位”中,在她的帮助下把各种真相资料一一安放在每个办公桌和工作人员能够得到的地方,并劝退了二百多党、团、队员,其中三十多人看了大法书,明白真相的一百多人,其中包括“公、检、法”。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能有今天四世同堂、和睦、团圆的家庭、健康的身体,我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们全家和家族中三十多人都在大法中修炼,我代表家中所有修炼的大法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堂堂正正证实法

我于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修炼。我当时身患绝症,孩子上学,家庭十分贫困。通过修炼我竟起死回生,家人看到我的神奇变化也纷纷走入大法修炼。就在我们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中愉快修炼工作时,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大法、对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最善良的普通民众的迫害。善良的大法修炼者认为江氏政府不了解大法,做出错误决定。他们抱着对政府的信任,纷纷進京上访,要以自己在大法中修炼的经历告诉政府,是政府错了。我也先后九次進京,到省、市、县各级政府上访,在進京上访前我以亲身经历写下一封长信,分发给各级政府部门。我把其中五封信随身带好,准备递交国务院信访办,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和几名同修第一次進京上访。我到信访办递交请愿信,一名负责人看信后说:“你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可以回家炼。”说后转身就走了。随后过来两个人气势汹汹地说:“赶紧走,不然就抓你。”说着就把我推出来。大老远来到北京,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下午,我们就想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请愿。我们来到了广场,很快过来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跑过来说:“快走,再不走就抓你们了!”并且要查验我们的身份证,我没有给他身份证,而是拿出一封信给一个人。他看后问:“大法治好了你的癌症,你就在家炼,上这来干啥?”我说:“我们当地政府不让炼,我们是来上访的,找国家、找总理给评个理,一个大夫把你的病治好了,你能说他不好吗?不报答人家,也不能陷害人家吧!我信上说的都是实话,我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见证人,政府不给我们说法我们就不回去!”“要什么说法?赶紧走!”

几个军人连拉带拽把我们几个弄上警车,其中一个士兵还用枪托打了我一下,警车把我们拉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把我们关到铁笼子里。几天后沈阳驻京办事处把我们几个非法送進沈阳龙山教养院关押。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我带去的信,知道了我在大法中修炼、受益的经历,所以不敢找我写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也不敢找我谈话,因此我就从干警、队长一直找到教养院的孟院长,我挨个向他们讲述我的家庭情况、患病、在大法中修炼受益的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揭露谎言。由于我堂堂正正的证实了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堂堂正正走出了龙山教养院。我在走出教养院五天后,把龙山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带到沈阳上网曝光,被沈阳柳条湖派出所恶警绑架,送回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后没有任何说法将我放出。

(1)纯纯净净救度众生

二零零零年后,师父新经文不断发表,通过对新经文的学习,我们知道了师父传法、正法的更大内涵。知道了旧势力对师父正法的破坏,邪恶对众生对世人的迫害,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正法修炼中提高,铲除邪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开始在农村方圆百里骑自行车挨家挨户送《九评》等真相资料及各种光盘,并根据不同阶层、学历、所好,以及常人的实际情况因人而作,因地而作。只要众生能够被救度,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发送什么。一次一外地人到我村做生意,我向他讲真相,退了党后说:“我家人爱看预言光盘和预言书,你给我弄两本。”我说:“可以。”第二天我就给他送去了。过几天后,我又给他送去了大法歌曲、音乐、并给他们做了三退,其中有五人看了大法书,表示要修炼大法。

一次我外出,在候车室看电子书,一个工作人员也过来看。我泰然自若象无人一样,神态十分祥和,在一行一行一页一页的看。那人说:“这样的书你有吗?”我慢慢回过头,正庄的回答:“有,但很少见。”“你能给我弄一本吗?”那人很谦虚的说。“试试看吧,以前在朋友那见过,”我很尊重她的请求。之后她把电话号码和地址写给了我。几天后,我拿着《九评》、《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还有光盘来到了她的单位,她热情的把我让到屋里说:“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我说:“不知道。”“我是搞纪检工作的,对你拿的这种材料我很感兴趣、很爱看,如果还有这种书你还给我送来。”我说:“可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出没在她的“机关单位”中,在她的帮助下把各种真相资料一一安放在每个办公桌和工作人员能够得到的地方,并劝退了二百多党、团、队员,其中三十多人看了大法书,明白真相的一百多人,其中包括“公、检、法”。在送真相资料中都是有惊无险,遇难呈祥。

从零四年起我们就开始了去外地发真相资料,有时返回已经是下半夜两点多钟。不管路途多么远,多么难走,只要听说此地没有真相资料,我们就想方设法去送,让世人得到真相。后来经过与同修切磋,我们将向外发送资料转为面对面讲真相,首先从家人、亲人、亲属、同事、朋友、同乡,只要沾边的都给讲清真相,做三退,到二零零七年我村达到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退了党、团、队。除此之外,我们还把外地村、乡、镇及机关单位的电话收集成册并用打电话、发短信的方式做三退。在一次交流会上,同修外出讲三退十分成功,我很受感动,心想:同修做得真好啊,我为什么不能?在一次参加分别二十多年的同学聚会的宴席上,我举起杯,高声祝福:“为了各位同学的身心健康、工作顺利、事业有成,把你们举手宣誓的党、团、队都退了,祝各位家庭幸福,生命平安!”在座的都热烈鼓掌表示同意,其中二十七人退了党、团、队。从那以后,我无论外出、走亲访友、礼尚往来,只要碰见,我都不放过救度众生这个难得的机缘,即使不退也告诉他: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一次我去鞍山办事,车晚点去退票,服务员让我去找站长,心想:正好,给他做三退!我来到了站长室,刚想進去,有人问我说:“你找谁?”我回答说:“找站长。”“我就是。”“你贵姓?”站长说:“姓李。”“看素质和形象你是个大学生吧?”我问。“是的,我是去年分配到这里的。”“你在学校一定是骨干了?”我问。站长说:“我是团支书。”“那你是党员吗?”站长说:“是的。”“我的孩子也是大学生,和你的年龄很相仿,当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子女事业有成,工作平安,我告诉你一个平安的秘诀吧,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李某某从今天开始退出党团队,保你一生平安。”“大叔谢谢,谢谢您!”在我离开的时候还向我招手告别,我心中十分畅快,在离开车站时,我也向他招手。

从那以后,当地同修开始大面积面对面讲清真相,不分区域、只要有人群就是被度的对像,但这必须得在多学法、学好法基础上,真正从内心发出救度众生的大慈大悲的心态来,这可不是说出来的,是得真正在三退救人过程中修出来的。

(2)救度众生首先时时事事修自己

在“七•二零”以后的正法修炼中,虽然闯过了风风雨雨,跨越了许多的急流险滩,但由于自私的人心与执著还是被迫害了,尽管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与邪恶势力的迫害,由于自私与人心的执著,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功也炼了,法也学了,真相也讲了,三件事看上去都做了,为什么在当前还有许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原因在哪?师父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有一段解法:“知道自己是个学生就应该学习好,他自然学习也就好了。只要去好好学习,完成本职应该做的,他必然就能够考上好的学校,考上大学,而不是执著于好的学校,执著于好的成绩,执著于大学而得到的。我经常讲到那样一句话:人抱着想要干什么的心,想要去得到的时候,往往是相反的。当只想去做好那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也就得到了。”就象我们对常人事的执著,希望邪党早日解体,正法马上结束,结果又怎么样呢?这种执著就好比学生执著上大学,那么师尊多次让我们只要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那我们又做的如何呢?个人修炼的境界达到应有的标准了吗?发正念达到应有的效果了吗?该救度的人都被救度了吗?邪党的存在是为大法弟子而存在,是为大法弟子展现在世间救人的能力和威德而存在。我们才是这台戏的主角,当我们演好、演完这台戏的主角的时候,那些配角也就不需要了,邪党之所以还能苟延残喘,说明我们主角还没演到位,个人修炼的境界还有待進一步提高,听闻真相和被救度的人数还不够。

一次我坐在公交车上,一位孕妇上车我起身让座,到站了,孕妇下了车说了声“谢谢”,我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又过了一会儿,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上了车,我又让座,到站后老人下车,我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回答说:“谢谢!”又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上车,我说:“您老请坐下。”前面司机看见了说:“喂,你是做什么的?”我很快的回答:“修炼法轮大法的。”车上几十人都看着我,整个车厢都被我带动了,司机高声说道:“你真是个活雷锋,一连让了三次座位,学法轮功的才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做好事的好人。”我说:“各位兄弟姐妹、叔叔大伯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它会给你们带来无限的美好与未来。”当时我就退了七人,我下车后司机把我的电话留下,并说:“有缘再相会”。从这次事使我体会到讲真相救众生不是一件难的事,关键是你有没有这颗慈悲救人的心,时时刻刻想救人的这颗心。

这其中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在时时刻刻做好三件事的前提下必须时时事事修好自己,使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并溶于法中,而真正能够提高自己、升华自己的关键是你自己首先必须得符合在不同层次中法对修炼人的要求,在这基础上最大限度去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环境对你的不同要求。帮众生所要,急众生所需,实实在在的修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深度、更加广度的去救度那些迷恋于常人中的众生。

(3)向内找、走向神、干干净净返家园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日我从龙山邪党黑窝堂堂正正走出来,与女儿坐在回家的车上,望着茫茫川流不息的车辆、忙忙碌碌的人群,泪水不停的流淌着,心想:众生啊,你们都在忙碌什么?我们今天为了啥?主佛已经告诉了世人:“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经把佛法留给了人,宇宙将再给人一次机会,让伟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现实再现人间”(《精進要旨》〈再造人类〉),法轮功“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加拿大法会讲法》),让世人都生存在这块净土上。

如今我看着师尊的大法像,泪如雨下,陷入深思……在这九年岁岁月月的风雪雷鸣中,我历经了多次出出進進、血雨腥风的洗涤,血的教训更加使我理智、清醒与成熟,而每天看见呵护、鼓舞我的师尊法像更加鲜艳、辉煌、慈悲与庄严。

如何面对好与坏、正与邪、進与退已成为众神关注的焦点,而如何面对所谓的大检验、大考核已成为众生如何摆正位置的分水岭,大法弟子净化自己、选择未来的试金石,能否修成神、走出人、放下人心、放下观念,返出神态已是当务之急,我从得法至今,心中只有师父与大法,什么迫害、什么邪党、什么旧势力,那只是个概念中的名词而已,什么都不存在。既然师父与大法选择了我,那我就无条件的同化这部宇宙大法,圆容师父所要的一切,清心净意修大法,慈悲洪法救众生。

一个早期得法的老学员,做了大量的证实法的事,進京上访好几次,真是一路风尘一层天,由于修炼大法与丈夫离婚,两年后,由于自己心情受到压抑,始终走不出病业关,许多同修都去帮她发正念,除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该做的都做了,都无济于事。一天此同修来到我家谈起她的一段往事说:与丈夫离婚我什么都没要,去龙山看我时和我离婚,我也出了手续,并且一切物质、房子都给了男方,两年后我回来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自己认为这是放的干净、利索;并说我对名、利都能放得下,就是对情放不下,欲望还很重。我说:是呀,作为一个三十几岁的你,历经了这么多的磨难,孤独与寂寞,连家中的亲人都不理解你,是很不容易,但是作为大法弟子应该用正理去看问题,师父说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会》),凡事都要向内找,修自己,才能走向神,她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通过这件事使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要修成新宇宙的正法觉者,停留在个人修炼是不够的,而那些在病业关中饱受魔难的同修,从某种原因方面讲就是跳不出个人修炼的框框,向内找自己的执著时也是带着强烈的解决自己问题的想法,说到底还是为自己也就不会闯过难关,因为向内找是在自动同化法,自动在法中归正自己变异的一切,返本归真,而不是解决什么状态问题,所以发正念是为了维护大法、清除邪恶、净化宇宙、减少迫害、救度众生。

正法的实践使我认识到:现在众生面临被旧宇宙淘汰,只有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才能够得到救度,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个真正的信师信法的大法徒,不管面临怎样的险恶,不管面对怎样的迫害,不管身遭怎样的痛苦,发出的第一念都是要救度众生,做出的每一个行动都是为了讲明真相,真能做到已经是一个纯纯正正的神了,师父的法身会看护着他,周围的护法神会保护着他,还有哪个邪恶敢靠近?那些呆在他空间场中的顽固不化的按照旧势力安排搞破坏的邪恶马上在他强大的正念作用下解体,什么病业、假相、什么绑架、跟踪都会彻底消失,因此只有彻底改变内心为私的本性才能从人走向神,站在为他的高度上看问题,就会明白一个法理:修炼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是为了众生的得救,做三件事不是我自己想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而是众生得救需要我做什么;清除邪恶不是为了自己的安逸,而是为了保护自己身体内外的无量众生;否定迫害不是为了维护自己,而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与威严;帮助同修不是为了同修的生命安危,而是为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能够有更多的同修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为此在每天只有做好三件事之前首先必须多学法、学好法,用大法不断洗刷自己的思想与身心,净化自己深处的心灵,進而达到救度众生,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兑现自己助师世间行的洪誓大愿,干干净净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