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化解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二零零二年,我地刚上任的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领导发话要迫害大法弟子,指使公安等有关部门把大法弟子分批送進洗脑班。那天,有十几名警察闯進我家要绑架我,招来很多围观的群众。他们要我去洗脑班,并说让我住高级宾馆等等。我告诉他们给我个金山我都不会去,当众揭露他们几年来对我的迫害,讲我修大法后身体上多种疑难病症都好了,讲商纣王听信奸臣、陷害忠良最后导致亡国,我讲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我说你们好好的人怎么会来干这种事?这对你们不好,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妻子儿女想想。有的公安干警低着头不吭声,有的钻到汽车里不出来了。我的家属也给他们讲理。孩子一边哭也一边给他们讲理,说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最后,一个领导让警察都撤走,然后他们也走了。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正法修炼路上,深切的体会到师父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这一博大精深的法理。什么时候相信了,真正做到了,什么干扰就会烟消云散。下面我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我的一点体会。

我们地区是从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开始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因没有资料点,我和同修经常到百里外的其它地方去带资料。后来那里有个资料点被破坏,陆续有几个同修被抓。可能有人供出了我,有一天,我刚到家,家属告诉我公安找我,刚从我家走,让我赶快离开家。我骑上自行车就往外走,想从小路去亲戚家躲躲。谁知没走多远就被蹲坑监视我的警察拦住。他们二人一人抓着我的一个胳膊要我到公安局。我告诉他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他们说是执行公务,不能放我走,并用手机与公安局联系,要求来人增援。我一看走不脱,就说你们放开我,我自己走。他们松开我,一人骑摩托车跟在我的后面,一人可能去接应增援的人。我一边走一边想,我该怎么办?

这时脑子中翻出来师父经文中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明白了,我得想法摆脱他们,即使到了公安局,我也得想办法跑出来。我马上掉头往回走,告诉跟着我的警察我要把自行车放家里。当我走進我家胡同口时,我看到在离我家很近的另一胡同口停着警车,有五、六个警察在那儿。我只管往前走,当我往家一拐的时候,对面的人就问跟着我的警察我上哪儿啦。超不过二十米,他们竟然没看到我。那时我已迅速开门進了家,并将门插好。他们在门外怒气冲冲的让我开门,我告诉他们我不会开的,就是人死了也不跟他们走,并在门里给他们讲真相。有个公安领导不但不听还疯狂叫喊。我就回屋里了,后来他们也没趣的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免遭了这场劫难。

一次我和同修晚上到较远的地方去发资料。当我们快发完时,同修说:“咱们快点,回家晚了怕家人着急。”我说:“你越想早点回去,可能越早不了。”我这不正的一念,承认了旧势力的考验,这一念之差真的带来了麻烦。随后我俩走進一个胡同,后面跟上一个人,恶狠狠的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他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他抓住我的衣服,要我去见一个人。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就心平气和的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现在法轮功是如何被诬陷,大法弟子如何被迫害,我们冒着被迫害的危险,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成真相资料来送给你们,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你们好,为了所有的人好。我送给他一份真相资料让他看看。最后他放开了我说:“你们走吧。”我们安全的离开了那里。

二零零二年秋,我地所有的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被骚扰。恶党公、检、法、组织、纪检等部门参与,让每个法轮功学员填表签字,否则就被关到看守所。好多学员都被迫离家出走,我也躲到亲戚家。为了找我,他们给我家属施加压力,停止我家属的工作。不修炼的家属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找到我与我家长辈,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填表签字,表示不炼;二是把我交到公安局;三是离婚。在这样的情况下,亲戚们也都急眼了,一齐给我施加压力。我心想,这三条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一条也不承认。我修大法没有错,不应受迫害,我修大法的心谁也动不了,更不用说让我签字放弃修炼,我也不能没有家。

师父在经文《正法与修炼》一文中告诉我们:“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精進要旨二》)通过向内找自己的心,我发现是我对我家属的情造成的。迫害发生以来,我总怕牵连他。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原来都是自己心不正造成的。于是我放下一切,不承认这一切。那天晚上我一个人顶着蒙蒙细雨,含着眼泪骑自行车从亲戚家走出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到偏僻的山区讲真相、发资料,去救度没有大法弟子地区的众生。后来听说要让家属代我填表签字,我马上否定这种安排,我不能让邪恶害我家属,同时也害了参与者。我立即动笔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做对他们不好,并表示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大法。然后,给所有参与这件事的领导,每人寄了一份,最后他们也没让我家属签字,事情不了了之,并恢复了我家属的工作。

二零零二年,我地刚上任的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党领导发话要迫害大法弟子,指使公安等有关部门参与,把大法弟子分批送進洗脑班。那天,有十几名警察闯進我家要绑架我。我不配合他们。警察带不走我,当地公安局长、检察院长和那个恶党领导等人也亲自出马来到我家,招来很多围观的群众。他们要我去洗脑班,并说对我特殊照顾,让我住高级宾馆等等。我告诉他们给我个金山我都不会去,当众揭露他们几年来对我的迫害,讲我修大法后身体上多种疑难病症都好了,讲商纣王听信奸臣、陷害忠良最后导致亡国,我讲“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我说你们好好的人怎么会来干这种事,这对你们不好,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妻子儿女想想。有的公安干警低着头不吭声,有的钻到汽车里不出来了。我的家属也给他们讲理。孩子一边哭也一边给他们讲理,说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最后,一个领导让警察都撤走,然后他们也走了。

那段时间有数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了洗脑班,我心里很难受,我想到师父讲的“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怎么办?去找那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恶党领导又有点怕,可想到同修还在不断被绑架進洗脑班受迫害,想到参与者也在害自己,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我下决心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可是一说去,心跳的厉害,甚至想打哆嗦。我分清那个怕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我先发正念清理那个怕及各种杂念,坚定救度众生的正念,心态稳了。我选了周末的晚上去那个领导家,他家属问我是谁,我告诉了她,她说让我等会儿,我在他家门口等了好长时间,直到看到一辆汽车和摩托车停在他家附近。当时我意识到他叫了警察,心里有点动,但马上意识到我不能受到干扰,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动不了我。随后那个领导出来了,气势汹汹的问我:“你来干什么?”我说我找你来,一是某某(和我有亲戚关系)被抓進洗脑班,家里没法过了,让他回来吧;二是你不要让警察再找我了。我讲真相,他不让我说。我说我是信任你才给你说说心里话,后来他说你说吧。我给他讲了我在大法中如何受益,中共的历次运动都是错的,告诉他:你也是受害者,将来你就会明白。他还想让我去洗脑班,我告诉他洗脑班残酷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他不信。我说你了解一下我再给你打电话。我走时他高兴的边往外走边夸我,而且急步走在我前面,向停汽车的方向走去。我一下想起那边还有埋伏,我知道他不会动我。但在回来的公路上心里却后怕起来,这一怕,自行车一下子碰到花池上,摔了个大跟头。回来后,同修开玩笑说:“你到老虎嘴上蹭痒痒了。”我说:“那是纸老虎。”

一段时间我由于求安逸心放松了三件事,总想在家中怎么舒服,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我的借口。身体出现象坐骨神经痛的症状,严重时坐不能坐,站不能站,难受极了。我自己发正念清理对我的迫害,可症状不见好转。一天晚上,两位同修也帮我发正念,发完后还是不好,反而那天晚上疼的一夜没睡,连翻身都翻不了,非常苦恼,心里也很乱。难道发正念清理迫害不对吗?怎么回事?我学法向内找自己。

师父说:“其实,有个别学员一直把破除邪恶、讲清真相的事当作一件不情愿的事,好象是为师父在做什么,好象是在为大法额外的付出。一听到我说你们达到圆满的标准时就如卸重负一样,放松自己,不想干什么了,而不是把师父讲给你们这么神圣的事当作更加精進的动力。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惊醒了,我正象师父说的求安逸,三件事没做好,特别是救度众生这件事做的更差。而且,发正念的基点不对,是为了解决腿疼的问题,这和求治病有什么两样,多肮脏的一颗私心。问题找到了,我放下一切人心,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什么腿疼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三、四天后,我发现二个多月的腿疼不知什么时候一点事也没有了。

在修炼路上,在师父呵护下,我跟头把式的走过来了。但每一步总是师父点化着,拽着往前走。想到恩师为我操的心,我心里很愧疚。今后只有精進,完成史前大愿,不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