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我出生在少数民族的家庭里,从小体弱多病。八九年我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症,不排尿,整夜失眠,吃药就好,停药就犯,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象五十多岁的人。就在我很无奈的时候,九九年三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我以前的老邻居。她九七年得法,人看上去和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满头白发已变黑一半,我感到很神奇,我说我也要炼法轮功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们好!

把自己在法中修炼的点点滴滴做个总结和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得法

我出生在少数民族的家庭里,从小体弱多病,一到冬季就发烧,感冒。一九八九年我的身体出现严重病症,不排尿,整夜失眠,吃药就好,停药就犯,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象五十多岁的人。

就在我很无奈的时候,九九年三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我以前的老邻居。她九七年得法,人看上去和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满头白发已变黑一半,我感到很神奇,我说我也要炼法轮功。在这位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找到了炼功点。第二天,同修又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当我捧着书看的时候,一下子被书中的法理吸引住了,也明白了我的病是生生世世业力所造成的,我一定要好好修炼。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很快就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在那纯净的环境下,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体变化也很大。脸色白里透红,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同事见了我以后都说好象换了一个人。

坚持信仰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残酷迫害,每天电视节目都是诬蔑、陷害、诽谤法轮功。我父亲是恶党的几十年的老党员,经历了恶党的历次运动,以他的亲身经历告诉我说:孩子放弃吧,这个恶党想整谁就整谁,胳膊拧不过大腿。并且找来了我的大表哥来劝我。这位表哥是家乡公认的铁嘴钢牙,见面就给我个下马威说:「我们回族是信仰真主的,你信其它的不是叛教吗?」

我沉思了一下,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们说:我信仰了四十多年的「真主」,也没把我的身体信好。去年一次看病就花了好多钱,现在孩子上学自费,我俩口子下岗,吃饭都成问题,而我炼功身体好,不用花钱看病,还能打工挣钱,你说信仰哪个好。表哥听后,低头不语,老父亲也说不出话来了,片刻之后表哥小声说:妹子既然好,你炼吧,哥不反对,老人工作我来做。老父亲这一关过了以后,家里其他人也就不说怎么了。

这样我有了在家静心学法炼功的环境。这段时间我背会了《洪吟》、《论语》,及师父「七二零」以前的短篇经文,开始手抄《转法轮》。经过一段时间后,自己感觉总这样待在家里不对劲,就去找本院的同修交流,通过交流,同修一致认为,我们应该走出去,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证实法

我从同修那里看到一篇文章,觉的很好,就去找常人的复印店复印,这个店主以前和我打过交道,也没说什么就帮我印了一百份,我就去各大超市门口去发,第一次很顺利,发完后再去复印,渐渐的起了欢喜心,学法心静不下来,心里就想着去哪里发真相资料,完全把做事当作了修炼,偏离了法。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一次发真相资料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恶人绑架到看守所。身上带的五十元钱也被所长勒索了。当时看守所值班的是一位姓崔的警察,他问我说:「你犯的是什么罪?」我说,「我没犯罪,我只是修炼法轮功。」他说,「怪不得,我一看你就跟关在这里的人不一样,法轮功好你们就在家里炼呗,干嘛出来发传单?」

于是我就给他讲起了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和电视里说的都是造谣、诬陷。师父告诉我们到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这位警察听着一声不吭,只是连连点头,后来他值班我们在监室里炼功,他总是装没看见就走开了。其他的在押人员明白真相后也表示出来后也要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邪恶丧心病狂的利用编造天安门事件来迷惑众生,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统一行动。在「五一三」法轮大法日这天,我与同修配合动手做了好多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等条幅和不干胶。把大街小巷,公园等布置的到处都是,绿色的树叶配上黄、红色的条幅真是好看。不干胶贴在电线杆子和墙壁上,白纸黑字,特别醒目。虽然做到了半夜才回家,但都感觉浑身轻松,一点不累。第二天市民都在议论,法轮功真行,一夜之间就给本市打造了一个靓丽的风景。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零四年由于本单位住房拆迁,我搬到了我丈夫单位房子去住,那地方的人因为单位不景气,下岗人员较多,从没见过大法资料。

师尊安排我搬到这里来,我有责任让这方百姓明白真相,得救。当时我正和一位同修建立了一个资料点,供两个区的同修用。这样我每星期就多做出一些带回家,利用午饭和晚上的时间出去发遍家家户户,几天的时间就把这方圆几里的地方做了一遍。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都是出去做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这是做证实法的好机会。第二天早晨世人出门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真相内容。

零六年三十晚上下着雪花,在我贴完楼房往平房走时,过来几个小伙子,拿着手电筒,往墙上电线杆上乱照,一边走还说着电视节目的内容,他们是派出所的巡逻人员,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他们看不到我。他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继续贴,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回家。

我发现这的居民很喜欢真相资料,他们把我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年历工工整整的挂在墙上。

零四年《九评共产党》一书问世后,我发过不长时间,在买菜的路上就听到对面楼上两位中年人议论,说这本书一下子说到恶党的骨子里去了。楼下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看了真相资料后说:还是人家法轮功说的对,这个恶党就是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我这月工资买了药就没有饭吃了,儿女都下岗,还得交党费,这日子没法过了。听到她这一番话,我就给她讲三退保平安及常念「法轮大法好」,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好。这老太太不但自己和家人都退了恶党,还把她认识的恶党员也都劝退了。我从内心为这些明白真相,选择美好未来的众生感到高兴,是伟大的恩师拯救了这方众生啊!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在这空间动动而已。

零六年我又搬回到原处,我也是几经魔难,无形中也成了这个院的「名人」,在本院讲三退还是有顾虑,于是我就到菜市场、早市和有缘人讲真相做三退,效果很好,三言两语就能劝退一个。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世人在等我们去救,于是我辞去了打工的工作,全身心的做着我该做的事情。

有一天,碰到我过去的同事,谈话中他告诉我,从他家报箱中看到过大法真相资料,他本人对恶党的贪污腐败很不满,我告诉他现在到处都是天灾人祸,只有退了恶党才能保平安,他说:退,咱老百姓就是图个平安健康。我说有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你应该看看,对共产恶党从历史走到今天的所作所为你会更加明白。他说我正在看,写的太好了。我告诉他这不是普通的书,看完后传给其他人看,他说我会的。

我知道他姐姐是本单位车间的党委书记,父亲是九十年代的主管生产厂长,我想不管职位高低,只有明白真相才能保平安,我继续发正念清理他们的空间场。没过几天在路口就碰到了他的姐姐,我小学的同学,见面打招呼后,我就切入正题,告诉她抹去兽记才能保平安,她说,「怎么抹呀?」我说神就看人心,你只要点头同意就行。她说这么简单。我说比你入党简单的多,还保了你的性命。她说,「那我们全家三口都退了吧。姐弟俩家都平安了,还有老父亲,……」于是我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救这个受邪党毒害几十年的老领导。

第三天在去超市的路上就遇见了这位老领导,他是一位开朗、善良、纯朴的老人。我就从本单位职工工作时间及工资收入为切口,与老人聊了起来。我说这个执政党只顾自己享受,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江魔头的儿子把钱都存在了国际银行,在外国买好了房子,一旦老百姓清算他们的时候,他们就逃之夭夭。老人接过话说:「是啊,这个执政党是越来越不象话了,我的儿子一家收入不到一千元,每月我还得帮助他们。我说那咱们赶紧跟它脱离关系,保平安好不好。」他说,「是不是还要办手续。」我说只要你表态同意退出就行。老领导爽快答应了。

在面对面劝退的过程中,我不管你是什么职位,我心里就抱着一念是为你好,我在救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能劝退。只有极个别的人说什么也不相信。

回顾这九年的风雨历程,每一步都是在师尊的法理开示及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也是实修提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出我很多的人心,急躁心、急于求成的心、显示心、欢喜心。从中悟到师父让我们走出来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也是通过这种形式暴露我们还未修去的掩藏很深的人心,是为了修自己,提高自己,每一件事都是给自己做的,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真心感谢恩师为我安排的每一步,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我要多学法、背法,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