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老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 “七-二零”之前我就开始洪法。我从城市到农村,从异乡到故乡山头洪法。久别重逢的乡亲,对我格外热情。我给乡亲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都乐意接受,男女老少皆有,最老的有九十岁高龄了,其中有一个哑巴还带来了两个孙女一起来学功。早上炼功,晚上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大法震动了高山,影响广泛,住在很远的教师也带了许多学生来学法炼功,热闹异常。

“七-二零”之后,我开始学写文章。说是容易,写时的难度大,往往是写到夜深人静。自己看看不满意撕了重写,在热心同修帮助下,稿件在《明慧周刊》上曝光恶人。恶人最怕曝光,就四处找我。我有师父管,恶人到哪里查呀。一篇篇文章曝光邪恶,一桩桩神奇事证实着大法。

——选自本文


大法开传,人传人,心传心,越来越多的人走進大法中来;一个个炼功点、学法点、资料点遍地开花。回想这几年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的经历,历历在目。

一、得法洪法

我今年八十七岁了,能得了大法是多么的幸运呀!九七年得法之前百病缠身,炼功不长时间,身上的百病不治而愈。在法中升华,至今,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一个年头。

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我不能一个人得益,要让更多的人受益。“七·二零”之前我就开始向自己的单位同事洪法,一讲就要学功,有许多有缘的同事来球场炼功,大部份都得法了。我们建立了炼功点,学法点,这都是大法的威力,都是师父在做,从中我也得到了升华。

我从城市到农村,从异乡到故乡山头洪法。久别重逢的乡亲,对我格外热情。我给乡亲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都乐意接受,男女老少皆有,最老的有九十岁高龄了,其中有一个哑巴还带来了两个孙女一起来学功。早上炼功,晚上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大法震动了高山,影响广泛,住在很远的教师也带了许多学生来学法炼功,热闹异常。

一些敏感的学员,会感觉法轮在小腹转;有开天目的,看到法轮在旋转,炼功时看到护法神围一圈;有个哑巴还初次发出“呱呱”的声音。由于炼功中一幕幕的神奇事展现在眼前,也使许多学员更加信师信法。

我下山时,把录像机、讲法带、教功带,《转法轮》等有关大法资料都留给了他们,他们依依不舍的送我下山,很长时间都有书信往来,特别是大法受迫害期间,没有资料来源,我都及时想方设法寄给他们,有几次还亲自送去给他们,直到他们建立了资料点,能自给为止。

回家后我又去海岛洪法建点。我家也是一个学法点。我老伴是个辅导员,早晚炼功洪法忙碌不停。因学法人多,我把房间家具都搬掉还不够,又把床铺拆掉打地铺睡觉,腾出大房间多坐几个学法同修。我的小孙子当时只有六岁,早晚跟着他奶奶到炼功点上习炼功法,真是个逗人喜爱的小弟子。

二、正法修炼,历经魔难

正法开始,邪魔干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江氏集团的恶毒攻击,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使不明真相的众生因此仇视大法。面对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伟大师父被诬陷和诽谤,我怎么能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呢?于是,我和老伴就去了省信访办。那时,那里已有许许多多的同修在场,信访办要我们选代表,到访的人都要签名。临时选的代表表达来意后,一个个都被带走。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又把所有来的人上了黑名单,用以加害大法弟子。这就是江氏集团谎言骗人的伎俩。

时隔数日,省市出现真相传单,邪恶怕曝光,出动了大批公安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到处抓人,连我这个当时将近八十高龄的人都不放过。走在路上被劫持到安全厅审讯逼供。逼我说出发多少传单和所谓的“幕后人”叫什么,“法轮功组织”又怎样,要我交代,否则劳教、判刑由我选择。我反问恶警们:“你们已经知法犯法,侵犯人权了懂不懂?把我这个做好人的老人抓来审讯逼供是何道理?我什么也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这伙恶警们折腾了半天在我身上捞不到任何东西,就自找台阶下,说:“你不交代,我们也没有办法,先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想好了再交代。”还要我跟他们交朋友,言外之意就是叫我去干坏事害人。只有江氏集团的人才会去干伤天害理之事,大法弟子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呀!

上访无门,同修又遭迫害,我唯一只好去北京讨公道、还师父清白:

离家出去上北京,助师洪法一颗心;
艰难面前去考验,真相大白见心性;
公安抓人又打人,洪扬大法做到忍。

天安门许多大法弟子打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恶警抢去,一个个大法弟子被恶警连拖带打的拖上警车。这里,江氏权力大于法律,这里没有人说话的地方。怎么办?我在北京下一步如何证实法?我下决心法不正过来,就不回去。谁知回客栈时,却被驻京办恶人劫持押送回原地;一个个关和难向我扑来:非法勒索罚款、被强制送往洗脑班,扣发退休金,剥夺一切福利和待遇。

我经历了洗脑班内的正邪较量。在那里,邪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灌输邪话,强制看歪理邪说的录像,并胡说去北京的学员是“反党”、“反人民”。我们坚决抵制,政法委“六一零”邪党人员看出我们不好对付,遂把原定办三个月的洗脑班仅二十几天就草草结束了,把我们送回了家。

过了一关又一关,我老伴把六岁的小孙子让我带,她去北京证实法,但是我住所地的社区、公安和单位逼我交出老伴,向我要人,并扬言要处置我和老伴,当时确实感到压力很大。然而大法神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的老伴去了北京又顺利回家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邪恶把我当成重点人物电话监控,暗中跟踪,周边布置。有一位老同修来看我时被不法恶警搜身,并遭绑架。我邻居骂他们是土匪,公开做恶。我得讯后不回家了,就千里迢迢去故乡传递真相传单。

我有幸得了大法,人生的路改变了,身心健康,思想升华,道德回升,如今又在正法洪流中助师洪法,把大法福音传给乡亲们,乡亲们喜出望外。在那里,我们成立了学法点,切磋沟通,整体提高。

三、讲真相、救众生

我开始学写文章。说是容易,写时的难度大,往往是写到夜深人静。自己看看不满意撕了重写,在热心同修帮助下,稿件在《明慧周刊》上曝光恶人。恶人最怕曝光,就四处找我。我有师父管,恶人到哪里查呀。一篇篇文章曝光邪恶,一桩桩神奇事证实着大法。

在证实法过程中,也冒出了一些人心,比如有时和同修发生矛盾,没有向内找,向内修,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病状,吃不下,睡不着觉。这时我想我不能躺倒,就发正念、向内找,及时在法中归正,同时求师父加持:弟子还想救更多的众生;不能看着杀人放火不管,杀人放火不管是心性问题。这时正发现邪恶灭绝人性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我和老伴走出去传《九评》,讲真相,劝三退。不到一个月,我身体的病状消失的无影无踪。

邪党没有把法轮功迫害倒,相反,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党人员却纷纷遭恶报,我市政法委书记得癌症死了,“六一零”头目被双规了,国保大队长被调动了,他们只是在死亡线上挣扎。

我和同修们奔走各地发真相传单,面对面讲真相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有一位好友原来受邪党无神论和党文化的洗脑中毒很深,所以开始给他讲真相时,他听不進,不愿意放弃他二十多年的党龄。我问他退休了工资拿多少?四百六十三人民币;看病呢?没有医保得自掏腰包;住房呢?一家四口人住十多平方米的破房,上厕所还要走老远路。我说共产党篡政几十年,你得什么?还过着这样的生活。共产党自称“伟、光、正”体现在哪里?说什么要达到共产邪恶主义“美好”的明天,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最后他还认为自己是一个小小党员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想多说了,就留下一本《九评》,并诚恳的对他说:“好好的看看这本书吧!”

过几天,我又去他家。他告诉我:“我想通了,我想通了。”他说:几天前一个晚上接到国外讲真相电话,又看了《九评》,终于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邪党是一个以斗争为乐,以战天斗地、整人杀人为乐的黑帮邪教集团。自篡政几十年来,没干什么好事,却利用一系列的运动,有的只是斗和恶,土改、镇反、反右、文革、“六四”等,共导致八千多万人丧生!比两次世界大战总和还多,看不到一点善和仁。如今又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牟取暴利,邪恶至极啊!“我不再与它为伍,立即‘三退’,走光明大道”。之后,他以“真、善、忍”为标准来衡量自己做好人,并积极劝人“三退”,至今经他劝退的有五十多人。

今年,邪党以借奥运安全问题,大肆绑架法轮功修炼者,致使中国大陆近万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迫害。但是我这个好友并没有被邪党吓倒,更加积极的劝人“三退”,而且把名单及时送到我家。八月二十日,他又叫他的太太送来“三退”名单,其中有一封是市红十字会负责人亲笔写的三退声明信!他的太太借送“三退”名单之机,要我教她炼功,她一学就会,当时两腿就能双盘。我很高兴,鼓励她一定要坚持下去,好好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抓住这个机缘又告诉她:“你丈夫明真相、做好人,不怕艰险劝三退,已劝退了五十多人,这五十多人已得救,但你丈夫得到的也不少,他思想升华,身体健康。过去他常要打针、吃药、住院;如今一概不需要,而且满面红光、白里透红。这是得了大福报了,但要想真正脱离生死轮回,一定要修大法,多看《转法轮》这本宝书,返本归真。”她频频点头。我真为他们的觉醒感到高兴。

四、反迫害,正念起

邪恶纷纷出动企图迫害我这个老人。记得在零七年下半年的一天,国保大队长带了一伙邪恶窜入我家,吓唬威胁抄家无果,第三次又企图窜入,被我拒之门外,然后把他们引向楼下的大院,坐定后就大喊:大家快来啊,大家快来啊!就讲起真相来;并说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一手创制出来的;还诬蔑说什么炼功会“走火入魔”,会“精神病”,那都是一派胡言。江××的目地是要置大法弟子于死地……。

这时国保大队长乱了手脚,拿着手机在对话,其中一个女警察对我说:她们今天来是上级命令,叫我配合他们。我说:“不管什么命令和指示,我绝对不会配合你们干坏事。法轮功修炼者是世界上一群最好的人,恶人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违背天法,怎么能配合作恶呢?”那女警察睁大眼睛,二话没说就走了。恶人最怕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曝光,灰溜溜的走了。

在场的人见证了这次正与邪的较量,认清了恶党,先后三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相关组织。我深深感到这是大法的威力,伟大师父的慈悲救人。弟子一定要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不忘师父慈悲救度。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