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凭正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记的那是一个最炎热的夏季。同修被迫害,在痛苦的身心煎熬中,顶不住邪恶惨烈的迫害,给恶警透漏了资料点及部份同修的信息。有同修急急的来转告我。我快速写好集体发正念建议及同修被迫害的简单经过,托人发往明慧网。炎炎烈日下,我又怀着沉痛的心,给同修传达消息。回来后,整理大法书及资料,准备转移。

暂时存在哪儿呢?想起一个要好的常人朋友(她现已三退),打电话把她找来,说了我的想法,她立时变脸了……。她的训斥好似当头一棒,反而让我镇静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人的,我应该把大法的美好传送给众生,怎么能让不修炼的人感受邪恶迫害,对大法起的负面因素作用呢?我不依靠大法赐予我的法力及正念,却依靠常人,这是修炼人吗?

——选自本文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大陆大法弟子,修炼正好十年了,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写下我修炼十年历程中的一些心得。风雨伴我十年行,大法铸我金刚志。我曾是感情脆弱,没有经过大难的人,能够走过艰难的长达九年的迫害岁月,全凭着对法对师的正信。因为正信,能让我顶的住恶警的电棍铁镣、拳打脚踢,识破特务的花言巧语,因为正信,无数次领略绝境中“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最恶的江氏集团开始非法镇压大法弟子,那时我修炼不到一年。从此,我的人生轨迹从光明大道上转入最黑暗、最痛苦的一段时间。无论环境怎么难,日子怎么难熬,因为心中有法,纵是再黑暗,依然有盏通天的明灯在我心中点亮,为我驱黑暗破迷雾。

记的那是一个最炎热的夏季。同修被迫害,在痛苦的身心煎熬中,顶不住邪恶惨烈的迫害,给恶警透漏了资料点及部份同修的信息。有同修急急的来转告我,让我赶紧离开当地。看着同修紧张痛苦的表情(这位同修多次被残酷迫害),我先是愣住了。想想自己走出魔窟后这几年的痛苦日子,环境刚有起色,又要承受生不如死的煎熬!稍后,我们俩彼此叮咛嘱咐。

我安慰她,稳住心,不要被邪恶牵制,我们是窒息邪恶、解体邪恶的。我们分头行动,转告同修集体发正念、营救同修,并再三叮嘱,不要计较同修目前在魔窟里做的好与坏、我们整体发正念解体迫害同修的邪恶。邪恶解体了,同修的正念起来了,有正念的修炼人就不会做错事了。我快速写好集体发正念营救同修的建议及同修被迫害的简单经过,托人发往明慧网。

炎炎烈日下,我怀着沉痛的心,给同修传达消息。回来后,整理大法书及资料,准备转移,暂时存在哪儿呢?想起一个要好的常人朋友(她现已三退),打电话把她找来,说了我的想法,她立时变脸了,大声训斥我:“在监狱里遭了几年的罪,工作也没了,家也不象家了,你还活不活,孩子还活不活,……”等等,同时拒绝了我的要求。她的训斥当头一棒,反而让我镇静清醒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来救人的,我应该把大法的美好传送给众生,怎么能让不修炼的人感受邪恶迫害,对大法起的负面因素作用呢?我不依靠大法赐予我的法力及正念,却依靠常人,这是修炼人吗?

我决定把大法书好好放在家里,我哪也不去,我就坐镇当地,我就是这里的护法神,我要以金刚之念解体迫害同修的邪恶,解体敢来迫害我的邪恶。我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象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跟妈妈诉说心中的苦衷。师父,弟子求师父加持,弟子做的不好有漏,招来邪恶,求师父帮弟子解难,我一定一定快速用大法归正自己……。

但是在现实的压力下,我总是有些忐忑不安。孩子放学回来,已经发现我的行为,表情异常,在听到同修让我转移的消息后,我的嘴唇上就起了一个大水泡。我默念着“有师在,邪恶奈何不了我”,但行动上,我好象做些被非法抓捕后的事后工作。嘱咐孩子钱放在哪里了,家里备用的东西在哪里,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事,心中记住大法好,总有一天会有出头之日等等。我已经又处于被动地位,无形中在让邪恶左右着。

我想起师父告诫弟子,多学法。我加长了学法背法的时间,高密度的发正念。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师父在加持弟子,邪恶在被解体,怕的物质在渐渐被灭尽,我感到自己毫不畏惧和胆怯了,变的顶天立地坚不可摇。

不到几天,这位同修又来了,她说先让我躲一躲,被迫害的同修已经被转化迷失了。送走同修,我决定通知外地同修协助我们发正念,解体这场邪恶。我到了百里之外的同修家,转告那里的同修集体高密度发正念,解体这场迫害,并通知一定不要放弃被转化的这个同修,正念解体同修空间场上的败物及邪恶。此次集体发正念,有力的解体了邪恶,使邪恶企图大面积迫害同修的阴谋破产。当时邪恶头目耍花招指示手下的人说,先不要动他们。其实后来也没有动的了。几年过去了,回想此次经历,如果正念,大法的神威随时显现,师父在瞬间会化解一切,让你实实在在的感知师父时时在身边,寸步不离,呵护真修弟子,不容邪恶迫害弟子。

话说被迫害的同修当时的确迷失了,我与她见了一次面,当时没能改变她。但我相信大法无所不能,会改变一切,我没有放弃为她发正念。我每天整点发好几次正念,每次都用心呼喊着她的名字,呼喊她的主元神快快醒悟,快快归正,不要失去万古机缘,不要因此淘汰掉无量的众生。并求师父加持,天天发正念,每每喊着她的名字,有时自己感动的流下泪来,整整发了一年正念。一年后的一天,她突然来找我,我们又一同走到正法修炼路上,我们彼此交流,当问到她,感知我天天呼喊你吗?她失声痛哭,感谢师尊,没有放弃一个弟子,哪怕犯过错的弟子,师父珍惜每一个弟子。

坎坎坷坷中,大法铸就了我金刚般的意志,不为邪恶的嚣张或诡计所动摇。派出所、「六一零」、街道办,不同程度的骚扰我,我就到这些地方讲真相,揭露恶党的邪恶,说到关键处,所长求我小声说,说围观的人多,街道办的人听完我讲述邪党在魔窟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残忍,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在法拉盛事件突发时,我们当地同修也同时受到拘捕、恐吓。记的那天下午五点来钟,有人急速的当当敲门,喊着:“我们是派出所的,赶紧开门。”我赶紧整理大法书及资料,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看我。我把防盗门上的小窗户打开,““看吧,我在这儿……””他们一会威胁我,一会来软的,想方设法要進家来。

我坐在床上对着他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他们在门外不断的敲门,不断的喊着,执意要進家来。我把阳台窗户打开,大声质问他们:四川大地震,那里成千上万的百姓在受难,你们不去赈灾,反而还骚扰百姓,修真善忍哪里不好,走江氏的假恶斗就好了?小偷不抓,腐败不管,尽做些不得人心的事。几年前,你们把我投進监狱,开除我工作,家破人散,我现在死里逃生,你们却骚扰我?你们有完没完?难道不想给自己找后路,你们也有家,有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你们的亲人如果遭这样的迫害,你们是什么心情?再说,炼法轮功害着你们什么了?一句接一句的质问他们,有几个警察躲在车里,有两个穿着便衣的在外边,也不敢面对我,瞅着别处,也不做应答,害怕围观人认出他们是抓好人的警察。说完后,我再也没有理他们,坐下来发正念。围困了一个多小时,六点全球同修整点发正念时,他们匆匆撤走,再也没有来。

说起大法显神威,在修炼路上,师父多次让我感受绝境中峰回路转的美妙。一次外地同修急需四个随身听,当时我不会下载,又暂时联系不到其他人。我把着电脑忙乎了一中午,午睡的孩子看我很着急,睡眼朦胧的说是要帮我。他开始操作,他操作的几个步骤,我当时记得很清楚,他成功的下载了随身听。我又惊又喜,问他什么时候学的,谁教你的,我再让他试一遍,他说,我没有学过呀,我真的不会,试了一下,他真的无从下手。但是我却通过他学会了。师父借他的手教会了我。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真实的感受师尊的用心良苦和佛法无边。

我建立家庭资料点,我熟识的一个同修付出很多很多,但在与她的接触中,我越来越不接受她,以致发生了争吵。我发现她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很强,从而挑剔她。发生争吵后,两人都说向内找,从法上认识法。但我有时翻出不好的念头,不想再与她联系。有一天,同样的念头又翻腾起来了,我顺着这个念头思绪纷飞,甚至忿忿不平。我问自己,这是修炼人的哪一种境界?总找别人的不是,即使她真有不好的观念,至于让我耿耿于怀吗 ?为了法,为了众生,不是生死都能放的下吗?连一个同修都容不下,何谈救众生?她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同修,九年中吃尽了苦头,被非法监禁几年,想起她被恶警围追堵截的困境,想起她被困在二楼长达十二个小时,最终走脱,流离失所至今。

就在零八年「四二五」长春对同修大搜捕时,她看着身边的同修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恐惧惊吓、忧伤伴随着她,她体力不支,什么事也做不下去了,倒在床上痛苦的思前想后,后来索性蒙起被子大睡。她跟我说,就在她醒来后的那一刻,第一念就是想学法,随手拿起大法书一翻,正好看到师父讲的:“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她想,何况天还没塌下来,师父还在,我怕什么?她立刻精神起来了,继续做着她应该做好的事情。她的故事多震撼,这么好的同修,我却不珍惜她,分明是不正的念头在作怪。

摆正心态后,我感觉那个败坏物质自动解体散尽,那一刻感受到了心明体透的美妙,一派祥和。从和她的接触中,我更加珍惜与每一位同修的缘份。有时做着《九评》,看着一本本《九评》,心中感慨万千,我抚弄着彩喷机,想想安装连供的那个同修被非法抓捕判刑,想想传授技术的同修们付出了那么多,有的身陷魔窟,有的付出了生命,我们是同修啊!我们应该多体谅同修,多关心理解同修,善意的理解指出其不足,修炼的人谁没有不足?万万不能出现常人式的矛盾,正好陷入邪恶布下的陷阱,间隔,以至涣散整体,失去救人的机缘。

作为修炼人,只要多学法,多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受的时候,执着的时候,都是因为太注重自己。凡是外来的干扰,都是因为自身有不正的因素在,邪恶伺机借执著制造各类难关。正念 正信十足,邪恶无空可钻。

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修炼的路上也犯过大错。风雨十年行,但回归步不停。我就是信师父,师父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从得法至今,没有一次,没有一个事,让我怀疑过师父。“师父在法中这么讲了,怎么没有这样发生啊?”等等疑问从来没有过。

记的一个恶警在迫害中想动摇我的正信,恶意的说,你父母白供你上大学了,你该有的都失去了,你在这受苦受难,你师父知道吗?你知道你师父有多少豪宅吗?你知道你师父享受的是美国生活吗?我毫无质疑,严正的告诉他:我的师父为人纯正,生活简朴,为师的言行已是弟子的最高标准。就是我的师父住豪宅吃山珍海味,那也应该。也是弟子们的愿望,希望师父过的好,为什么别人能应有尽有,我的师父为什么不能?我的师父为上亿弟子无条件祛病健身,净化思想,付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享受应有的回报?邪恶见弟子对师父的正信如金刚铸造,悻悻的退去。

师父说,修炼的人告诉我们要多学法,要溶于法中。我自得法起,在学法上非常精進。《转法轮》背过十多遍,通读几百遍,抄写《转法轮》四遍。各地讲法均抄写过一遍,《洪吟》、《洪吟二》都能背诵。在那最严酷的时期,全凭信师信法闯过来的。在此我建议新老同修在学法上一定要下工夫,法是我们修炼人的根本和走向圆满的保障。法学的少,三件事做起来不太顺,有法在无所不能。

我无论做什么,讲真相救人是我生活中的主线,买衣买菜,朋友聚会,路遇有缘人都是我讲真相的时机。我救人心切的时候,师父都会以法力助我。百里之外,千里之外的亲朋好友我都专程去做过“三退”。有很多感人的事,记的一个初中的老师紧握着我的手,流着泪说,“噢,我原来就是等这个的,我太谢谢你了。”握着我的手,不断的擦泪。所有的收获成功皆来自于大法,来自于正信。

风雨十年行,正信解万难。十年苦修,弟子未曾谋师面,然而师恩浩荡时时伴我行。师恩浩荡难回报,勇猛精進报师恩,精诚之心救众生。正念唤醒迷中生,众生不醒不罢休。

谢谢师尊!合十敬上
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