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无形 润物无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大法弟子。证实大法需要时,我就与同修配合;不需要配合一个人就能做好的事,我就独自做好。大法的修炼形式是大道无形的。大法弟子证实法也是这样,聚之成形,化之为粒。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各自的证实法的舞台的主角,同时又在各自的环境中默默的配合着我们的整体。
——本文作者

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大法弟子。证实大法需要时,我就与同修配合;不需要配合一个人就能做好的事,我就独自做好。大法的修炼形式是大道无形的。大法弟子证实法也是这样,聚之成形,化之为粒。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各自的证实法的舞台的主角,同时又在各自的环境中默默的配合着我们的整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虽然我也到北京护法了,但是还该怎么做才能制止这场迫害是我每天都思索的问题,心里非常关心有关大法的消息。九九年十月我看到了一些交流资料,注意到这些资料注明来源于明慧网。我想:“我一定要学会上明慧网。”师父看到我想上明慧的一念,就安排好了一切,让我在二零零零年学会了用代理服务器上明慧。那时师父正好一篇接着一篇的发表了好几篇新经文,我就下载新经文给同修。

有一次我们地区出现了一篇假经文,协调人找了好几个渠道的大法弟子包括我上明慧核实,证实是假经文。重大问题要看明慧网的态度,我们地区也有条件看到明慧,所以我们地区从那时起,只看明慧上发表的经文,只看明慧上发表的交流文章,只散发明慧上发表的真相资料,假经文和那些乱法的东西在本地一直没有市场。

二零零零年末,用原来的方法上不去明慧了,那时很多同修被绑架,很多同修失去了联系,唯一能给我技术帮助的同修是一位在技术培训公司供职的同修,可是这位同修却说:“封锁了,明慧上不去,发电邮给明慧也收不到的。”当时我难过极了,我信任的这位有能力的技术同修说不行,我信任的一位很坚定的协调人也说过不行,那还能行吗?但是大法被迫害,被绑架的同修正在遭受折磨,却没有人知道,这是我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一定要揭露邪恶,一定能行!当我把心定这一念上时,试着发电邮给明慧公共信箱,虽然提示好象发送失败,但是我不再为假相所动,坚信一定能行,终于收到了明慧的回复,建立了与明慧单线联系的渠道。(这个渠道使用了约三年。谢谢在最初的那几年给我们很大帮助和支持的海外弟子。)

我把这个办法告诉协调人,由协调人出面推广出去,在破网软件发明和应用前,保证了我们地区跟明慧联系一直不间断。我们地区发生的迫害事件,总能在第一时间发往明慧,及时报道。这边人刚被绑架没几天,那边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就打过来了,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当然这些工作都是我们地区其他同修做的,不是我做的。

这段经历给我的另一个体会就是,不管多么了不起的协调人,多么有能力的技术同修,也是普通的修炼者,大家都在摸索证实法的路,没有什么谁比谁“高”,要以法为师。从那时起,我就遵循着这样的原则,不论是多么了不起的协调人,多么有能力的技术同修,不该他们知道的,我也不会告诉他们;不管他们多么了不起,我也不会被他们带动,只用法来衡量。

我和协调人配合默契,我们一致认为“一个人能做的事,没必要让两个人知道,两个人能办的事没必要让三个人知道”,所以,我们配合的事没有另外的人知道,除了与协调人配合的事,我的其它事协调人就不知道了,协调人的其它事我也不过问。

到同修家去,進门后,在客厅门口略微停留,等同修示意我去哪个房间,我才進入哪个房间,即使是熟悉的同修,未经同修允许不進入同修房间,不好奇,不打听,交流中只从法理上交流,不谈论其他同修做的事,同修的电话号码加密保存,或记在心里,不保存对同修安全不利的信息。

在修口方面,我认为要在日常生活中、在时时刻刻中,一思一念都注重自己的实修,才能修的扎实。师尊在《转法轮》第八讲中讲:“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转法轮》)如果平时我们就爱打听同修叫什么、在哪住、在哪里工作……就爱好奇同修干什么,就爱和同修聊家长里短,就爱在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平时不养成一个好习惯,怎么保证在关键时刻能对同修的情况守口如瓶?

说句笑话,知道了别人的秘密又得替别人保密,别人又担心你可别说出去啊,那不是一种负担吗?所以说,知道的事情越少越好。

在安全方面,我认为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但没有出事,那是因为师父的慈悲呵护,并不是我们自己有多么高明,更不能证明不注意安全是对的,如果误以为自己很高明,固执己见,那是很危险的。师父教我们“先他后我”,所以任何事都要先考虑同修的承受能力,考虑同修的感受,考虑同修的安全,新宇宙是为他的,修炼的目地就是要成就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正觉,如果做不到先考虑他人,那我们修炼的意义何在?

在过去与同修配合中,我曾深深体会那种不能为外人道的苦,每个人都有不便向别人解释的难处,要想取得同修的理解和协助很难,极易造成不解和不协调。我就向内找,不能有改变别人的心,同时不能在内耗中浪费时间。我把我向内找的体会坦诚的讲给同修,矛盾就烟消云散了。我发现我在独立证实法方面做的不好。过去我总是觉的同修为什么就想不到别人的难处呢,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我太依赖外在条件的改变,太依赖同修的配合。原来障碍自己、束缚自己的是自己的执著。修炼的路上,师父会利用各种机会让我们看到自己原本意识不到的执著。证实大法的事固然重要,但是我们不该以此为借口不修去自己的执著。我总是习惯于把自己摆在一个小小的配角位置来配合整体,没有认识到大陆大法弟子的主角作用。每个人都要闯出自己证实法的一片天地,我也要走出独立证实法的路来。

后来我就一个人默默的讲真相。常常自己琢磨着用各种方式讲真相。其实很多东西一个人琢磨琢磨就做出来了,用多少做多少,不积压。在日常生活中,买东西每次花一张真相币,虽然每次一张,但是坚持基本上每次都花,日积月累,数量也是很可观的;日常出门也带上几份真相资料,顺便就发出去了,细水长流,润物无声。

修炼就是要向内修自己的心。向内修,会越来越顺应宇宙特性,证实法的事会越做越顺利;向外找,就越来越与宇宙特性拧着劲,无论是与同修沟通、还是协调大法工作,都不会顺利。热衷于做别人的工作、指出别人的执著,这本身也许是对别人的执著。我们常常商量着去做同修的工作,为什么往往效果会不好呢?因为当我们说“让别人提高上来,让别人跟上正法進進程”这句话时就是把自己摆在他人之上了。

有次,我在明慧上看到一篇文章,写的是一种清除邪恶画像的方法,我就想把这个方法告诉其他同修,想和同修一起去清除本地的邪恶画像。我认为某同修不愿跑远路,就认为这位同修绝对不会去的。结果发现,邪恶画像已经被清除了,就是这位我认为绝对不会去的同修用那种方法清除的!这位同修默默的把每件事做到了实处,相比之下,我做的怎样?修的怎样呢?不是应该让同修提高上来,是我应该提高上来啊!我们总是说要形成一个整体,等着别人改变,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条心,事事配合自己,成为没有间隔的整体。可是,是不是得要求自己先做到和别人一条心呢?心里带着对他人的不满、偏见、排斥,不向内找,永远不可能是一个整体。师父让我们“向内找”。向内找,才能看到造成隔阂、造成不能形成整体的是自己。向内找,才能修去不纯,修出纯善,只有善才能感动人,改变人心,而人的手段永远不能。向内找,没有了矛盾、隔阂,不用做工作,自然会有协调的整体。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