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正月,我们地区第一次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去了。师父慈祥的目光感动了我,伟大的法理折服了我。第一讲下来,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发高烧,全身从骨头到肉,皮肤都疼的很厉害,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早上起来,烧就退了,全身体特别轻松。我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奇,心里无比喜悦和激动,并由衷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从此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从一个常人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路。

第一个学法点

刚开始同修们只是在一起集体炼功,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我认识到时间的紧迫,想到师父要求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于是脑中产生了在我家成立学法小组的想法。修炼前,我的身体特别不好,心脏病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我还做过宫外孕手术,死里逃生,我的身体弱不禁风,单位同事都叫我“半拉命”。得法后我身体发生巨大变化,病痛全好了,家务活都能干了,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我修炼,有的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尤其我丈夫特别支持我。当我提出要在家里集体学法时,他二话没说高兴的答应了。我们的学法小组就这样顺利建立,这也是我市建立的第一个集体学法小组。从九六年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们的学法小组从没有停过。来学法的人越来越多,二间房子的炕上、地上、厨房都挤满了人。后来不得不将学法小组分出去另外建立新的小组,就这样,每当学法小组人太多时就分出去一个,再分出去一个,一分再分。在这种环境下,我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感觉个人提高的飞快。在单位我多干活,和同事和睦相处,同事们都亲切的叫我“法轮功”。同修们也都按法的要求做,听师父的话,真是都在勇猛精進。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是个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到震惊和恐怖的一天--恶党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师父,诽谤大法,并大批抓捕大法弟子,下令不许再炼法轮功,并开始不择手段的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天理绝不容!

上访讲真相

“七•二零”以后,面对整个国家机器的打压、欺骗,经过不断切磋交流,许多大法弟子舍生忘死历尽艰险到北京上访,希望让不明大法真相的中央政府了解实际情况,纠正错误。

二零零零年年初,我们七位同修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心情既激动又有些紧张,因为我们听说,去北京的同修有很多被抓了,有很多不知了去向。当时我的心态不是很纯净,一颗怕心让邪魔钻了空子,结果在半途中被恶警抓住,并强行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罚款三千多元。我不停的给恶警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他们被恶党毒的太深,不停的大骂,说些肮脏的话。那时在拘留所里被关的大多都是上访的大法弟子,我们彼此鼓励,一起学法炼功,背法,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和一颗颗真诚的心感动那些警察,有的警察明白真相后,还让我们教他们炼功,真是大法救度有缘人啊!可惜的是,这样的警察毕竟是太少了。

从拘留所里出来,压力从四面八方一齐压了下来,不让我再学法炼功,派出所警察常来干扰;孩子哀求我,怕我再次被抓;丈夫从当初的支持变成了极力反对;父母哭着求我放弃大法;领导威胁“再炼就开除”等等,等等。开始我决心很大,不为所动,并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可是随着恶党迫害的不断升级且越来越邪恶,开始传来消息说××同修被迫害致死了,××被迫害致残了,致疯了,被开除工作、学籍的更多了,我的压力随之也更大,同时怕心出来了,加上亲情的干扰,自己慢慢放松自己,开始过起了常人的生活,还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心性在快速下降,现在想起来真是痛悔不已。

大法修炼,不是治病。当我脱离大法后,业力自然就会返回到我的身上。我的身体开始出现病状,最严重的一次竟不停的流血长达两个月。开始我并不害怕,没当回事,心里还把自己当作大法学员,想自己是在消业,没事,可是不学法、不炼功、不讲心性,还做错事,那早就不是大法弟子了。一个多月后越来越严重,血越流越多,脸色一天不如一天,身体瘦的吓人。我开始害怕了,家人把我送進了医院,我开始打针、吃药了,把法全忘了。那时我早就是个常人了嘛。

可是说来也怪,针越打我的病越严重,到后来我竟然起不了床了,甚至有一种要死的感觉,连睁眼的力气几乎都没有了。不过当时我心里非常明白,我想到了师父,想起师父的大法,“有的老学员说:老师,我怎么哪儿都不舒服,总上医院去打针也不好使,吃药也不好使。他还好意思跟我说!那当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想到这段法,我心里忽然亮了一下,我还要修炼大法,我还要做一个修炼人!我拿起《转法轮》开始从头大声读,越读感觉身体越舒服,我的眼泪如泉涌般的往下流……,一遍《转法轮》读下来,我的身体明显好转,血不流了,人也能下地了,动功也能炼了……,是师父、是大法再次救了我,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从此我从新回归修炼的路,从新投入证实法的环境中。

再次成立学法小组

二零零六年,已经间断快十年的学法小组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在我家从新建立起来了!那种喜悦、激动的心情,真让大家感动。我们又回到了“七•二零”之前集体学法的状态,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切磋,互相促進,认真做好三件事。

集体学法的环境好了,同修们心性提高的也就快了,向内找、向内修,常人中很长时间无法解决的矛盾在这个环境中一下子就化解了。原来不敢出来做真相的同修也抢着要真相资料,大家挨家挨户的散发《九评》、大法真相传单和贴粘贴,并走出来面对面劝三退救世人。

大法的神奇和世人的觉醒

二零零七年年底,丈夫被单位调到南方支援雪灾,临走时我告诉他要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会保你平安,他点头答应了。结果第二天他们去的人中就摔死一个,摔伤二个,而他平安的回来了,毫发无损。是大法保护了他。

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一,公公病的一下晕死过去,那场面真是吓人,后来虽苏醒过来,但他自己说“不行了”,要求穿寿衣。邻居和医生都说准备后事吧!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全家哭成一片,乱作一团。公公的脸色蜡黄,就和烧纸的颜色一样,厚厚的舌苔,连口水都不能喝了。当我的心稳定下来,我就走到公公身边念“法轮大法好”,并轻声告诉他一定要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

伟大慈悲的师父再次把大法的神奇展现给了我们:两天后的初三晚上,公公突然开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一遍接一遍不停的喊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公公的脸色恢复正常,厚厚的白舌苔消失的无影无踪,开始要喝水,吃粥,还告诉来看他的邻居是法轮大法救了他。这一奇迹对邻居震动很大,让他们心服口服,他们都明白了,公公的起死回生,全都是来自大法的威德和慈悲。都说大法太了不起,太神奇了!

我和同修把握住这次机会,密集的给来人讲真相,劝三退。

公公的两个弟弟从南方来看望哥哥。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我摇头,还说些难听的话,他们中邪党文化的毒太深了。我在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他们背后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解体共产邪灵恶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同时也严格要求自己,让他们从我身上看到,大法弟子就是与常人不同:我和平时一样精心的护理公公,每天给他洗脸、擦身、喂饭、接屎接尿,几天下来他们被我感动了,两个叔公流着眼泪对公公说:“哥,你真有福,有这么好的儿媳妇。”我笑着说,因为我是学大法的,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大法弟子对谁都要好,讲慈悲。他们开始骂恶党,说这电视演的都是骗人的。这时,我就再次给他们讲三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三退,他俩都乐呵呵的退了,还说回去要给家人讲,让家人都三退,他们嘴里还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

目前,国内的修炼环境还是很艰难,然而对沐浴在浩荡佛恩中的我们,那苦难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只能努力学好法,全力做好三件事,更多的去救那些身陷危险的迷中众生,才能对得起我们伟大的师尊!

粗浅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