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修大法 正念正行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正法修炼已到最后时期,在这瞬间即逝的珍贵时间里,师父再次为在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提供了一次证实法,整体提高,树立威德的机会。前两次由于自己的心态不正,把写稿子当成常人的事去做,写了一半就写不下去了,有始无终。这次当我看到明慧编辑部发出征稿通知时,又动念要写,在写的过程中干扰很大。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又重学了两遍师父的经文《成熟》。认识到写大法修炼心得交流文章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也是修炼中提高心性的过程。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

一、学好法,在证实法中修正自己

师父在不同时期讲法及经文中都一再教诲弟子要“多看书,多学法”,师父把能够使弟子提高圆满的一切都压進了这部法里面,只要我们不抱有任何有求之心去学法,真正做到“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法理就会显现出来,展现在你的眼前,你就会在法理上提高。

记的我看第一遍《转法轮》时,认为这本书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当我学第二遍读到“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这句法时闪闪发光,字特别的大,我的心胸容量在扩大,一股热流通透全身。那一刻我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把这句法注入我生命的微观中,为我在正法修炼中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我得法没有认识过程中的障碍。虽然自身有残疾,可我却不是抱着任何有求之心来学法的,身体表面有些部位还没有改变,可我从不对大法产生任何怀疑,我只能向内修,向内去找自己的不足,遇事用法来衡量,指导自己修炼,归正自己,无论修炼路上多么艰难险阻,我都要一修到底。

我把学法当作每天的必修课,有时间就多学,没时间挤时间学,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早上参加集体炼功。有一段时间学法时思想不集中,犯困,受到了干扰。我想起古人说的一句话,“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就开始抄《转法轮》,在抄法过程中真正体悟到了法的殊胜,威严,感到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溶到大法中。

那时只知道学法,对法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学法修心没有结合起来,没有实修自己。所以当被邪恶迫害时,很多人的执著心被邪恶利用钻了空子,从而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一天晚上我在贴真相标语时被恶人举报,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后自己就静下心来向内找,背法,发正念,既然来了就要去面对,决不能错过这次难得的讲真相的机会。但是这里也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我去救。必须无条件的让我出去。我不配合警察的任何指使,给他们讲真相,并严正警告他们:“你们谁再迫害我就把你们上网曝光”。他们当时都惊呆了。对我的态度也好了。他们听我讲真相后说,你是博士学位吧。我说谢谢你们的夸奖。有的明白了真相。一个负责的说,你回去吧。

从派出所回来后,并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法,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发正念。又被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

十月份单位配合六一零要绑架我送洗脑班,其实这消息早几天就有人透露给我了,包括当天早上单位打电话到妹妹家找我,一直到下午单位纪检负责人送通知,走后妹妹去送她的同事。我刚上二楼发正念,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单位负责人事的就带着“六一零”一起有五六个人闯進我妹妹家,二话不说到房间乱翻。我正在二楼发正念,只听六一零一人说,在二楼,当他们正要上二楼时,我妹妹义正辞严的说:“你们今天谁敢上二楼一步,我就打电话告诉某某。”妹妹刚拿起电话,这伙人被吓的灰溜溜的跑了,我后来才悟到师父一直在点化我,自己还不悟,还没有体会到师父的良苦用心。

到十一月份,单位找不到我,又配合“六一零”株连我的亲人,到丈夫、妹妹他们单位進行骚扰,威逼他们说出我的下落,并扬言要开除我,或强迫买断工龄。那时孩子正上大学,费用开支较大等因素,亲人怕我在经济上给他们增加负担,就劝说我买断工龄。我当时正念还很强,决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这一切。可是当看到她们那苦苦哀求的表情,同样能体会到她们身上所受的痛苦。那一刻我感到修炼很苦,不是别的,就是在法上没有清晰认识时,是最苦的,那个时候总想借助外在的力量来解决,例如和同修交流,帮自己发正念来解决。自己的心性在情中碰撞着,在亲人遭受痛苦时动了心,知道自己关没过好,加之一同修说我出卖了他,邪恶的迫害,家人遭受的痛苦,同修的怀疑,常人的不理解,当时的心真是剜心透骨的疼痛,自己消沉了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我第一次静下心来认真回想自己的整个修炼过程,其实说白了就是没有做到静心学法,“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精進要旨》〈警言〉),是师父的法唤醒了我,自己清醒的认识到决不能承认旧势力对我强加的这种迫害。那时我真正感受到了师父巨大的付出,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

从那时起我不断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在法上修。不在法上修,怎么会遇到问题以法为师,向内找呢?怎么能成一名真修者呢?怎么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呢?“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背法,回想从九七年开始几次背法的经历是有始无终。没有完整的把《转法轮》背下来,而感到懊悔,这次放下了自我,破除观念,横心背法。到现在我回忆背完五遍转法轮,还经常坚持参加集体学法,每次都保持双盘。通过背法我体会到,背法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不断提高心性的过程。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展现出来,感到自己的心性容量在扩大。师父在《转法轮》里面讲“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现在我更能体会到学法的重要,因为我们的正念是从法中来。

二、溶于法中,放下自我,正念正行救众生

二零零零后我地区参与证实法的人数有限,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和一同修参与到整体证实法中来,一切事情都由同修来协调,我主要是和她配合。我们俩当时配合的很好,几乎身心都投入到证实法中。那里真相资料很少,我们就用手抄,写真相短语,白天在家里写,晚上出去贴,有时提着一桶涂料出去写。写到半夜回家后发现脸上身上到处都是涂料。那时一点怕心都没有,一心就是想着救人。后来外地同修发现我们用手抄资料,就主动提出来帮助我们解决资料来源问题。我们每个星期去外地取资料。有时是外地同修给我们送来,看到外地同修放下生死,在恶劣的环境中证实法,为我们送资料,我感动的流泪。我们把周围的同修组织起来让他们都参与证实法。那时我们每星期三晚上集体学法。学完法后就出去发资料、写标语,紧接着我们就开始做横幅、印不干胶、寄信,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方式多种多样,做起来得心应手。那时全地区同修在证实法中协调配合的很好。

后来我就到外地去了。本想去了之后能找到那里的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参与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很长时间也没找到,在街上也没看到真相标语。这里的同修还没走出来,我想,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证实法救度众生也是我的责任,法中也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得走出自己的路来。师父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得主动的去发挥自己的作用,去找事情做,找你要救的人去救,不能够依赖负责人叫你怎么做。负责人现在基本上没有大的活动他是不组织的,那其余的时间你就不证实法了吗?所以更多的时间呢,那是大法弟子自己在做。”(《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通过学法,在法理上明确了。在这个环境中我要走出自己的路来,救度这一方的众生。在接送孩子上学的路上有机会就贴就发。孩子也抢着要贴要发真相。我晚上有时也出去写、贴、发。有几次都是刚把真相贴好警车就过来了,我就没事一样往前走。

还有一次我正往电线杆上贴真相,贴好后,呼的一声从上面下来一个人,他好象没看到我似的。我知道师父在呵护着我,那一刻我更加明白了我肩负的责任。在证实法中我有了正念。我回到本地区一个星期再去外地时,看到大街小巷都出现了油漆写的和不干胶的真相标语。该地区的同修都走出来了,我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仿佛看到宇宙中的众生都在向我鼓掌、微笑,鼓励我让我坚持不懈、坚定不移的做的更好。

以前我总是把自己摆到整体之外,接触的同修少,也从没想到协调和我有什么关系。有几位同修陆续的来找我交流集体学法的事。因为以前集体学法一星期学两个小时,会读的读,那些不会读的老年同修听着就睡着了。根本没有学進去,更谈不上在法上提高了。在同修们的信任和鼓励下我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学法地点固定下来了,学法环境比以前好了,学法时间也得到了保证,风雨无阻。每星期一三五学《转法轮》、二四六学《经文》,学法形成每人读两段。通过集体学法,同修对法的认识提高的很快,心性也升华上来了。整体跟上了正法進程,学完法后大家在一起交流,晚上就出去发资料。我们把握住三件事去做,因为这是师父要求的,而且还必须做好。我利用各种方式在救众生,其实我在自己家就是个资料点,我用手写不干胶真相标语,写信,收集电话号码,写真相币等,写好后就和同修出去发贴,我们由原来的晚上发资料转向白天发,由原来回避世人到将资料递到他手上,由发资料转为面对面的讲,每个环节都是心性提高升华的过程。

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时做的好,有时也会有观念和人心的障碍,邪恶因素的干扰,与同修发生矛盾,当时只要想到师父想到法,及时发正念清除,这些干扰立即就消失遁形,在讲真相中遇到一些被邪恶操控的人要举报我们,都在我们的强大正念威力下把他救了,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出现了很多神迹。一次我们四个同修晚上出去贴大法学会公告,贴之前我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当我将公告快贴好时,感到有人站在我身边,我还以为是同修,不由的回头看了一下是世人,当时我心很平静,又将公告用手贴紧后在心里说你慢慢看吧,我要走了。一位同修说看到有人你还在贴,另一同修说有师父在管她,我说四个神还正不了一个常人吗,我悟到这位众生是让他利用这形式得救的。

我和同修每个星期都到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每次都是早上坐车去,下午坐车回,中午不吃饭也不感觉饿,不渴也不累,我们发资料写标语和面对面讲,每次出去讲真相,我都背经文《济世》,用师父的法来加强我的正念,我的怕心立即就烟消云散了,每次出去讲真相救人师父都在加持我,呵护我鼓励我,夏天在三十八度的高温烈日下,我们走在田间上,师父把我另个空间的身体显现出来给我看,我看到了自己的身体是一个晶白体,非常漂亮,前天我又看到了手指头颜色是另个空间的颜色,也非常漂亮,那一刻我体会到修炼的殊胜,我沐浴在大法中。

在与同修讲真相中我看到了自己和同修之间的差距,同修正念很强,观念少,发自内心的去抢人、去救人,可我有时被观念障碍着,有时说同修不理智,其实是掩盖自己的怕心,过后我意识到自己的念不正,同修在讲真相中我要为她发正念,默默的去圆容,去补充,怎么能去指责同修呢,同修是在开创讲真相的环境,其实救度众生中包括着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走正路,从现在起我真正的要在法上不断的放下自我,放下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那些观念,正念正行的救度众生。

稿子就写到这,要写的实在太多,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千言万语也无以表达师父的洪大佛恩。师父请您放心,不管以后的路还多长多艰难,弟子一定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