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神迹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一天上午,父亲(同修)突然打来电话要我过去一趟。听着电话里细弱的声音,知道父亲又遇上了心性关,需要我的帮助。

父亲二十多年前得过肝炎、冠心病、胃病以及其它的杂七杂八的连我也记不清说不上来的病,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就没有离开过病,病也没有离开过父亲,病和父亲总是连得很紧,是个典型的“内科大全”,母亲就是因为父亲的病担忧过度而亡的。其中因为冠心病二十多年前就被大夫多次判了“死刑”。后来虽然命保下了,可药罐子再也没离开过。去年有事找原主治大夫,大夫说了一句:“这老汉还活着呢?”原来几年前父亲住院时查出来有风湿性心脏病,连我们也忘了。

前几年我走入大法修炼亲身体验了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后一个星期,就劝说父亲也走入了大法。几天后去看父亲炼得怎样?年近七十、以前还有恐高症的老父亲脸上放着红光,象个孩童似的在连年轻人都不敢上的墙头上走来走去让我看,我既高兴得瞠目结舌又直喊:小心。

几年来,父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修炼的路上一直走的比较精進,身体变化也很大,一身的病全都无影无踪了,精力充沛的连一般小伙子都顶不住。

近几天,由于小弟不争气蛮干,拉下了一屁股债还不上,父亲着急烦心,心性关比较多。

進了屋,只见父亲平展展的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昔日精气的脸上满是憔悴,似乎又回到了修炼前的状态。他告诉我:身体左半边动不了,起不来床。原来,四天前小弟让父亲把住房抵出去帮自己还一部份高利贷。父亲又是心疼小弟的处境又是气愤小弟的所为,动了人心出现了脑血栓的状态。好在有师父的看护,再加上这几天家人都劝進医院,父亲能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就是不去医院,守住了这关键的一念。

我悟到:父亲心疼小弟被逼债的处境,又气愤小弟逼抵住房的行为和对小弟不务正业、不争气大为光火等一切都是对情的执著,而舍不得将住房抵债的思想中又有对眼前利益的执著。我想,有师父在,只要能坚定正念就一定能闯过此关。这时,我内心出奇的纯净,脑子出奇的清醒,语言表达也出奇的准确,法理一层层非常清晰地不断展现出来,只感觉师父就在旁边。我知道师父在加持着我、加持着父亲,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借我的口点化父亲。于是,我先引用师父修炼人没有病的法理,帮父亲進一步坚信:这一切不是病,只是演化出的假相来考验修炼人。而这个假相不是偶然的,是因为有了对情和眼前利益的执著才产生的,放下执著一切自然都会好的。接着帮父亲回忆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些讲法,再谈我对这件事情是怎么悟的。在师父洪大慈悲加持下,父亲悟得很快。接着,奇迹出现了:

——渐渐的,原本黄中泛黑的脸色慢慢的泛出红光来,一脸憔悴愁云露出了喜色。
——不知不觉中,原本在板上平躺着的身体突然坐了起来,原本细弱的声音在互动交流中铿锵有力。
——又渐渐的,原本不能动的左胳膊抬起来用蜷曲的显得僵硬的手左右摆动着划开盖在腿上的被子,虽然手还在象抬起来的鸡爪。
——又渐渐的,僵硬的手指在上下颤动着,蜷曲的手掌伸展了,五指能够伸展又能有力的握成拳。
这时,我轻轻地问父亲感觉怎么样。回答是:非常舒服,只觉全身血管在快速的贯通。
——又一会儿,左腿反复伸直弯曲、伸直弯曲,自语:“好了”。
我鼓励:“能下床吗?能自己去上厕所吗?”
——然后,自己从床上下来,自己走出门去,自己進了厕所自己出来,又高兴地在地上转来转去。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个小时。

下午,我又去看望时已不见了人,说是骑摩托到市场买菜去了。再见时说:比以前的状态还舒服。

就在今天早上炼完功想利用上班前的时间把这篇体会再修改一下,打开电脑的时候,鼠标反复多次插上也没有反应,多不方便呀,而且速度也太慢了。我把双手放在电脑上默默发了一念:你也是应该得救的生命,帮我写好体会跟上正法進程也是你功德一件。再插上,好了。我知道又是师父帮了我。我又一次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无边法理,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再谢师尊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