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劝退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今年七十一岁。我是二零零七年上半年才开始坚持打电话传《九评》,劝三退的。过去也知道打电话劝退很重要,可总是觉的很难,还为自己找理由,认为也参加了洪法反迫害的活动,发资料、参加酷刑展、见到中国人面对面的劝退都在做,打电话等别的同修去做吧。这种执著心白白的浪费了几年的宝贵时间,现在想起来心急呀,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再不迎头赶上真的没时间了,于是我决定去掉怕打电话的执著,加入到打回拨电话劝三退的小组中来。

刚开始是从自己的小帮手上抄下电话号码,每次也可以退一到三人,但有时遇到一点事情耽误没抄号码,也就没打了;自己认识到没有紧迫感,这样怎么能行呢?后来找到分号码的同修让他每天给我号码,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坚持了下来。

我每天是这样安排我的时间的,早上三点半左右起床,炼五套功法,发正念,学法至八点,上午九点半左右开始打电话。

每次打电话之前,我都会先发正念,同时准备很多吉祥如意的名字,如果有人想退党、退团、退队,那我就可以马上帮他取一个化名。我还准备了有关天灭中共的预言,真相资料,免费的三退电话号码,预料会提出的各种问题,这样遇到问题就能很快回答。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要不断清除人的观念。有一天我连续拨了几个电话,刚说几句就挂断了,再继续拨也不接了,我感到很困惑。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的思想不在法上,满脑子都是人的观念,觉的太难了,打电话没有用,浪费时间,不想打下去了。我意识到,这些思想都在阻碍我打电话救人,都不是我自己的思想,就发正念立即清除解体这些不好的东西。

在打电话时,有时回音很大,声音也听不清楚,心里很烦,我开始以为是电话公司的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是在救度众生,怎么能站在人的立场上看问题,而不在法上。师父说过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利用电话讲真相,那电话也是为法而来的,它就是我救度众生的法器。这样每当不清楚或有回音时,我就马上会同电话说话,“电话呀,你是为法而来的,你帮助我救度众生,将来你也会有个好去处……”。接着再打时,声音就变好了,清清楚楚没有回音了。

后来看到明慧网上有国内同修反馈说,海外大法弟子打电话讲真相,就算对方没有听下去挂断了,也是直接震慑了邪恶;这更增强了我打电话的信心。

打电话时,开始的切入话题很重要,所以要经常改变方式。比如遇到大陆节日就首先祝福他,并告诉他,我是自费给你打来的越洋电话,是要告诉你一些,你还不知道和不明白,但和你的切身利益相关的事情: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然后讲一下天安门自焚伪案事件,江××和其它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魁已在世界多国被起诉;“九评”掀起退党大潮;目前退出中共邪党的人数,接着讲四川地震、三鹿毒奶粉,共产邪党拿人不当人,连婴儿也不放过等。

开始时我总要问别人是否听过电话录音,大部份人都回答没有。现在我改变了原来的方式,我就当对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们讲“九评”,讲退党大潮。

打电话时还得从对方的角度调整讲话的方式。一次我打通了北京的一个电话,我就滔滔不绝的讲;对方打断我的话说,你说的太快了,谁能听懂?然后我说对不起,就放慢了速度,对方一直听完后才挂了电话。

还有一次电话通了后我告诉对方,现在全国有将近三千万人退出中共,每天都有几万人退出;对方打断我的话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快点说,你说的太慢了。我就赶紧告诉他:看《九评共产党》。××党坏事干绝要灭亡了,赶快退出邪党组织。刚说到这,对方就挂断了,连续又拨了两次才接;我又告诉他真相。他说不是党员也不是团员,只戴过红领巾,最后他用化名退出了少先队。

凡是接通电话的我都要告诉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人还用笔记下来,重复我说的话。

有一位女士在听了真相后,愿意退出邪党。我给她取了化名叫莲花,她说,哎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叫莲花。我说太好了。

有一次我拨通了一个号码,我讲完真相后,他说,你知道我是什么部门的吗?你的胆子真大。我说不管你是哪个部门的,就是中南海的,首先你是众生,我就要救你,赶快退出邪党,好有个美好的未来。

有次我讲完真相,对方向我要电话号码和我的名字,我告诉他我姓刘,你打过来太贵了,我过几天给你打过去吧。他很高兴的退了队。后来我和他谈了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真相。

总之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都是针对自己的各种心来的。这些都为我创造了修炼的环境,给我提供了提高的机会。每当结束时我会说祝福你好人一生平安,对方会说谢谢,也有人说,祝你也一生平安。

打电话和其它讲真相活动并不冲突,相反如果处理好了还能够互相促進。今年十一月,我第一次参加了天国乐团在捷克的演出,回来的第二天上午打了十几个电话,就退了十四人,有两家都是一家三口退出邪党组织。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和加持。

我懂德语,但是小学文化,做其它关于德语的证实法项目比较难。我认为,向中国打电话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在这条路上我经历着酸甜苦辣,我的提高也在其中。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我们要牢记师父的教诲,走好我们最后的每一步。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