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一、在是否修炼的抉择中战胜怕心走入修炼

第一次知道大法是在一九九八年。我的一位同事家有几人同时修炼,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真、善、忍的法理引导她们一家有六口人都走入了修炼。那时,我受无神论的思想影响,对真、善、忍的法理虽然很认同,但对大法中关于神佛的部份难以接受。于是,我和大法擦肩而过。

到了九九年,大法开始被迫害,电视中轰炸似的谎言攻击却让我看到了大法被人歪曲的事实。由于我曾经看过《转法轮》这本书,所以我当时我就知道了这是恶意陷害。在单位,我在极少的情况下也跟人谈起过关于大法有些冤枉之类的话,也许是师父看我还有希望,不久我接到了同修送来的真相资料与真相光盘,等我仔仔细细的看完,我感到自己从心底涌起一股暗流,通透全身,我震撼——为大法弟子的坚忍,我震惊——为迫害的残酷和血腥。那几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那样惨无人道的迫害不应该是一个为了别人好的政府干的。而被惨无人道的迫害着的这一群人,却始终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完全按着他们的准则“真、善、忍”坚持着,这一切,触动了我那颗在常人中为世俗利益麻木了的心。终于在这之后不久,很突然的,我在心里决定了自己——我要修炼。

二、在家庭关中修去怕心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在怕心与正念的交锋下,终于正念主宰了自己,正式走入了修炼。修炼刚开始,我怕家人害怕,只能是偷偷摸摸的看书、炼功。后来,等到家人知道时,我已修炼了一段时间,而且我的身体在修炼不到一个月后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先浑身酸痛难受的症状消失,原先的严重便秘正常。

那时我的心性也发生了明显的改观。没修炼以前,我从单位往家拿各种各样的东西,只要单位有的不管用的着用不着都往家拿,而且因为我的工作岗位累而工资低,心理一直不平衡也影响到工作质量。修炼后,我明白了修炼人在哪都要做一个好人,就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心里也平衡了,处处替别人着想,也不往家拿单位的东西了,而且有些已经拿家去的又拿了回来。在家里,老人喜欢吃包子、饺子之类的饭食,原先我嫌麻烦、发懒,现在,我尽量的多做,实在没时间我就去买一些回来。一有空回家,我就帮他们干些农活、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慢慢的随着我的变化,他们嘴里不说,行为上也默认了我修炼的事实。后来,我再学法、炼功、发正念也不用害怕了。

三、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清除怕心

当时,由于很多人不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还认为炼大法的不顾家庭,而且二零零一年中共又导演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虽然被国际上通过慢镜头揭露出这是蓄意的诬陷,但国内的老百姓却并不知道真相。为了让世人明白大法被诬陷的事实,为了世人不会因为仇视大法而被淘汰,大法弟子开始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有发资料的,有写信的,有发电子邮件的,有打电话的,有发短信的,还有的面对面讲。正因为大法弟子都从大法中亲身受益,所以大家真是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发自内心的去讲清真实的情况,这与中共用钱收买人搞迫害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这也是中共迫害这么多年却越迫害炼功人越多的原因。在这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同情理解大法弟子,谴责这场迫害。

在我第一次发资料时,我记的清清楚楚,当我刚把第一份资料放在一邻居家门口时,本来外层的防盗门是锁着的,可里面却突然传出咚咚咚的声音,我的心“嗖”的一下子就蹿到了嗓子眼,“唰”一下全身出汗,血一下涌到脸上,那种感觉是脑袋都大了。我飞快的但又是轻轻的跑下了楼,推起车子一口气就骑出了二里地,骑到快出城的时候还能清晰的感到心脏在强烈的跳动。我在公路上停下了车子,把手放在胸口长舒了几口气,这时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又可笑又后怕。我提醒自己,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事,这是真正的救命,我是在救人。一想到救人,一种慈悲油然而生,世人在迷中还不知道真相,甚至有很多人被谎言欺骗仇视大法,而这些人将会因此而被淘汰掉。如果是这样,会有多少人失去生命啊!想到这里,我感到怕心好象一下子没了,责任使我骑上车子,堂堂正正的去发资料救度众生了。

那时由于迫害还很严重,我们还要特别的注意安全。夏天中午越热越出去,因为中午人们都在睡午觉;冬天越冷越出去,因为人们怕冷很少出门。有的同修晚上一出去就是一宿,等回来天也快亮了,虽然一宿没睡觉,但却很精神,也不感觉冷。为了世人得救,大法弟子不怕苦,每当发资料时,冷不觉冷,热不觉热,苦不觉苦,心里还美滋滋的,为生命的觉醒、为生命的得救而欣慰。在这个过程中,怕心也越来越小。

四、传递资料的过程中去怕心

二零零四年春夏交替之际,我们当地所有的资料点都被破坏,好几位承担资料点工作的同修被抓,当地同修失去了资料来源,环境也变的紧张了。有一段时间,我们这只有周刊和少量的资料。当时正值师父的《洪吟二》发表,我们当地只有少数的几份,为了我们当地每个人都能尽早的看到师父的法,我在思想激烈的斗争后,克服心性上的困难(怕心,害臊,麻烦)千方百计的找到我的一个亲戚的亲戚家里(外地同修,不认识),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最后,同修在最短的时间里就办完了这件事。

再后来,有同修找到我说,希望我考虑一下能否以后能去外地定期拿资料。当时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回绝,但怕心在顷刻间就弥漫了全身,虽然这事对于别的同修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但对我当时的心性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台阶。怎么办呢?当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是同修信任我才跟我商量的。我想,这事既然来到我的面前,可能就是我的使命,无论怕心多大也不能退却。三天后,我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同修,同修也为我的提高而高兴。在第一次去的路上,我紧张但又觉的有一股力量支撑着我,我有预感,这次我一定不会晕车,结果真是这样。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做对了,师父在帮我。

那时,还不知道怎样去怕心,每次都是带着怕心去做,只觉的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在这里值的一提的是在我身边有一位年轻的同修,是个老弟子,怕心很少,她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平稳的走着修炼的路,做的事很多,人心却很少,很纯净,考虑问题总是在法上,正念很足。这位同修在我入门以及以后修炼的路上对我帮助很大,当然还有其他几位同修,在此一并谢谢这些同修,感谢同修的帮助(无论是轻声细语的,还是争论似的,还有棒喝似的),让我们在修炼的最后互相督促,互相提醒,共同提高,珍惜这已所剩不多的机会。

五、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去掉怕心

师父发表了“遍地开花”的法后,我们当地同修决定走师父安排的路,去掉对外地同修的依赖。于是,在同修们的努力下,我们有了自己的可上明慧网的电脑,也有了自己的打印机。我想,这回可以轻松了,因为打印机电脑都不在我这里。谁知,阴差阳错,这台上网的电脑来到了我家。第一次打开明慧网的网页时,我的心怦怦直跳。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也成熟多了,心态很快稳了下来,再也不会象第一次发资料时那样紧张了。再后来,由于家庭情况有了变化,也由于同修心性的提高,这台电脑就离开了我。

前些天,我去同修家借用电脑打一些文字,后来天晚了没打完,就拜托给同修帮忙,发现同修不太热情,不是很情愿。回来后,我心里不太好受,也很矛盾,不麻烦同修吧自己又没有电脑,可同修怎么不高兴呢?向内找吧!一下子就找到了,是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现在电脑都普及了,为什么不自己买台电脑自己解决呢,又不是买不起,这两年自己的工资比原来高很多,不就是为法来的吗?大法弟子都是为法来到这个世上的,那大法弟子挣的钱不也是这样吗?想明白了这件事,从来没有自己做主买过大件东西的我说服家人,花了不到三千元钱就托常人办好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感到了自己的变化,也去掉了许多人心(没有主见、怕麻烦、怕麻烦人、怕家人不高兴、怕花钱)。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在实修中,我真的体会到师父的法,真的,所有的事无论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如果向内找,那正好是去掉人心升华自己的好机会。如果没有那些难、关,如果不去实修自己,如果没有师父的法指导,要想放下那些心,真的是太难。

在此,感谢师尊的点悟呵护,让我一点点的去掉各种各样的怕心,向无私无我的境界迈進,在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洪流中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