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资料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今天借明慧网为我们开辟的平台来谈一下自己的修炼的体会,与同修们共勉。我谈的题目是《做真相资料中修好自己》。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份接触大法的,最开始是为了祛病,并不懂的什么是“修炼”;真正开始修炼是在九七年三月份,那时去了一个炼功点学功,后又到集体学法小组学法,才悟到了大法的奥妙。经过学法,明白了修炼的真正意义,不仅能去病,还能使思想境界升华,这样我开始真正的修炼。

但万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突然在九九年七月受到邪党迫害。刚开始我很害怕,不敢出去证实法,但我坚信大法是最正的,我们的师父是最正的。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内容全是假的。我只有一个念头,不管常人社会怎么说,政府怎么说,我是修炼到底了。所以我就在家和丈夫坚持学法炼功。后来随着思想的升华,我和丈夫也去了北京证实法,后来被送回本地洗脑班非法关了两个半月。

从洗脑班回家后,我和丈夫就做一些发放资料和传送真相资料的事。师尊在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的经文《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讲过:“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我记的第一次发资料回家,内衣都让汗湿透了;累点儿不算什么,主要是“怕”。“怕”也是一种物质,随着不断的发放资料,“怕”的物质越来越少,后来到哪儿去发也很随意了。有时正发着,有人来了,也能随机应变了。

有一段时间因为需要资料的人很多,我就协助丈夫一起担起了送资料的任务。每周他取回来,我就和他一起装订、分送。有一次,他取资料回来,我下楼去接一大行李包资料,有四十多公斤,还有小包。我刚把大包接过来想往身上背,一下子行李包的大拉链开了,一大包资料洒落在楼梯口。《明慧周刊》的书皮朝上,摆了一地。我当时也没害怕,只有一念:有师父、有护法神,恶人看不见。我急忙将洒落在地上的资料收起,放在纸箱上面一口气抱上楼去。到屋里后,丈夫告诉我:“我在路上骑车摔了一跤。”我明白了,这是师父保护,路上大包没有裂开。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在点化我们吗!师父讲过让“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为什么自己不做,却去一个那么远的资料点去取,在安全上对我们对他们都不利。我就说出了我们的想法,丈夫说他也有这样的想法。

从想到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我们都六十来岁了,我们对电脑是一窍不通。前些时候,听同修说电脑上网看明慧网,在小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刚学会看网页,可是点起鼠标来还是笨乎乎的,想做资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我们不懂的什么打印,只知道复印机可以复印,原材料哪来呢?对下载一点儿也不懂,所以就选择了买复印机先做做看。一些简单的,如单张传单、小册子、周刊,复印就可以了;可是做《九评》就难了,恐怕我们做不了。用什么裁、用什么订?这样我们就和大资料点商量,《九评》书由他们提供,其它的我们自己复印,由他们提供原稿;可那个同修不同意,说要做就全部自己做。我想是该我们独立运作了。师尊教诲我们“难行能行”(《转法轮》),这回我们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只要信师、信法,无所不能。主意打定了,我们就先向别的做资料的同修了解厚书用什么裁、订;搞明白了,我们就买来了设备,开始试做;真还做出来了。经过不断的总结经验,越做越好,跟大点上做的差不多少,同修们还以为我们仍是去大资料点取的。

整个做资料的过程就是不断去各种执著心的过程。做资料本身不是修炼,但我们的修心体现在这过程中。首先得没有怕心,有的同修连师父的新经文都不敢收存,看完就又还给送经文的同修;《明慧周刊》也不敢存放,给他真相资料也不敢发,就又还回来了。做资料要有电脑、打印机和其它耗材,有些同修认为这是危险的,会被迫害。我们学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什么做资料容易被迫害的思想,堂堂正正的就做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在做资料期间,经常看到有明慧报道一些资料点被破坏的消息;我们周围也有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迫害。开始听到有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也有点害怕。后来不断学法,加强正念,再听或看到这类事就不怕了,就只管正念对待了。

有的家庭资料点在奥运前被迫害,我只管正念对待,不管什么邪党敏感日,我们都正常运转,该做什么做什么,该做多少做多少,救度众生的事我们不能停。我们悟到,自己做的正,邪恶不敢迫害。这样我们一直坚持,无论年节假日,从不间断,节假日时反而加量。

做家庭资料点,还得能舍去利益之心;买设备、耗材等等,电费也要增加,我思想上有充份准备,即使没有人帮助,我们也一定要保证我们所负责的这部份同修得到资料供应。当时我们负责七、八十人的范围。只要我们生活节省点儿,满可以保证的。想起我们两年来做资料的过程中,在资金问题上,我们不执著钱,不少同修都主动拿钱来,我们不收,有的同修还不满意,只好收了,但对这些钱我们严格管理,从不与自己的钱混在一起。

我觉的人最大的私心就是“怕”,这“怕”心是一点点去的。开始做资料时,我想这机器要是出问题可就坏了,怎么办?自己不会修,又找不到会修的同修,到卖机器那儿去修吧,又怕被人盯上了,被迫害了。由于这不正的念头,再加上新机器,好多操作不熟练,能不出问题吗?有时三天两头出问题。真有问题,不解决也不行,我就先发正念,用自行车载着去卖机器那家店去修(彩喷打印机)。去的次数多了,也就不怕了。我悟到,在这过程中,怕的物质越来越少了。修机器那小伙子对我越来越好,我一边看着他修,一边向他请教一些问题,他也很耐心的告诉我;慢慢的也就不用去修了,小毛病自己都能解决了,除非大的部件磨损了,需换时才去修。

后来另一同修也买了同样的机器,出了小问题都是我帮他解决的。说到帮助同修解决机器问题,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有时我正忙呢,他来找我,我想: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这时候来呢?转念又一想,这不是私心吗?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何况他也是做救度众生的事,并且师父要求我们要先他后我;想到这,我马上放下自己的活儿,就去帮同修。

在使用电脑和打印机过程中,也处处体现出法的威力和超常,有时机子不动了,我坐下来发正念和它沟通,过一会儿机器又正常运转了。我使用电脑和打印机是自学的,技术同修来了只是指导一下,剩下的全是自己实践中学、摸索。用了多半年时间,我学会了上网三退,做电子书,mp3,打印,word排版等。学会这些技术当中,真的体会到了师父一步步打开我的智慧。有时我正憋在一个问题上,弄不明白的时候,突然间用鼠标点了一个按钮,明白了,好些次都是这样,而且这一明白就记住了,好长时间不用也不忘。我觉的我的记忆越过往常。比如刻录光盘,因为我们不经常做,我只在技术同修安装完刻录软件后,在同修指导下试刻了一张盘,隔了半年时间,要刻光盘了,我经过几次摸索,终于刻出来了。这也是法的威力,表面上是我们做,实际是师父的帮助。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一个付出的过程,吃苦的过程。无论寒天酷暑,无论刮风下雨雪,我们都照常去做需要做的事。有好些时候一天连一口水也没空喝。我想修炼就是吃苦来了,师父为度我们吃了那么多苦,我吃这点苦简直不值一提。

做资料从下载到打印,这过程中也是经过了很多的魔炼。开始时我们用电话线上网下载,那速度很慢,而且经常遇到下载被中断,或根本无法下载。我经常利用凌晨时间下载,有时也还是不行。经过不断的学法、修心,心性提高了,也不怕了,我们就安了宽带上网;我想,常人中电脑都很多了,有很多人有宽带,而我们做的是救人的事、最正的事。我们悟到,自己做的正,邪恶是不敢迫害的。这样我们就能顺利下载了,也省下了很多上网时间。不过,还是经常遇到在上网时受到邪恶封锁上不去,直到下载前的时段里还上不去网,估计下载时间到了,一下子就上去了。我们体会到实际是师父呵护着我们在做,体现了法的威力。

在做资料期间,我的电脑经常出问题,或死机、或卡住了,每次当我难以進行下去时,搞技术的同修或懂技术的同修就来给解决了。所以我又有一种依赖心,只学了一些简单操作,而象安装电脑系统和一些应用软件的安装就不会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欠缺。前些日子搞技术的同修被邪恶绑架了,这次我的电脑又出现了问题(系统问题)。我急了好多日子,才找到一个会技术的同修帮助解决了。

我认为那个被绑架的同修是因为经常通宵为同修解决技术问题,学法时间受到了影响,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我觉的我们做资料的同修应该多掌握些技术,也让搞技术的同修有时间多学学法,以促使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也在去各种心,比如显示心、欢喜心。一次我觉的做的很顺了,心里很高兴,这一高兴就是欢喜心,开始大意了,错把一面打印的和两面打印的放在了一起;打第二面时,开始没发现,等到发现时,已经废了很多纸。我难过的哭了,这不是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吗?它让我沾沾自喜,马虎大意。所以修炼人每时每刻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做资料的同修容易产生显示心,这种心最危险,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因为毕竟做资料的人少,就容易沾沾自喜,自以为了不起,在同修中自我张扬,认为自己比别人强,了不起,显示自己。这就是显示心,也是不修口,也是欢喜心,必须去掉。否则,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太危险了。所以我要在做资料过程中去掉各种不好的人心,努力按照法的标准去修炼,才能达到修炼圆满的。

我做的和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写出来是为了与同修们共勉,为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整体提高。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