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难的心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一名普通大法弟子,从一个常人跨入到修炼人的行列,随师尊正法走到今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经历了一难又一难。下面我想回顾一下自己走出家庭魔难的心路,也许对正处在此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

一、面对魔难

我是二零零二年流离失所的,丈夫也因此开始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家中有不能自理的父亲、上学的孩子,特别是街道、派出所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并把他叫到派出所進行威逼,叫他交出我,公安局到单位对他施加压力。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中,他承受不住,渐渐的放弃了修炼,离开大法。他一人经常躲到麻将馆里避开恶人骚扰。

二零零三年送走了父亲,他开始酗酒,成了麻将馆里的常客。在这个大染缸中,一个善良、憨厚体贴的丈夫不见了,变成一个野蛮、粗鲁、贫嘴脏话混事的人。我及我的家族人、单位、邻居都见证了中共邪党是怎样把一个遵守道德、善良的好人变成魔鬼般的人。

与此同时,我清净修炼的生活发生了改变。丈夫由开始冷漠到打骂,不让回家,最后提到离婚,使昔日曾受到丈夫百般呵护的我,好象一下从天上落到地上。那时我恐慌、委曲、落泪,陷入家庭的魔难中跳不出来。怎么办呢?我心急,到底差在哪里?回想自己选择的路没有错,自己走证实法的路更没有错。于是我就多学法,静心学法,在法中找答案。

师尊告诉我们:“人是有理智的。我们都要守住心性,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过一段时间这些事都会过去,不会长久,最后他肯定会由于我们自己修炼层次的突破而发生变化,保证是这样的!”(《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当时认识到无论丈夫表现的多么邪恶,我都不会被假相所迷惑,我不认可的事情,它就没有任何理由存在。并且我一定让他在我身上见证到大法的美好,相信他一定会被大法救度。在那段修炼的历程中,虽然自己的关难过的艰难,跌跌撞撞,但我很清醒的知道,无论什么关与难,大与小,都根本就和我证实法、讲真相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记的有一次,那几天我因有事出去,几乎都是晚上十二点钟前几分钟回家。一天在走之前,我告诉丈夫,今天我不拿钥匙,只拿手机,你上夜班如果走时叫我一声,我就在附近,很快就到家(每天丈夫是早三点左右走)。他答应了。那天我象往常一样时间回到家,一敲门傻了,他走了并没有告诉我,我進不去屋。那时还是冬天,我有些急,但我想起师尊希望我们达到“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咳,他肯定忘了,错在我怕麻烦的心,下次得改。可现在怎么办,按常规他得早上六-七点钟才能回来。于是我就学开锁人的办法,找个铁丝做个勾,将勾伸到锁芯里,可勾了半个多小时,门也没打开,算了,太耽误时间,不如用这个时间炼动功,一遍不回来我就炼两遍………,并发一念,如没有什么大事,让他早点回来。

刚炼近半个小时,我就听到楼口有脚步声(大概他回来了),这大半夜,我站着,楼道里黑黑的别吓着上楼的人。于是我就用手机的亮光照了照楼梯,并说你是谁呀,我在某某楼层住,我因進不去屋在门口站着,你可别害怕。我想如果是我丈夫,他一定不好意思,并肯定向我道歉“对不起,我忘记告诉你了。”可万万没想到他见到我后恼羞成怒,大声吼,“这大半夜人不人鬼不鬼的站着干吗?”我说,“你忘记告诉我了,咱们不是说好的吗?”这下可不得了,“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没敢反驳,怕吵醒邻居,進屋后他还骂个不断,我当时的气都憋到嗓子眼了,也没敢吱声,就这样我憋了一晚上。

早上起来带着满脸愁容上班了,班里的同事(同修)看见我满脸愁容,问我怎么了,当我告诉他后,他看了看我就说了一句话“你想当一个小女人需要男人来呵护,还是想当大穹的主来呵护众生?”同修的话当时深深的打动了我,就那么一瞬间,我感到自己立刻洪大起来,一切委屈、一切怒、一切的一切随之烟消云散,同时感到自己有责任帮助丈夫从新回到大法中,同时也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这瞬间变化令我感动,感谢同修帮我闯过这一关,感谢同修使我明白大觉者是用慈悲来教化众生的。

二、大法神奇令我感动

我家房子小,买了新衣柜(孩子读书回来衣物没地方放)就放不下原来的写字台,于是打算卖掉写字台,这事由丈夫安排。当晚上回家后,丈夫告诉我写字台卖了,但抽屉里的东西忘拿出来了,叫人一块给拿走了,里面大概有照相机、小磁炉等。看出丈夫很着急,于是我安慰他说:没有问题,那东西是人用的,谁用不是用呢,等咱需要时再买。当时丈夫很感动,说你真变了。等到晚上我仔细的回忆一下,抽屉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因平时我放东西很有序,想起来还有两枚法轮章放在小首饰盒里,也在抽屉里。我想如果有缘人得到,那就是他应该得,如不需要的人得到,就用“搬运功”把他搬回家,于是我告诉丈夫和孩子,“你们给我看着点,如果看到法轮章回来告诉我一声。”

孩子瞪着眼睛看着我,丈夫连忙说不可能,他们要是把法轮章送回来,那别的东西他们还不送,再说他们来时还把我电动车的输电器也给捎走了,这一切一切告诉我法轮章不开能回来,可见他们的思维和我完全不同,其实运用神通平时我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思维。于是我跟丈夫说,大法已开启了我的智慧,我们身在人中,但我们应该动的是神念,我们可以用神通“搬运功”把法轮章搬回家。他们有点半信半疑。

也就是过两三天功夫,当我打开新买的衣柜抽屉时,看见一枚法轮章在那好好的摆着,于是我叫丈夫和孩子过来看,我告诉他们为啥那枚没有回来,就是你俩还有怀疑的心,啥叫信师信法,我认为坚持不懈的恒心就是信,做到就是真信。没过几天另一枚法轮章也回来了,两只法轮章并摆着放在一块,这回我们全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三、在法中升华的快乐

丈夫自从离开法后,大部份时间是在麻将馆度过的,就连大年三十也不例外,开始时是前半夜回家,后发展到后半夜回来,整天看不到人。在这期间我采取过各种措施都无济于事(在这过程中自己承受了很多伤害),无奈心想,我该做的我也都做了,你非要那样生活,那是你的选择,我现在放弃,从此以后,我干我的,你干你的,咱们互不干扰(其实这是自己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没有认清邪恶在毁人)。

有一天晚上,在家看师尊的二零零八年“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当有同修提问题时说,他跟人讲真相,人家不听,那同修说,我不管你了,下地狱你就下地狱吧,师尊讲那是不慈悲。师尊讲的法深深的打动了我。“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慈悲是一种境界,是神永恒的状态,对照自己,我发现自己的心不善,更谈不上慈悲。以前的百般阻拦,虽然有些做法中看上去是在帮助他,其实是苦苦的想使他改变,自己没有修自己,没有从法上真正的得以升华,就象旧宇宙的生命一样,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钻到旧势力的框框里去了。这件事一直得不到解决,原来问题出在自己。

当时我心生一念:用正念神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我要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用我境界中的纯善去化解他思想中的邪恶及不好观念,启发他的善良,唤醒被邪恶迷失的昔日的同修他。我当时立刻拿起大号彩笔,撕下墙上的挂历,在背面写下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大概是:

“人生旅途你玩累了吗?歇一歇听我说几句,我俩皆有缘,不仅是夫妻缘,更重要的是法缘把我们连在一起,我们同发一誓约,来到人间随师正法,兑现自己的誓约,等到法正人间那一天,我们圆满随师还,那时我们谁都找不到谁,相见都很难(因为不同生命有不同的区域),所以我们要珍惜人间的每一天。”

写完后,就把它挂在他住的小屋门上,刚挂好,他就回来了,我看看表是晚十一点四十五分,于是我开始准备发正念,没有和他交流。等到第二天早上,我问他昨天给你写的那几句话你看了吗,有什么体会?他沉默了一下说:“不玩了,真的很累。”丈夫的这种转变是我经过几年无数次的阻拦、无数次的艰辛,都无法使他改变,而这仅仅的几句话就使他转变了,我见证了“善”的强大力量,使不正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任何阻力与不善都会被溶化,任何变异的思想观念都会被纠正。只有我们符合大法,真善忍才能真正的从我们内心发出。

随后我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丈夫也逐渐开始走回修炼的行列中,这使我真正体会到溶于法中、在法中升华的神奇与快乐。

四、正念脱险

在奥运期间,我地区也属于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区,当地有许多协调人被迫害,警察利用消防梯或向屋内放有毒气体绑架大法弟子,给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很大损失,同时给当地证实法的环境带来紧张局面。

记的二月末第一批同修被绑架时,我也是他们要寻找的目标,因当时有师尊的保护,自己整个处于隐形思维状态,所以邪恶找不到我。后来因执著找工作挣钱,不能保证静心学法,叫邪恶钻了空子。在六月中旬早上,邪恶找到我家,我当时在家(因前天又有几名协调人被绑架,所以我请了几天假,准备静心学学法),那天早上丈夫起早去洗澡,等回来时看见我家楼口布满了警察,警车就有两辆。当时我不知道这一切,正在屋里发正念,准备学法。丈夫打电话告诉我,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把这事看太重,这些迫害及他们到我家门口来,我不会感觉和我有什么关系。但这事不能象往常同修的做法一样,马上给同修打电话,通知同修发正念,因为我想到,近期我地同修已承受太多的打击,不能因为我再给我们地区同修带来一片恐慌,这事我自己就能处理了。于是我就告诉我母亲(同修)到我家里来,看看他们走没走,告诉我一声。

这时我就听到他们在敲门,我不理会他们,开始发正念,当时发现自己还真没达到标准,在发正念时不象往常一样那么平静,心随着他们的敲门声在动,我对自己说,你不说你成熟了吗?为什么在这时心在跳,你说你不去感觉这事,这事与我无关,为什么他们在门外那么嚣张,是他们背后有邪恶。我还是稳住自己,发正念清除邪恶,其实那邪恶什么也不是,既然今天来了我就灭了你。不知不觉中自己真感到心跳的地方越来越弱,不过当时感觉到胸前还有一个小东西,没完全消失。

于是我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学法,学法的时候真的静下来了,学了有一会儿,嗨,真的没有敲门声了。但我不知道他们走没走,于是我就从门镜往外看,没有人,我想我得出去,我把第一道门打开,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当准备打第二道门时,我手停住了,别急,先看一看。等一小会儿,发现有一个人影晃了一下,他们没有走,于是我又将门关上,但关门时门发出了声音,当时从门镜看到至少有三个警察,一个靠在左面墙边,另一个从我们楼上下来,还有一个从楼下上楼。不过这事有师父安排,这门声和我家邻居的开门声合在一起,他们判定不是我家的门。我这时笑了笑,原来他们没走,刚才好险呀。这时我就听见我妈说,你们这楼咋了,怎么有这么多警察,你们在干什么?他们开始盘问我妈,因这楼有我亲戚也住这,我妈说找亲戚,后来邻居也出来了说,人家天天上班,你找人家干什么呀,他家现在没人。一会又有人敲门,我能听出这次绝不是警察,果然不是,是我妈,告诉我他们走了。我走出家就打电话告诉我丈夫,他在电话里很激动,祝贺你、祝贺你。过后丈夫告诉我,那天他想,今天你插翅难飞,为你捏一把汗。我和我丈夫及母亲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强大威力。

通过这次法会投稿,不管自己修的好不好,我悟到法会投稿也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每个人在随师正法中,所走的路不同,证实法的过程表现也不同,通过交流,可以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比学比修,修去人心,理性的成熟起来,兑现我们共同誓约。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