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营救我的挚友宋建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读到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的报导《河北宋建国被劫持到内蒙古劳教迫害》一文,我不禁深深的为宋建国的安全担忧。

宋建国是我的挚友与恩人,我对他有很深的了解,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很有善心、很有社会责任感的青年。他很有思想,知识渊博,对朋友非常真诚、友善。我们在1993年就认识了,当时他从河北省三河市委党校停薪留职到北京打工,我在大学里读书。我们初次见面是在我们大学的食堂里,只是谈了几句话,我就深深的被他渊博的知识、独到的见解和平和的音容所感动,他慈眉善目,脸庞宽阔,面带微笑,语调平和。

在其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交流思想,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从哲学到宗教,从传统文化到现代科学,无所不谈。那时我的知识非常狭窄,只是掌握现代科学与现代社会科学的一些理论,而他不但对现代知识、理论了解很多、很深,而且对传统文化,包括易经、儒学,道家文化,佛经等都有很深的了解和思考,他对宗教、气功、修炼和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各种现象也知道的很多,这为我大大的开阔了视野,改变了我狭窄的观念,所以我不但把他当作是我的挚友,也把他当作是我的兄长和良师。

宋建国一直在寻求正派的修炼功法,也多次与我谈到他的修炼愿望,我当时“入世”求名的心还很重,所以还没有萌发修炼的打算,但对他的修炼愿望却是由衷的佩服,心底里认为他的境界真是高,远远超出我的庸俗的思想境界,所以我对他的修炼愿望非常支持。

1993年李洪志老师在北京公安大学办法轮功学习班,宋建国那时已被公司派到苏州工作,当他听到法轮功在北京办班的消息,克服困难,请假回到北京,要参加李大师的传功班。那时正好是暑假,于是我为他提供了同学的宿舍给他住,他参加学习班期间就是住在我的宿舍里。他听课回来后非常高兴,当时就给我讲了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宇宙特性等特点,称赞法轮功真是好功法,并劝我一同修炼。可惜我当时没有下决心,所以错过了参加李大师的传功班。

在其后的时间里,我们保持着友谊和交流,他不断的把他修炼法轮功的体会与受益跟我讲,不断的开阔我的思路,在他的劝说下,我终于放淡了世间的功名利禄,萌发了修炼的愿望,要求他寄法轮功的书给我看。他给我寄来了《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当我读完这两本书,我当即知道这是最好的书,法轮大法是最好的功法,我的观念发生了根本变化。我当时产生了一种想法:此生要完全改变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力量改变我的人生航向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修炼到底的,因为决对不会再有任何道理能如此深而坚定的扎根于我的心底。

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我身受巨大的迫害,但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我与宋建国还通过一两次电话,得知他也受到同样严酷的迫害。几个月之后,在恶警对我抄家时,抄走了宋建国写来的各种信件和我的通信录,同时我也经常处于受绑架和关押之中,我与宋建国的友谊就这样被邪恶势力硬生生的中断了。

在我稍微获得自由的时候,我就上网查找有关宋建国的消息,我从网上得知这些年他受到非常严酷的迫害,我不禁感到非常心痛!这样一个善良的人,这样一位诚挚的朋友,在中国大陆这种变态统治的环境下,竟然遭受这样的不公与迫害。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以他的责任感、以他的知识,他一定能够为社会做出非常大的贡献,可是,他的抱负、他的才华,就这样被中共摧残了。

明慧网的报导来看,宋建国所受到的迫害是相当严重的。作为一个同样受过中共严重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我对中共的极端邪恶本性和残酷手段有着深刻的了解,我真为宋建国的安全担忧。

在此,我呼吁所有得知这一消息的人们关注。我呼吁宋建国的亲人不要受中共邪恶的欺骗,真正害人的是中共,法轮功完全是受冤枉的,你们有宋建国这样一个亲人,那是你们的自豪,我与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在深深的关注着宋建国的安危,你们也不能坐视亲人受迫害而不理。我也呼吁所有的正义人士,如果有条件的,都能向宋建国伸出援手。我也呼吁所有的国际机构和主持正义的各国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关注法轮功广大修炼者正在遭受的严重迫害,关注宋建国正在遭受的严重迫害,营救他,为了他,也为了所有善良的人们。

正在对宋建国执行迫害政策的中共党员和警察们:希望你们能够清醒。这么多年过去了,法轮功的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全世界有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法轮功修炼人群,包括中国的港澳台地区,人们都是自由的修炼并且不断的从法轮功中受益,你们虽然作为中共的党员和警察,也应该知道了这些情况。再有,从法律的角度看,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漏洞百出的,违反法律的,迟早被送上审判台。你们愿意追随他们被送上审判台吗?再从中共的历史上看,被中共利用过的党员、警察甚至高级干部,当中共利用完他们,当中共需要找替罪羊时,也都成了中共的牺牲品。你们冷静下来想一想,就会明白,我们所说的都是真的,也都是为你们好的。

再一次呼吁善良人士起来制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为对一个人的迫害,就是对所有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