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差距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西方人经常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长那么高而老百姓反抗还那么多。反抗多到什么程度呢?新华社下属的《瞭望》新闻周刊引述官方统计说,2006年中国爆发的群体性事件超过9万起,“并一直保持上升势头”。面对“管制危机”,中共媒体上再一次出现了关于“效率和公平哪个优先”的讨论,很多人把“不公平”等同于“贫富差距”,显然这是很不完整的。

其实,特权和既得利益集团,一方面利用他们的“权力”,肆意妄为,视法律为儿戏,维护其贪污腐败、吃喝嫖赌、卖国求荣的“奢侈权利”;另一方面,强行压制普通百姓追求言论和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正义不彰,道德沦丧和不公平——这种“权利差距”,才是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差距。正是“权利差距”的存在,造成了“贫富差距”的不可克服。

在中共党文化的长期影响下,有人用中共的所谓三十年的急功近利的表面橱窗经济发展来掩盖整个社会正义的全面丧失,甚至对这种“权利差距”泰然处之,不但不去反思如何消除“权利差距”,还不自觉的为中共的恶行背书。如果说腐败是经济发展过程中难免的一个阶段性的现象的话(且不论这话对不对),残酷镇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难道也是经济发展中必然出现的一个现象吗?当然不是。既然不是,为什么要用所谓的经济发展来为这场镇压找借口呢?或者说,因为经济有了发展,就对反对这场迫害的行为看不惯呢?要想消除中国社会的“权利差距”,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当务之急。

维护“真善忍”,就是维护基本的道德。想一想,中国面临的那些不公平的社会问题,从根子上讲,是不是都是因为缺失了“真善忍”造成的呢?法轮功是修炼,无意对社会如何,但客观上能起到提升社会道德的作用。对这场迫害漠不关心,其实,长远来说也是对自己的未来漠不关心。

可喜的是,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努力,得到越来越多人民的认可。这些年广泛兴起的民间维权运动,就是中国民众觉醒的好兆头。越来越多的律师公开站出来,维护自己作为律师的基本权利,顶着压力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更让人看到中共在全民反迫害中解体的必然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