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七月份喜得大法的。得法前,一位朋友向我介绍法轮功,我就是不信,三、四个月过后的一天,看到朋友在看《转法轮》,我的灵感来了,心想:一种新生事物,自己要亲自看看,没看怎么知道好不好?不要封闭自己,于是从朋友手里拿来《转法轮》,看完了《论语》,我就觉的里面理论太深奥了,我从来没看这么好的书。当时就向朋友借了这本书,用了几天的工夫,一鼓作气看完了《转法轮》,决定要请宝书认真学,朋友很快给我请了宝书。从那以后我天天学法,以《转法轮》为主,同时看了师父的几本国外讲法。

这样大约半年时间,我从法中认识到学法修心性,炼功吸取宇宙中高能量物质转化本体。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是佛家修炼大法,是即世成佛的功法,我认识到炼功同样重要,于九八年三月份由老同修教我学会炼五套功法。这位老同修听说我要学功,从市里搭车去教我炼功,没在我家吃饭喝水,乘车时我给她买票她都拒绝,当时在常人中是不会有这事的。同修说教功都是义务的,法中规定不收钱、不收礼。同修的言谈举止,让我升起敬仰之心,感到亲切实在,更感到法轮功这是一方净土。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参加集体学法炼功。

修炼前,从外表看我很健壮,但经常腿痛、腰痛、右肩臂痛,从小时候一感冒就咳痰,一年感冒好几次;长大成人后,在坐月子期间,菜里不能放食盐,怕留下咳嗽病。得法前,那时我四十多岁时患重感冒,咳脓性痰、发烧,打青链霉素针八天才好。得法后,刚开始炼功就消业,儿时的中耳炎一下就翻出来了,第一次持续一个多月,耳流脓水,臭味很大,我知道那是消业,师父给净化身体,炼功人没有病,我只用干净棉棒拭干即可。

个人修炼那段时间,时常出现消业现象,如:腿痛、腰痛、肩臂痛,也很严重。腿痛的走路都瘸,儿子叫我到医院拍片看看是不是股骨头坏死。我说不是,过几天就好了。腿痛、腰痛、肩痛、中耳炎反复了好几次。最严重的一次是早上一场小雪过后,我骑自行车去送小孙女上幼儿园,滑倒后把小外孙女从车筐里甩出去,小孙女爬起来就能走路,一点没伤着,是师父保护了她。而我的左脚摔伤了,当时脑子里想没事,起来后我硬撑着去送小孙女,回到儿子家(五楼)里后脚都肿起来了,脚与左小腿前全发青紫色,左小腿也肿了。儿子、媳妇都叫我到医院去拍片,我知道到医院拍片、住院还得花钱、还得累别人。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日”,我坚持不去,在家学法炼功,把左小腿用力搬上,用衣服垫上,用带子绑上炼静功。当天没炼法轮桩法,以后每天炼五套功法、学法、做家务活,一天也没在床上躺。

我向内找,认识到麻烦是自己的心促成。记的那是零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早晨,下了一场小雪,我的家离儿子家有二里地,每天早晨我起来送孙女,而我老伴在床上睡觉,我心里觉的委屈,人心上来了。当时我穿衣服时对老伴说:小孙女应该你接送,她楼上那家就是他爷爷接送的,人家在农村住,八里地的距离,每天接送孙子,风雨不误。从明天开始你去接送。我的语气很重。炼功人有能量,说出的话是起作用的。从我摔倒后,孙女就由老伴接送了。受伤后才悟到自己不应该对老伴那样,修炼人以苦为乐,我吃点苦就受不了了,人在迷中不知因缘关系,也许我今世就得用这种方式来补偿他们;再说一个修炼人在家庭、在社会都得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搞好家庭关系。结果我没做好,摔了个大跟头,不吃这样苦,得吃皮肉苦,叫我从中悟到,从中找出自己的妒嫉心、私心、不善的心等。幸亏我没有把它当作是病,当时摔倒时我心想:没有事。并坚持学法炼功,第六天上午脚脖子肿的鞋拉链都拉不上,下自行车不能左脚先着地,我就骑自行车到大街上发大法真相资料,每天上午出去做我该做的事。我身体无论出现哪难受,我从来没当成病。第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刚之体,没有病,不耽误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很快就好了,恢复正常。

从得法到现在已十二年了,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支针,身体无病一身轻。六十多岁的人身体象四十几岁的一样轻快。这也是我讲真相的实例,用自己的身体证实大法的超常。

从九八年三月份开始炼功,就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早晨三点多钟炼功,麦收时,为照顾农村同修麦收,早晨两点多钟炼功,每逢集市时同修们到集市上集体炼功(前一天选好场地),放着师父教功带,洪法简介、横幅,吸引了很多的人观看,也有很多人得法走進大法修炼中来。

那时辅导站经常组织开法会,我参加了一次大型的炼功法会,在市体育场大约有三、四千名大法学员演炼五套功法,场面很壮观,体育场外围挤满了观众。那时我才炼功一个多月,在家双盘只能盘四十分钟,那天在那个大能量场里我出奇的盘了一个钟头。有一个男同修在家参加几个人炼功,只能单盘,一次参加邻县大型集体炼功没费劲双盘上了,而且也没觉的怎么疼,回来后跟我们说这事。真象师父讲的:“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转法轮》)

参加几次全市法会,同修们在一起分组学法切磋,对整体提高起到了很好的促進。那时公园里、广场上、农村场园里,有很多炼功点,老学员轮换着给新学员纠正炼功动作,真正达到了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二、做好三件事

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通过学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逐渐达到法对自己的要求标准。每天下午、晚上坚持学法到九点五十,周一、三、五下午参加集体学法,早晨三点五十参加全球大法弟子集体炼功。

发正念是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之一,很重要,很神圣,师父把这么神圣的事交给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我们建立威德,所以我从内心重视发正念。全球四个点发正念我必须做到,有时手机铃不响过点我也得补上。下午发四、五点两个点,晚上七、八、九、十正念必须发,全日发八至十次正念。有一次我看师父在广州讲法录像,到下午四点五十,我想不发正念了,接着听师父讲法,这时光盘突然停了,我悟到师父让我发正念,于是马上发五点正念,发完后继续听师父讲法。从此我更重视发正念了。

慈悲的师父说:“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有很多众生还在迷中被谎言毒害着,我真是打心眼里为他们着急。在修好自己的前提下,讲真相救众生。

在讲真相的过程,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我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遇到有信的、有不信的、有讥笑的、有要举报的,有要钱的,有叫买自己东西的,有说大法好愿意三退的,有说谢谢的,有的人说你们真不容易,叫我小心点,别叫坏人看见等等。这真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自己的心性,不气不恼,用慈悲心,无私无我,一切都为众生得救。修去怕心、私心、欢喜心、妒嫉心、修去各种执著心。

讲真相要有正念,要理智、智慧的去讲,根据不同的对像,变换着方法,去打开世人的心结。我是先见了人都主动热情的先打声招呼,这样比较容易讲。这就要修去爱面子、不好意思的心,讲真相救众生这是做着最神圣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呢?不管什么人,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一个人,是被救度的。走街串巷,比较好讲,有时碰到装修房子的,人多而且大都是农村来的,很少见到真相资料。有一次遇到一些泥瓦工,正在往楼上运料,我向前向他们问好,并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都愿意听,我答应给他们送资料,他们说明天再来吧,今天上午我们运完这点料就回家。我答应着骑车子往后走,边走边想这个机会不能错过,明天他们不一定来了。一看表十点半了,好做中午饭了,心想救人要紧,我就快点蹬车子,回家拿了资料,很快给他们送去了,每人一份,他们都很惊喜,连声说:“谢谢”。

有一次在一村里讲真相,遇一中年男子,他很愿意听,并说自己已经三退了,是他的女同学帮他退的。以前这个同学经常送资料给他,二年前,这么好的人被公安抓走了,被劳教了,哎……再也没收到法轮功资料。我给了他一套新唐人新年晚会光盘和小册子,他很高兴说“谢谢”。

在一个屯,碰到一些老人,一男三女,我给他们讲真相,教他们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都跟着念,其中一老妇说记不住,你给我写下来,我回去叫年轻人看看。我给他们写下来了,他们都很高兴。刚走不多远又碰到三个人,两个老太太、一个年轻妇女,我给她们讲完真相刚走了几步,两个老人又叫我回去,多坐回再和她们说几句好话。我就又回去继续给她们讲,看她们都听懂了才离开。众生都等着得救,我不能怠慢。

有一天上午,我在街上给一个退休老人讲真相,当着我的面其人表示相信,我送他光盘他说没机子看。我向前大约走了三十米,遇到一同修,正说着话,突然一辆警车直奔而来,在我面前停下车,下来五、六个警察上来翻我车筐里的布兜,内有光盘、小册子、钱包,不由分说他们强把我绑架上车,另一同修走脱。当时我正念很强,求师父加持,我要讲真相救他们,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黑手、共产邪灵、乱神烂鬼,这些可怜的生命也是为大法来的,不准众生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我是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的。我对他们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修‘真善忍’的,你们应该去管那些偷、抢、砸的坏人,不要管我们这些好人”。一警察说:你是被人举报了,刚才你看见车旁边那个老头了吧。我想这是用这种方式叫我来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来的,我把其看成是好事,讲完真相我就回家了。

到了派出所,一警察叫我上西二间,我便向人们讲真相;又一警察叫我到最西间,我又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警察又叫我到中间,而后又叫我到东间,那天四间房都有不少人:民事纠纷、打架的、很多人,我到哪间都讲真相。最后,东间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大法弟子。”他说,怎么叫这个名?我说这是宇宙中最神圣的名字。一看我的钱是真相币,问哪里来的?我说买菜找回来的,真相币是救人的。光盘里是什么内容?是救人的真相,你们拿回家看看就知道了。然后叫我填表、签名,我一概不配合。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一路上讲着真相回到家里。

这件事被儿子听到了,他心里害怕了,下午把我送到乡下亲戚家里,并叫我在那里待到北京奥运结束再回家。我想这样不对劲,我要走师父安排的道路,坚决不做旧势力、邪恶高兴的事。我要回到自己的家里,那就是我做好三件事的地方。邪的、恶的,应该怕正的、善的。住了两宿,我就回到自己的家里,继续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而且更加精進了。

在过去九年中,法轮功学员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同样遭到多次的强行洗脑、三次拘留、一次两年非法劳教。我内心一直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是真的、是正的。在劳教所里被迫害时违心的写了三书,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假转化是常人的狡猾心里,神不会那样做的。被迫害期间,我天天背《论语》、《洪吟》等。是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呵护我、鼓励我。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弥补的机会,我跌倒了爬起来,走好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