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 做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但是一个很不精進的弟子,从内心深处都觉的很惭愧,见到师父的法像和同修时,都觉的汗颜,觉的自己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伟大而神圣的称号!在艰难的走过这风风雨雨的正法十年,我还是深有体会的,在看了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后,我受到鼓励和启发,于是决心提起笔来向师父汇报。

一、只要真修,师父就在身边

我是一个执著心很重的人,一九九八年与单位脱岗后,就一直在外漂泊谋生。二零零五年,慈悲的师父用常人的形式安排我回到单位工作。从此我有了一个宽松、稳定的修炼环境。在宽松的环境里,我凡重的人心再加上常人的熏染,与兰草结下深深的缘,并投入资金种植兰草。当时我对兰草执著的不行,到了一时间见不到兰草心里就发慌的地步!根本也静不下心来学法、修炼。我在社会上还结识了许多种兰草的朋友,说话、做事都离不了兰草,仿佛给吸進了“兰草热”的漩涡。我搞来了栽培兰草的书籍、资料细心的研究起来,占用了我大量的时间;而在修炼方面,却渐渐的淡漠了,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而不自知。

一天,我正在专心的研读有关兰草的书时,不经意一抬头,却看见墙上显现出“禁止”的红色字样!我立刻意识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阻止我继续下滑。静下心来,我想起师父在书中讲到:“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我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新的认识。我知道自己错了,回到单位上班,本是师父给我开创的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在修炼好自己的同时,去圆容好单位与周围环境里的众生。从大法弟子身上展现出大法的美好,是来证实大法、救度有缘的众生的,这是师父寄予我们的重任;而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可我却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辜负了师父的厚望,危险啊!明白了这层法理后,在慈悲伟大师父的点化下,我才能从强大的执著中挣脱出来,从根本上去掉了这强大的执著。

邪党“奥运”前夕,有两位同修的笔记本电脑出了故障,同修请我带给懂技术的同修处理。在路上,我默默的请师尊加持,小心翼翼的骑着自行车前行,可中途我的自行车车筐突然翻了个底朝天,框里的两台笔记本电脑重重摔在水泥路面上,我觉的好心疼,同时耳边响起了师父的话:“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心想我们的法器是超常的,有师父的保护,决不会有任何问题。我坚定这一念。修好车筐后,我匆忙赶到同修家中告诉了他。插上电源、一通电,一切正常!仔细观察,这两台电脑就连表面也没有任何擦痕。同修连连称奇,这就是师父的洪恩和大法的神圣!

二、向内找,是开启真修之门的金钥匙

向内找,是师父赋予我们大法弟子在修炼中的法宝。在修炼过程中、在应用“向内找”的法理时,我感触颇多,在此略举几例。

㈠修理机器前,先向内找自己。去年夏天,自己的一台佳能4200打印机,原本运行正常,由于我干事心太强,嫌它太慢了,就想,这月领了工资,就买台更快的4500!终于,“4500”买来了,回到家中当时正接近下午六点,我草草的发了正念,就赶快安装、投入使用,一看效果挺不错,心里甚是欢喜;可运行没多久,它就闪起黄灯,不工作了!我没多想,就凭着平日里积累的一点小经验,开始对它進“修理”了。摆弄了几个小时,依然不动、黄灯闪个不停。我急忙把它包装好,准备让同修送省城维修站去修。第二天同修来了,建议我静下心来,并和我一道学法、交流;同修直言不讳的指出是我心性上的问题,毛病不在机器本身。我在学法、向内找中意识到,是自己学法不到位,心生浮躁,还有贪心和欢喜心、干事心等诸多执著心在做怪。问题找到了,结果一开机,一切又正常了!直至今日也没有任何毛病(其实我使用它的频率也是很高的)。我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正法使用的一切设备、物品都是我们的法器,它们都是有灵性的生命体,是受我们主体所主宰、制约的。我们自身的状态与法器的状态是直接相通的,当我们处于修炼人的纯正状态时,一切都会正常而有序。当机器出现问题时,一定是我们修炼状态出问题了!这时,不管再忙,不管有多少正法中的事情亟待解决,也得首先静下心来学法,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它。此时只要你诚心向内找,师父一定会点化的,很快症结就会暴露出来。一切归正之后,你再去开动机器,就会事半功倍。

㈡我们单位由于工作需要,向社会招聘两名临时工。我想正好可以善用这机会,来帮助生活困难的同修。于是我介绍了两位同修来上班。同事和经理都知道她们也是大法弟子,对她们也不错;可近一年来,同事们和经理开始在我耳边提及她们的不是,觉的她们的工作责任心不强、懒散。我也有同感。于是我多次主动和她们单独交流,有时我们三人在一起沟通,结果却无济于事。她们好象都习以为常了。我开始埋怨她们不争气,觉的她们把这环境给搞砸了,怨这怨那,直盯着同修的不足,心里总也放不下……。这时,另有同修提醒我找自己。我静下心来,回顾自己这些年在工作、修炼上的一些事情,才猛然发现,同修的不足表现的根子却在我这里:表面上看,是同修工作不负责任、应付了事;而我自从回到单位上班后,就经常迟到、不守时,为了小集体的利益、创收,不为他人考虑,在工作上就是个不太负责任的人!这违背了大法的要求---“做事先考虑别人”的法理。当今社会,世风日下,单位人浮于事中,人人都是这样工作的,我也随波逐流,不知不觉中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作为大法弟子,在工作中也应该是好典范,怎能用滑下来后的世俗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当我找到根源后,再和同修切磋时,她俩也通过学法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持续一长段时间的问题就这样终于得到解决。

㈢随着正法的推進,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了,旧势力更是在另外空间虎视眈眈。我们不正的一思一念,都会给旧势力留下迫害我们的借口。在我们地区,常有外地同修来办事,住旅馆不太方便,我就在单位租了一小间房,用以给同修提供方便,同时也可存放一些大法用的物品。

邪党“奥运”前夕,我到甲同修家中去,她告诉我,她把那小屋的钥匙给了本地一位正被国安特务监视的乙同修,乙为了避开监视,就在那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本地邪恶十分猖獗,前后有二十多位同修被抓,大型资料点被破坏,机器设备和大量的耗材被抢劫一空,给我们地区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同修们人心浮动。正当此情形,我担心乙同修会带来不安全因素,心中对甲同修顿起埋怨之心,我说话时也怒气冲冲、失去了理智(其实是自己起了怕心而不自觉);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抓住这机会钻空子:当天深夜,乙同修的妻子丙同修,带着几名警察直奔小屋来找她丈夫(中午她单独来找过,乙同修已经离开了,这她是知道的)。

原来她家中来了“六一零”、国安、乡镇干部等二十多人,逼着丙同修将她丈夫找出来,丙同修在不清醒中照做了。就在当天,我单位的客户又被盗,损失惨重,给单位也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我认为这也是丙同修带来的不好的场。那几天,明显感到单位的每层楼都有人在监视,我也处于被监视之中。国安找到我们的局领导,要求每天上、下午都向他们汇报我的行踪。我周围的环境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了,这时我都还没想起向内找,还在怨恨丙同修给我带来了这魔难,对其蔑视与怨恨之心油然而生,甚至有时我会越想越气,难以自控,每当有同修要我向内找我都不太服气。那几天,我反复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在讲法中,师父语重心长的反复强调“向内找”,于是我终于又静下心来找自己,找出了一大堆常人心。先是找到了怨恨心,再纵深挖下去,表面上自己是怕给整体带来损失,其实埋藏很深的是一颗为私为我的怕心。怕什么呢?怕暴露、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和损失。找到后,我决心去掉它!在此同时,我明白了,抱着这些常人式的怨气和指责不放,决不可能生出修炼人的慈善之心;对甲同修的埋怨,招致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把丙同修迫害出糊涂的表现,明明知道她丈夫不在小屋,却偏要把警察带过去,这才是导致这一难真正的原因所在,根还是在自己这儿啊!

心静下来了,我想起了狱中的同修在面对残酷迫害他们的恶警时,仍然慈悲以对,无怨无恨的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这真令我相形惭愧!我们是一起从上界下走、助师正法、兑现誓约的同路人,都是师父的弟子,应该相互包容、理解、互补,决没任何理由去指责别人;哪怕是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中神志不清、没守住心性,作为其他同修都应该以洪大的慈悲对待、包容、感化、正念加持,帮他(她)从新回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来,共同完成我们史前的大愿。

师父的法中所说的“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在我脑中久久浮现,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一下子,我感到心态祥和了,正念升了起来,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邪恶之场荡然无存了;邪恶布控的眼线也不见了,环境又变的轻松祥和起来。我又想起了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此时,我从心底升起了对师尊的无限感激,感觉自己沐浴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之中。

不由自主的,我盘起腿,开始立掌发正念,念力是那么集中而强大,身体感觉是那么飘然,天目中出现一只巨大的黑鹰,从我们单位这座高楼上飞起,巨大的黑鹰背上附着着许多气球般的血红色的圆球,在我强大的念力“灭”中,彻底解体了。至此,单位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与祥和。

以上是自己在修炼中的一些粗浅认识。首先感谢师父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学习和交流的平台,提高与升华的机会。第一次写法会交流稿,敬请师尊指正,敬请同修们指正。

向伟大慈悲的师尊合十!
向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