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法会已经第五届了,很惭愧我还没投过一次稿。看同修们的心得交流稿,感到同修们对法的领悟、认识很好,证实法与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也做的好。比起这些同修来,我看到了我的差距,没有同修那么精進,因而每当提笔写了几句又搁下笔,以没时间和没突出事迹为借口而不能完成稿件。其实这背后也有一颗懒惰的心。看明慧文章汇编《请同修重视法会投稿》后,深受触动。作为大法弟子,师父带着我们在正法修炼路上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们理应写出自己修炼的体会,向师尊交卷。这里,我写出这些年我修炼的心路历程的主要部份,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喜得大法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喜得大法。得法前,在我心里一直有一种想学一门能够对身心都有益的好气功的愿望。在寻找中误学过不好的假气功,学一阵后我对这功法很失望。这时我有幸从一个熟人那里借到两本大法书《转法轮》和《精進要旨》。我用几天时间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和《精進要旨》,我觉的说得太好了!我打听到哪家书店有大法书卖后,就去把全套大法书籍请回了家。

我在机关工作,长期看到的都是套话空话连篇、华而不实的党文化文章。当时我对大法认识还只在感性上。《转法轮》的文笔让我觉的耳目一新,感觉象是一位慈悲的智者在对我侃侃而谈,字里行间透着真挚、幽默。我用几天时间看完了全套大法书籍,并在家照着《大圆满法》学着炼功。不久找到了本地公园的炼功点,从此溶入了同修的集体学法、炼功和洪法。那段时间真是非常可喜的。

在恶浪中坚定正念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政权,开动整个国家机器,铺开了对修炼真、善、忍的上亿法轮功学员的全面镇压、迫害,电视、报纸等媒体连月的对大法与大法修炼群众诽谤攻击、狂轰滥炸,一时间浊浪滔天。那段时间,我常常整晚睡不着觉,眼泪不断的涌,心里不断的问:这个政府怎么了?那些党和国家领导人怎能这样对待这些自觉做好人和高尚的人的民众啊?!我把大法教人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的真相与修大法有利于提高人的身心健康,有利于社会道德回升的实例讲给单位领导与同事。当时单位一领导为了他的官职紧跟邪党,在职工会上搞「揭批」,要我交出大法书,并把我修大法的情况上报(他现已死于癌症)。我抱定无论如何不能交书的心,就说,我的书自己处理,心里想我的处理就是不交。现在来看是在用人心和他玩语言游戏,没有做到堂堂正正抵制。他说:大法敛财,你那书买的很贵吧。我这下就对全体职工说大法的书籍价格很低,价值却很高。而单位在市委购的学习资料很薄一本就是几十元。当时我心里对自己说,无论怎样我要守住正念,决不给大法抹黑。

因当时对大法的认识还没完全升华到理性。在不清楚「四•二五」大法弟子北京和平上访真相的情况下,在面对各方面的压力下,曾经对修炼有所动摇。就想暂时不炼,过段时间再看。我把这一想法在电话里对外地的叔娘(同修)说了,她说:「你要想好,这不是普通的气功。一旦放弃,你可能以后会后悔。你要多学法。」同修的话给了我鼓励,我想我不能放弃,本来我心里深处就不愿放弃。在严酷的环境下,我不断的更加认真的学法,对大法的认识也由感性逐渐的向理性升华。一天晚上,当我因大法蒙难而心里难过的睡不着觉时,忽然耳里听到了清晰的大法炼功音乐,心里立刻就不难过了,感到安慰。当时我想,这半夜的谁在炼功?音乐声放这么大不怕被邪恶迫害吗。我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探身向外听,外面静悄悄什么声音也没有。回到床上躺下耳里又听到了清晰的大法炼功音乐,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一定要坚定的修炼下去。

后来,在师父的关怀下,大法弟子的网站明慧网建起了。通过明慧资料我了解了「四•二五」大法弟子北京和平上访真相的情况。在中共诬陷、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卑鄙的手法中,使我逐渐的看清了中共的邪恶面目。师父传给我们的是佛法真理。连真、善、忍都不承认、都要打击迫害的,这个党能是什么呢?!通过事实证明与我的思考,我心中得出了结论:这个党是邪恶的!由于我经过自己反复的思考后及早的认清了中共邪党,在《九评共产党》——这一有神加持的历史文献刚出来,我就没有任何观念障碍的积极去发送《九评》。

正法修炼中去除执著心

在邪恶迫害的严峻环境下,在逆境中,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了九年。回望我这九年走过的路,我感到十分荣幸。是因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是因我们与正法同在,是因在这史无前例的正法修炼中使我们放弃了很多执著,去掉不好的人心,在大法中得以升华。同时我也有惭愧,比起很多勇猛精進的同修,我走的步履姗姗。一些执著心长期不去或去的不彻底。如争斗心、向外求的心等,这些长期不去的执著心不仅阻碍了我提高层次,也影响了我助师救度世人和众生。这里,主要讲一讲我在去执著心体会较深的事例。

长期以来,我有一个最大的执著心:就是执著别人的执著,眼睛老是看别人(主要是同修)的不足。当我看到乙同修和丙同修的言行不在法上,不象修炼人的所为。多次给其指出,她们都还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时,心里就不舒服,就有了看不起她们的心理。举一事例:我们的真相资料点是我与甲同修、乙同修三人组成,为一百多名同修提供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因她们俩不会电脑,上网、下载、刻录光盘都是我做,购买耗材与操作打印也主要是我,她们主要协助打印、装订和传送资料。在做资料时,由于乙同修有时不太配合,还经常聊些无关的话题,我就心里不高兴,以不客气的语气给乙同修指出,她不服我说的,还表示她只愿做到这个成度。她把对我的有意见与丙同修谈(丙同修没有参与做资料,我也没让她知道我在做资料),然后她又对我说:「丙同修看不惯你,说你就是说大话。」对她们的所为,我心里有些愤愤不平:就想我还在上班,周末都用于忙做资料,晚上又要上网发传递来的「三退」声明,连学法的时间都不够。而你们的时间那么宽松(她俩都是失业在家),却不愿意多付出,这像是大法弟子吗?越想心里越过不去,人心被带动起来,在矛盾中忘了向内找。致使我们之间就有了隔阂,这已经影响了我们做资料。那段时间,打印机也经常出故障。我意识到了这个状态不对头,这样下去会被邪恶钻空子,也做不好事。

我想,师父讲给我们的法理告诉我们不论做什么事都应是修炼人在做;修炼的人遇到矛盾都应向内找。向内找,我开始审视自己。我发现了我在指出同修的言行不在法上时,自认为是在帮助同修,其实含有不好的人心,就是显示心、争斗心和为自己多付出而不平的心。没有体现大法修炼者的真、善、忍来,自己的言行不也是不在法上吗。再说做真相资料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是我们的使命,是正法修炼的一部份。做我该做的,我不应与同修计较。找出这些执著后,修正了自己,矛盾有所缓解,资料点运作也较顺了。可是当我又听到同修说话不符合法理,或当大家商量有关大法工作事项时同修完全用人的办法来决定,我就又会否定她的做法。同修也不太接受,我想在法理上我就要坚持,这也是为大法负责。这样我与那俩位同修的矛盾始终没得到彻底解决。

看了明慧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对我有所启发,我知道了我的表面问题就是执著别人的执著。但怎么去还是没彻底去掉,它还在,我为不能去除它而苦恼。这时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光盘出来了。我接着看了三遍,我感到师父语气沉重而严肃,就象是在对我说。听着师父讲法我直想哭,眼里一直含着泪水。我想,我修的太差劲了,愧对师父的苦度。但是不论我们怎样不精進,师父都慈悲的对我们,不愿丢下一个弟子。而我在对待法理不清的同修是心里看不起她们,说出话也含着刺激别人。我在心里对师父发誓,我一定要去掉这个执著,否则我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使我长期不去的这个执著根源,我要挖出它。在一次打坐中,我忽然一下意识到了我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的背后是一颗执著自我的心。在我指正别人和坚持自认正确的言行时,把自己置于正确者的位置,似乎真理在握,这已经不对头了。顺着深查下去,执著自我实质是为私的派生,这就是根。找到了这个根,我顿感轻松,就象卸下了一个大包袱。这个「私」是万恶之源,是旧宇宙变异生命的特征。我们大法弟子是走向新宇宙的未来的佛道神,我们应该有决心,也必须彻底脱去这个「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悟到了这些,我就为同修着想,我知道乙同修家里经济较困难,她要照顾上高中的女儿,又想去找份工作。我看她想退出资料点而又不好直说,就对她说:你女儿读书需要钱,你去工作是应当的,你若没时间就可不来做好了,我们能够做的过来。她忙说好吧。后在忙不过来时又有一位同修加入到资料点来。现在我们的资料点稳健的运行着。

我还有较多的执著心没去彻底,如面对面的向世人讲真相还做的很欠缺,被怕心、顾虑心等人心阻碍着。我一定在修炼中去掉这些障碍我精進的执著。

谢谢师尊!谢谢明慧网站的同修们为大陆大法弟子交流的辛勤付出!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