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自在无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在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启事发表的那天,我就看到了通知,但是总觉的修炼的路自己走的实在是平淡,所以没有动笔,一晃截止日期快到,觉的时间如一瞬,而自己走到今天,实属法之威力,修炼人的一条路是法理的一种展现方式,所以此刻我应圆容与法,执笔写下自己在修炼与正法路上的心得。

一、缘到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二》〈神路难〉)

九七年时在大叔家无意翻到师尊的《精進要旨》,没看内容,只是被师尊的神圣法像所震撼,说不清是什么,但是法像深深的打在了我的脑海中,至今还记得当时的那种感触。随后就是一晃一年多过去了,直到九八年底我才有幸真正的接触到法,也是在大叔家,大哥(叔叔家的儿子)给我们全家介绍着大法的美好,当我看见书中的法像时也打开了一年前的那种震撼,抱着好奇我走進了大法。

对法的学习上我只是保持在一天一小节的進度上,对动作也是停在一周做一遍的程度上,当时我在初中二年级读书。也许我的状态就是师尊所言的带修不修。对时间的不珍惜如今都觉惭愧。一切看似平凡之中却是久远的期盼与等待,无明的自己却哪知师尊太多的操劳。“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与谁 更寒在高处”(《洪吟》〈高处不胜寒〉)。如今读之,泪水不停的眼中打转。

二、应劫

九九年“七·二零”随父母干完农活晚上回家看到了电视台的新闻诽谤,我没有任何心灵的震撼,有的也许只是惊奇,就没别的想法了。尽管自己是闭着修的,但自己的一些超常经历使我对法心怀敬仰。在学大法之前我因流感引起的肺结核在学法后没多久不见了,从修炼开始我连感冒都没得过。还有一次帮三叔盖房子时,刚架上去的水桶粗的梁掉下来砸在我的头上没有任何伤害,只听见响亮的“铛”声。我从师尊在《转法轮》举的例子中我明白是师尊保护着我。在正法路上还有太多太多的超常经历,如今都变得模糊了,一切皆化作回归志。随后的一年中,周围的五位同修上京上访被邪恶半路拦截劳教,在劳教所迫害一年。别的同修便主动配合邪恶或不敢看书。就这样我失去了与其他同修的联系,一切都没了音信,唯有那漫天的邪恶在猖狂。当时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那些学的很不错的同修却放弃了。

在迫害发生后,周围的同修都被邪恶上了黑名单,父亲当时因感文革再现,所以当时藏了所有的大法书籍,也阻挡住了我因冲动随同修到派出所去报名的做法。就这样我幸免了日后的邪恶抓捕。对所发生的迫害我没有看到自己的使命,当时也许太多的只是一片茫然。但我没有放弃看书学法修心,家里的大法书籍大家公学的变成了我一人专学的。当时我在学习师尊《精進要旨二》〈大曝光〉时,我被师尊的所言震撼,师尊就在九六年讲了。随后也逐渐的看到了师尊的新讲法,我也便逐渐的从迷茫中走出,开始了正法路。

三、考验

能否对法坚定首先是我的一大考验。在初三时,那年正是周围的同修被邪恶劳教的时期,我在班里讲真相被同学举报,班主任要求父亲带我回家,父亲给我两条路,读书或退学去讲真相。我知道两者选择任何一个都是达不到标准的,因为师尊留下的修炼形式不是后者,这是邪恶的强加,但当时由于自己悟性的限制没能从根子上否定邪恶,我选择了后者。父亲将我带回家,知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和言温语的哄我写一份不再讲真相的保证,因当时基于回校接触世人,所以我保证了不再在当时所在的班里讲真相。尽管这不是大错,但这是对邪恶的配合。也是修者的污点。“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因为在我后来的讲真相中也出现过类似的干扰,主要的根源就在我这次的保证上,因为旧势力因此抓住了把柄而不断的行恶。不过也正是我在这次的选择从而破除了学习与修炼的关系。

高三时,一次在讲真相时由于心态的不平静没有及时的在法中归正,被邪恶钻了空子,同学举报了我,教师找上门要求父母不许我在学校读书,父母为了让我放弃修炼,母亲跪着求我,父亲哭着求我,那种人心的难割,人情的难放使我左右为难,但明白的一面在告诉我不能配合邪恶。人都在迷中,表面的协同他们只能加大他们的罪业,修炼的事情怎能让别人说了算。所以面对他们的行为我流着泪警告自己不能前功尽弃,人想怎样就随他们吧,我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当我坚定正念不动时,父母屈服了,从那之后不再干涉我修炼。我也真正的领略到了师尊讲的“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对亲情的心也不再是我修炼路上的干扰了。在家呆了一周后,我回校了,我没有接受班主任与级主任的要求,他们让我在家学习几个月,到时参加高考就是了,我知道这是邪恶乘机行恶,家里哪是学习的环境,成绩考不好,他们将会嫁祸大法的。有同修也说班主任不让你到校,你去了谁要你啊?我看到同修与家人都是站在接受邪恶的角度上看待这一切,只要不是师尊说的,就不是一定了的,所以我不接受邪恶的这一切。当我正念坚定后,我决定回校。

回校的那天早晨的经历也验证了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在远处我看见班主任已站在教室门口,我没有任何杂念,我一直向教室走去,班主任刚用手揭起门帘打算進教室时,他看见了我,象定住了,站着不动。整个情形好似他在欢迎我的到来,他给我让开了门,手还在揭着门帘。我堂堂正正的進了教室。我知道这绝非巧合,是师尊对弟子的鼓励。后来我去找班主任,我还没开口他就先说了:“没别的事,你去好好读书吧!”当时我心中对法对师的那种神圣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如今还历历在目。在一次次的邪恶的考验中,我坚信师尊,坚信法,每当我困惑时,我就想起师尊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当然了,能够做好这一切,和我们每个人、与每个大法弟子的自身的修炼、自身的提高那是分不开的,所以无论怎么遭受迫害,在困难的情况下,大家都能够坚持修炼、坚持学法,能够清醒自己。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所有打不开的心结在学法时全部溶化了。

四、转折

修炼状态的一次转变是在上了大学,即零六年。由于环境的转换,使我一时碰不到同修,也无法接触师尊的经文与讲法,手里只有一本《转法轮》。没多久在一次带包上图书馆时,包又被小偷拿去了,书也因此被偷走了。接着我便陷入一种苦不堪言的状态,觉的自己什么也没有了,正念也不足了。还好,学校里也有一位一块来的同修,是我堂姐。我们就轮看一本书。尽管这样,但是对为何丢书的那种痛苦的搜索不明,是从未有过的。半夜常在心痛中醒来,我在思索为何将最珍贵的东西丢了,是自己哪里漏洞太大造成这般后果。好不容易熬到放假,家里的同修帮我找了本《转法轮》,拿着书我感觉心中有底了,但是学法还是没有多大改观。一天一节,动作很少炼的。

第二学期,同样的事又出现了,我又丢书了。是在上完自习装书时漏掉了。后来知道被打扫卫生的拿去了,我去要,正念不足,使我在对他们讲真相时险些被恶人送向保卫处,当时在师尊的保护下才逃脱的。这次心里的苦楚胜于上次,我在不断的想着自己修的这么差,一次又一次的,是自己不够修的资格了吧。这个结我一直没打开,只是在后来的修炼中变的不再清晰了而已。其实写到这个份上,此刻一下子看到的根子所在。对法不能理性的认识,将法当作生命的保护伞这是一颗什么样的心啊?此心扎的太深太深,旧势力的迫害都到这个份上了,却没能让我惊醒,这与宗教的人士维护宗教形式而不知真修有何区别呢?学法是为了提高的,可我却在好久的时间里停在对法的感性认识上,旧的势力也因此找到借口,想通过这个方面将我修炼的意志消弱。它们一次次的安排却未能得逞。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时常上网,在不停的找着,看是否能碰到同修,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我在网上乱转时碰到了一位同修,同时也是那天我在网上无意间找到了破网软件。我明白这是师尊慈悲的点化。这位同修的理智,祥和,宽容使我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我开始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也抓紧学法。我突然发现自己修了快十年了,却是哪么的不理智,对法一直停在一种感恩戴德的状态。我能走到此刻,师尊得付出了多少啊?我开始不断的反思内修学法,与此同时,有好多的东西也在一层层的突破,一层层的超越,我不断的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也真正的觉悟到修炼之真意,一次次的震撼在超越中。法理的深奥与圆容使我真正的体悟到自己的使命与佛法的无边。也许对于我真正的理性此刻才开始。

五、回归

回头看,十年如一瞬。每次的提高都是溶在法中,使我在佛光的普照中沐浴。如今不断的归正,使我很多时候处在一种平和自在之中。觉法之洪大精深无边。师恩浩荡,唯是不断精進才不愧救度。自觉同化圆容的法理。“大法在魔难中圆满了一切的时候,迫害大法的邪恶都将结束。”(《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方知自己使命之重。助师正法。正念正行。

在文中有不对之处,愿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