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假我 返还真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得法前的我性格内向,自我封闭,不爱与人交往;没有主见,胆小怕事,犹豫不决,敏感而又自卑;向往美好感情,如黛玉般多愁善感;体弱多病,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结婚后丈夫又不顾家,父母很为我的未来担忧。幸运的是在邪恶迫害最猖獗的时候,我有缘走入大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成为了令宇宙众生都为之羡慕的生命。从此,我走上了师尊所安排的返本归真的道路。在这过程中,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不断的识别旧势力所安排的由人念、人心构成的假「我」,走上了返还由修炼人的正念、神念所构成的真「我」的道路。

没有主见、不敢承担、依赖别人,那不是真我

曾经的我,为了买一条丝巾也要问姐姐买哪一种颜色的、什么款式的。什么都没有主见,得法后这种情况得到归正。

(一)
刚刚得法时,当地主要的修炼者,包括站长和辅导员,都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邪恶非法关押,姐姐对我说:「你先看看某某某(辅导员,姐姐认识)她们以后还修不修,你再决定修不修。」我坚决的、毫不犹豫的告诉姐姐,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修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一定要修。生生世世的寻觅与等待,就在等着大法、等待大法的开传,终于盼到了,怎么会放弃呢?也许是平生第一次我有了自己的主见。

(二)
几年前,由于做资料的同修遭邪恶迫害,我们当地连一个上网点都没有,同修的「严正声明」要拿到外地去发给明慧,资料要到外地去取,许多同修连《明慧周刊》都看不上。当地急需建立资料点。人念告诉我:别人不去做,你也不要去做,那么多老学员都没去做,比你有能力的同修有的是,再说你也没电脑,丈夫同意买吗?电脑可以让某某(一个亲戚)去买,打印机谁买呢?(那时候,打印机还不象现在这么普及。)即使买来打印机你也不会用呀!正念告诉我:去掉依赖别人的心,是你应该有所承担的时候了。因为大法给予我的太多了:得法前那个体弱多病的我已不复存在,现在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个多愁善感的我不存在了,大法使我的心中充满光明;那个自我封闭的我不存在了,真诚面对每一个人……难道我要做只从大法中索取,而不想付出的人吗?那不是真「我」,真正的「我」应该是大法需要我就去做。

正念战胜了人心,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买电脑,做资料。一切慈悲的师父都会为我们解决,我们只需有这颗心。就在我决定做资料后,那么「巧」,很短的时间内,电脑、打印机到位,我甚至根本没有去操持,都是送上门来的:我心目中「抠门」的丈夫自己张罗并掏钱买来电脑,外地同修给送来了打印机并简单教给了我怎样打印明慧周刊……一直到今天,一切都在正常的运转着。而我先天的那种性格使我更能耐住寂寞,更有利于安全。

怕心不是真「我」

(一)
师父讲过在人民币上写真相的法后,写、花真相币的过程也是一个去怕心的过程。开始胆胆突突的,怕被人发现,但既然师父肯定了就要去做。最早由于心不稳,一次只花一张,越不稳,越被发现,但对方发现后也没说什么,后来就越来心里越有根儿了,师父肯定的事,我怕什么呢?也敢花多张了,心里也平静了,象花普通的钱一样,哪天如果没带写有真相的钱,尽量就什么也不买。开始出于怕心字写的草,后来在师父的点悟下也写的端正、清楚、工整。(茫茫人海,我写的一张很潦草的真相币却又流传到我的手上,真相字句被人划掉,加上了脏话,促使我警醒,向内找,使自己在此方面得以归正。)回过头看当初的那种怕,真的不是自己,做最正的事怕什么呢?一旦突破它,它就什么也不是了。现在我怀着救度众生的心,认真的写好每一张真相币,以平稳的心态理智的去花真相币,比如,买菜尽量去不同的摊位等等。如果哪位同修到现在还没有去花,你可一定要行动起来呀。在花真相币上我也感到了修炼其实并不难,我们只需有这颗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二)
做资料是如此神圣的事,可我却是用人心在做,那种「怕」的物质还在我的空间场里存在,心中不安、不稳,招致假相出现,和我有相关的常人遇到麻烦,可能牵连到我,我陷入恐惧,没有了正念,一周的真相资料没做,什么都收起来了,结果在下班途中被汽车门撞到、摔破了胳膊,促使自己加强学法并向内找,意识到太危险了,是自己把自己陷于危险,那件事发生在亲戚身上,却是针对我的心来的,我有怕心,邪恶就借机来考验我。师父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邪恶的处理根本就是错的,亲戚明白真相,帮助大法弟子,应该得福报,怎么会遇到那样的麻烦呢?发正念,清除迫害亲戚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旧势力,清除通过迫害他来干扰我修炼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旧势力,……认识到了,情况马上就出现了转机,一切都解决了,就在我悟到亲戚不应该遭遇此类麻烦的当天下午,他那就没事了,我这儿自然也没事了。

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怕」呢?「怕」是真「我」吗?不是的。那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是不承认的。我是师尊的大法徒,宇宙中谁也动不了我的师父,我在助师正法,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又敢动我呢?我怕什么呢?我要「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走好、走正我的修炼路。

对他人的「怨」不是真我

经常的,「怨」会返出来,「怨」同修、家人、同事甚至路人。

(一)
当看到同修拿来的三退单分类不清或书写不清楚、有我不认识而字典又查不到的字、名单里的名字重复或起的不合适,当那些不合格的严正声明传到我手里,比如太简单或未用真名,当身边同修有能力却不去承担一些事,或者当同修的做法不符合我的观念等,这时「怨」会冒出来。向内找自己,怕麻烦的心,不够宽容,慈悲心不够。师父度我们多难哪,而我做这么点事就怨,自己好多地方都没有做好,比如贪图安逸、享受等。可我分明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直在管着我。上述问题的存在,自己不也有责任吗?不是也没和同修沟通好吗?随着向内找,「怨」也就消失了。

(二)
怨丈夫对我不好,不管家里,不给钱,不按时回家。丈夫还未修炼,常人不都在苦中吗?不去帮他走正路,反而「怨」他,是真我吗?不修口,甚至还和别人说丈夫怎么怎么不好,有时说出很重的话(说完我就后悔,马上发正念否定了)修炼的人说的话都带能量的,我不加大了丈夫的难了吗?和孩子也说丈夫的种种不好,这哪象修炼人呢?师父讲过修炼人和常人有矛盾百分之百是修炼人的错,「怨」肯定是不对了。再找自己,自己有时忙起来就不爱做家务,对丈夫也不太关心,自己首先没做好,怎么能「怨」丈夫呢?试着改变自己,用真「我」去对待丈夫,更多的去关心丈夫,而不是去怀疑他在外面怎样怎样。想起和孩子的一段对话,晚饭丈夫没及时回来,餐桌上给丈夫留了一些好吃的,孩子说:「妈,你对我爸好,他也不会对咱们好的。」我告诉孩子:「他对咱们不好,咱们就对他不好,咱不就和他一样了吗?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再说了,咱们若是为了他对咱们好,才对他好,那不是有求吗?也不对吧。」孩子是自己的影子,从孩子的话中也能看到自己对丈夫有许多不合适的地方。人和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是复杂的,也许欠人家的,现在结帐呢,这不是好事吗?

(三)
在单位,同事哪句话说的不合自己的想法,「怨」也会出来,在街上哪个路人挡了自己的路或拐弯不打手势等也会「怨」。向内找自己,「怨」同事是因为自己有怕人说的心,是必须要修去的。另外潜意识中也是因为对同事工作出色的妒嫉而生出的「怨」。「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自己做到慈悲了吗?别人的不对不正好给了自己提高的机会吗?不正是针对自己的什么心来的吗?修炼人不执著于世间的得失,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要慈悲的对待众生。如果还去「怨」他人,那离修炼人的境界相差多远哪!那也不是真「我」。真的「我」把一切坏事当成好事。师父已经讲了大觉者应有的状态:「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所以我们这些未来的觉者,用真「我」宽容的去对待他人,「怨」也就不存在了,一切也就顺应了。

执著于亲情,那不是真我

在丈夫那失落的感情,在孩子这弥补。修炼前孩子是我生命的寄托和全部。有一次孩子生病,发烧二十天不退,我的体重由一百多斤急减到八十多斤,每天都吃不下饭。修炼后师父的法使我豁然开朗:「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执著这个东西,你根本修炼不了,所以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执著于亲情,那不是真「我」,为情活着,那不是修炼人,在师父洪大法理的启悟下,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很重的情,对孩子依旧好,但不执著,告诉他大法,现在孩子也和我一块学法,遇到问题知道向内找,成为了同化法的生命。

色欲之心不是真「我」

在和丈夫的关系上我不断的过关,反复的在过,魔难感觉越来越大。在和同修交流后,同修帮我分析,我对丈夫的那些怀疑都是假相,是演化的,要我好好向内找,跳出来,别陷在里边。向内找?在和丈夫的关系上我真的没有好好的向内找过,只是怨自己碰上这样一个「特殊」的人,从没想过自己哪里不对。

多愁善感、依赖、性格内向的我从小便向往人间的温情,爱看很多常人那种爱的死去活来的小说和电视剧,梦想着能找一个「白马王子」,象一棵大树一样可以依靠。虽然没有找到体贴的丈夫,但我对丈夫的情很重,情中含着怨与不满。

由于自身的这些因素及各种其它因素的影响,让人难以启齿的肮脏的色欲之心时不时的会返上来,色欲之心是修炼中很大的漏,旧势力会因此而给我们制造麻烦,我们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也必须修去此肮脏的心,否则没有什么圆满可谈。由情而生的嫉妒使自己怀疑丈夫对自己不忠,导致假相不断出现,象真的一样,再加上色欲之心没去净,使自己非常的不理智,差一点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冷静下来,发现自己有如此之多的肮脏的心,为私为我。我现在已能分清它们不是真「我」,我发正念加以清除,并请师尊加持弟子。我要做纯净的修炼人,那些肮脏的东西不属于我,我不承认。当我真正的分清并发出坚定的一念“我一定要去除色欲之心,去除妒嫉,无论发生什么也阻挡不了我返本归真的道路”,那些假相没有再出现。

自责的心,那不是真「我」

以前的我,由于自卑而很自责,做错了什么,一味的内疚,不知道从新做好。我们还在人中修,修炼中肯定使有时能做好有时会做不太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师父告诉我们: 「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法坚定了我的正信,让我分清那种一味的懊悔、自责不是真「我」,那是情的表现,那是私。比如,如果我们起来晚了,错过了发正念的时间,赶紧去干该干的事,不要干其它的事也没劲了,而一错再错。我们没有时间沉浸在懊悔里,因为那是于事无补的,只能是听师父的话,快去做好以后的事。当然我们需要向内找,为的是去掉执著,做的更好。

以上就自己去除执著的过程和同修進行交流,向师尊做汇报。当然,还有许多执著,如执著名利的心,好面子把执著藏起的心、欢喜心等许多心还需要修去,就是以上的一些执著也有的还没有彻底的修去。但我相信,大法已经使我脱胎换骨,一切不足都将在法中归正。是师尊和大法,给我指明了前行的路,让我能不断的识别假「我」,找到真「我」,风雨中不迷航。

师恩难报,感谢师父给予的所有!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