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央政策好”这道迷魂纱(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接前文)

四、“民生政策”落实效果到底如何?

大陆媒体报道说“民生问题”年年成为中共“两会”不变的中心议题,新华网“网民关注的‘两会’热点问题”调查显示,“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这新的“三座大山”分别以76%、65%和50%的得票率位居前列(2007年2月28日《中国证券报》)。这本身就说明,民生政策的效果是多么有限,根本不能治本,所以年年是焦点,年年是问题。

拿大家目前最关心的食品安全来说,中共狠抓食品安全的政策一大堆,大会小会开了无数,可是越抓毒食品越多。2007年因出口美国的宠物的三聚氰胺问题,中共发动了一场持续4个月的食品安全检测运动,从中央到地方,层层设立了专门的办公室,副总理当组长,各地省长、市长、县长全体出动,轰轰烈烈走了一把过场。结果呢,美国宠物食品也许安全了,可是,中国的婴儿奶粉却变成了毒奶粉。中共把国家体制搞腐败了,把人心搞堕落了,中共自己就是这一切的毒源,幻想中共从根本上改善民生,怎么可能呢!

1.所谓取消农业税

取消农业税,媒体一炒作,很多非农人口都以为中国农民大翻身,走在了致富的大道上。不错,取消农业税后农民能够得到一些好处,但对于解决“三农问题”(指农业、农村、农民),简直是杯水车薪。

取消了农业税,当地财政少了一块,那就会刺激更多的“乱收费”。抓计划生育的,就等人家生下来再去罚款;抓扫黄的,就故意设套抓嫖客创收;抓火葬的,就等农民土葬后再上门执法收钱。其实,农业税本来就不是农民负担中最重的一项。在我国很多农村地区,当地政府在几年前就已经减免了当地贫困农民的农业税,或者是贫困农民因为太贫困,根本无钱交纳农业税。不少极度贫困农民已经停止交纳农业税有多年。但是,他们的贫穷问题根本没有能解决。而且政府放纵农业生产物资价格高涨,这一减一增,有的农民甚至比过去收入更少了。政府还从农业生产物资生产商和销售商那里多收税收,实际上是将农业税转化为工商业税。

中共总是每出台一个什么“政策”,就炒作的山呼海叫的,意不在落实,而在给自己造势。

2.所谓减免学杂费

也是宣传得轰轰烈烈,以为中共把教育难题解决了。其实,对于如何定义“杂费”,很难有标准。不少学校还是变相创收。校服费、保险费、取暖费、卫生费、体检费,还有试卷费、活动费、择校费,集资费、重修费、补考费……五花八门的收费,学习不好的还要交“补课费”。

事实上,1986年4月我国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也就是说适龄的“儿童和少年”必须接受9年的义务教育。目前全球190多个国家中已有170多个实现了免费义务教育。连北朝鲜早就实行了。中共居然在所谓的经济奇迹20多年之后,才把义务教育重新提出来。而且即使目前,义务教育普及和巩固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即使不要学杂费了,还出现大量辍学现象。

据教育部部长周济说:许多农村学校实验仪器和图书严重匮乏,开不齐国家规定课程,达不到教学的基本要求。学生寄宿设施更是严重短缺,许多地方农村学校常常是一间宿舍住几十个孩子、一张床挤几个孩子。许多学校防火等安全设施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存在比较严重的安全、卫生隐患。农村初中大班超额现象相当普遍,学生上课十分拥挤,严重影响学生身心健康和教学活动发展。全国农村初中辍学率达到3.55%,其中西部地区农村高达4.64%。据教育部对60个县初中学生辍学情况的监测显示,一些县初中辍学率高于7%,个别县甚至达到10%左右。

中共对教育投入太少,怎么可能踏踏实实的解决教育问题呢?

3.所谓医改新政和全民医保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中科院调查报告);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约为500亿元。

比起特权阶层来,普通老百姓就很惨了,“看病难,看病贵”成为三座大山之首。于是,政府搞医改,改来改去,大家都感叹“医改为什么这么难”。原因很多,单看看官、商、医勾结,权钱交易的一个具体例子,就知道为什么这么难。正常情况下一个新药从研发—评审—临床—批准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而在中国这种研、审、批的时间可以缩短到几十天,原因就是评审专家成了药厂开发的高薪顾问,权威高官当上了坐地分钱的“参谋”,老药翻新,旧药新装成了药厂公开的秘密。

“全民医保”当然好,但中共愿意拿出多少钱来帮助百姓呢?目前中国实行的农村合作医疗就因为投入不足,非常脆弱,再要政府全面承担公共卫生及全民基本医疗,难度会相当大。人多资源少,全民医保肯定会导致病人排队等待数月数年的现象。在一个体制腐败和道德堕落的国度,有权有势有钱有门路的人,总能在排队中优先得到服务,而普通百姓就只好等死了。

政府投入不多,还被层层贪污拐骗。“杭州警方破获4500多万元的骗购医保用药大案”,“宁夏查处内外勾结挪用医保资金3200多万元大案”等等,看看这个社会到处都是的蛀虫,就可知道在中国要想实施医改和医保的任务多么艰巨。

在社会发展过程中,让谁做出最大的利益牺牲?中共的利益规则是让弱者更多为社会发展做出牺牲。怎样使用公共卫生资源能产生最大的效益?中共选择了城市利益优先于农村。在医疗资源短缺的背景下,谁可优先享有?中共让有权有势的优势群体优先享有成为一种下意识的选择。

4.所谓全民社保

被称为“救命钱”的社保,这几年曝光出来的腐败案层出不穷。举几个典型案例。比如,2006年的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目前已知的涉案人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上海市宝山区区长秦裕,上海市社会保障局局长祝均一,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等。该案涉及社保基金32亿元。“社保基金为何大案频发”,一度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看看媒体报道的标题,“陕西汉中查处社保金大案 一批官员被处分和撤职”,“浙江金华爆数亿元社保金大案 常务副市长被双规”,“辽宁爆社保大案 地方官员挪用农村千万养老基金”……这些是被曝光的,没有被曝光的就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了。

老百姓自己的钱,自己都没有办法监督,这不悲哀吗?

5.“民生政策”的欺骗性

中国面临的各种社会问题,常常错综复杂,加上这些年体制的制度性腐败和社会道德诚信的普遍堕落,要解决起来非常困难。何况中共还左右手互相掣肘,效果大打折扣。就本质来说,中共出台的这些民生政策本身只是针对那个领域的庞大问题的一个小小措施而已。但是,经过中共媒体的主旋律宣传,很多人自然的就以为政府解决了这些复杂的民生问题,从而生出了对共产党的幻想。回想当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时代,觉得很荒唐;其实,多少年,回想今天人们对共产党关注民生构建和谐社会的幻想,一样会觉得很荒唐。

衡量民生政策的效果,有一个指标,就是这个社会的“和谐程度”。新华社下属的《瞭望》新闻周刊最新一期引述政府统计说,2006年中国爆发的群体性事件超过9万起,“并一直保持上升势头”。报道以瓮安事件为典型,称无论从参与人数、持续时间、冲突剧烈程度、造成的影响,瓮安事件揭露了“社会底层积累的民怨不容小视”。

中共左手给出“好政策”,右手拿出“坏政策”,老问题解决不了,新问题更是层出不穷,社会矛盾肯定越来越大。所以,看见共产党左手的“好政策”时,千万别被迷惑,一定要盯住共产党那只肮脏邪恶的右手在干什么。

五、如何看待迟到的“民生政策”

中共在一片“盛世”的喧哗中,陡然发现几大民生问题“教育、就业、分配、社保、医疗、安定、公正”等已经严重恶化到威胁到中共的统治基础了。民生问题如此恶化,要是放到西方国家,这个政府早就被轰下台了,哪里还轮到中共用“民生牌”给自己涂脂抹粉呢?

不过很多人认为,迟到的“好政策”总比没有好吧?不管怎样,民生政策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内,总是会有一些效果,社会矛盾能得到一些缓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对共产党说三道四吗?

大概是中国人民被中共强权压制惯了,太容易满足于眼前的小恩小惠,不知道自己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权利,而且不敢想象没有共产党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不为短期的蝇头小利所动,着眼于保障自己和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第一,民生问题是共产党造成的,应该由共产党来承担责任,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中共说改革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必须牺牲一代人,所以就让几千万老工人下岗。湖南下岗工人陈洪直气壮地质问当权者:“计划经济不是我们所创造,共产主义也不是我们的发明。要付代价,首先就要让中共付代价。要下岗,首先就应该让中共下岗。凭什么要老百姓做牺牲?”遗憾的是,大多数中国人在中共的欺骗宣传和暴力高压下,习惯性的认为老百姓就是该为共产党买单。

第二,不要被“民生政策”的短期效应所迷惑,不要感恩戴德误认为共产党有希望。

现在共产党一打“民生牌”,人民就感恩戴德,这可说是典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一道景观。政府是人民纳的税养活的,世界上除了少数共产专制国家外,哪个国家不是把打理民生当作政府的基本职责?而中共左手祭出“民生政策”,右手却对“落实政策”的举措横加阻拦,这又是一道“中国特色”。如果老百姓因为中共左手的姿态,而对中共大唱赞歌,认为共产党在改变,放任中共右手的流氓行为,到头来,吃亏的还是我们老百姓。几十年前共产党就喊出了“为人民服务”,可是,为什么几十年后的民生问题仍象“三座大山”一样压得人民喘不过气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共利用媒体宣传,让它的“好政策”一次一次的给人民以希望,对共产党报以希望,而让人民放弃了对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媒体自由和信仰自由的追求,要知道正是这些自由才能保障“好政策”的落实。共产党宣传“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可是却给老百姓强制洗脑,总是把希望放在了共产党这个邪恶的“救世主”身上。

历朝历代的皇权甚至民国政府,老百姓都有相当的言论和信仰自由。我们这里要的是让老百姓有联合起来监督政府的自由,自己修身养性的自由。

第三,不要满足于“有一点效果”,不要等待中共施舍,要敢于维护自己的权利。

一个政策,表面效果加上一言堂媒体主旋律的宣传,就能为中共买来“执政合法性”,让人觉得共产党还是代表人民的。可是,中共的政策是运动式的,运动是一阵风,风头过去了,就又没事了。何况在法不治众,不捞白不捞的心态之下,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敢于顶风作案。中共为了应付危机,不断出台政策,但是,并没有为保障这些政策的贯彻执行从体制上有所作为,还是那一套腐败官僚、没有制衡的体制,制定政策、执行政策和监督政策的还是一家人,还是党委书记这个一把手说了算,不管多好的政策,怎么可能有真正的、长远的效果呢?

如果老百姓只是被动的接受中共的“民生政策”,这样的政策即使走错了路,也不能及时得到纠正,就一定要等到另一个社会危机再次形成的时候,才有可能引起关注,就进入了又一轮新的“民生政策”出台,再次效果不佳,再次出现新的问题……我们的社会必定陷入一个越来越窄的死循环之中。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