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中央政策好”这道迷魂纱(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接前文)

六、中共真的关心“民生”吗

民怨沸腾时,中共还是害怕的,怕它的统治地位不稳定。出台“民生政策”,也是为了安抚人心,根本目的还是维护统治。实际上,中共的世界观——无神论加暴力哲学——对生命是不重视的(当然它自己的命除外)。所以,即使财政收入高速增长,关系到民生的投入却捉襟见肘,中共并不是真的关心“民生”。

所有的“民生政策”都是要花钱的,虽然这些钱会被层层贪污,“民生政策”面临的困境还是政府投入严重不足,投入不足还被层层贪污挪用,“民生政策”落实的处境就更让人担忧了。

《经济学人》2006年版的便携本《数据中的世界》列出一组统计数据。以教育投资在GDP中所占的比例计算,中国仅为2.1%,比不上印度的4.1%,巴西的4.3%。

有人说,如果教育是国家的根本和未来,为什么不能先拨出10%的钱给教育不就好了吗?是啊,为什么这个最重要的项目,反而这么难得到钱呢?很简单,因为分配钱的人,不这么想,他有太多的其他地方需要钱了,而且是刚性的,是砍不下来的。

中共用于基本民生的投入占GDP的比例属于世界最低之一,而豪华项目开支则高居全球首位。2004年的数据估计,全国公款吃喝3700亿元,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境旅游2400亿元,公款赌资外流2000亿元,仅这几项开支合计就是12086亿元。而当年的财政收入是26396.47亿元。这些年下来,人的贪心越来越大,公款消费是越来越膨胀。中国的行政成本(包括上面列举的公款消费)占财政收入的比例,1978年为4%,2006年上升为24%,高居世界第一,大约是日本的十倍。

掌握财政分配大权的人,不是那些住不起房的人,不是那些看不起病的人,不是那些上不起学的人,他们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怎么可能砍掉他们自己的待遇呢?让一个坐奥迪的官员,自己说改坐国产的奇瑞,有多大可能?很可能他要改坐奔驰。据说,上海公务员有什么住房补贴,北京的公务员有什么小汽车补贴,为什么这种明显不合理的政策很容易出台,而给农村拨点钱建几所小学,就难于登天呢?就是因为掌握钱的、分配钱的、享受分配成果的是同一伙人,在没有监督制衡的情况下,政策向自己倾斜是必然的。

海外的人常不理解一件事,为什么中国会发生拖欠民工工资的事,民工很廉价的,没有多少工钱,承包商富的流油,搞的都是豪华工程,投资很多的,为什么就不能付给农民工工钱,让他们能回个老家,过个安稳年呢?还有,搞拆迁的,都是巨大投资,建豪华公寓商厦,怎么就不能合理的补偿人家呢?为什么要逼得人去用汽油自焚,去天安门跳金水桥呢?

其实,这些同共产党财政以百分之三十几增长,却拿不出钱去解决民生问题是同样的道理。这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世道。

七、“坏政策”是如何得到保障的

“好政策”的实施缺乏体制的保证,可是,中共的“坏政策”的实施却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执行管理机制,左右手配合默契,这就是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决定的。比如,中共迫害法轮功,从上到下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宣传,司法、立法、执法机构的全力践踏法律,军、警、特务、外交、学校、单位、街道等等各行各业,方方面面全部都调动起来,数年不断的残酷迫害法轮功。谁迫害不力,就株连打击。

中共造成了太多的社会不公,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不允许律师为受害者辩护。首先是不让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后来是不让律师给汶川地震失去孩子的家长辩护,最近的是不让律师给被有毒奶粉受害者家庭辩护。有良心站出来的律师,要受到中共施加的各种压力,或者被强行解聘,或者遭人身安全威胁。全国有一百多位律师愿意为有毒奶粉受害家长提供义务法律咨询,但是中共政府官员给这些律师施压,让他们不要接受任何案子。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高智晟律师,他本人和他的妻子女儿经历了中共的长期骚扰、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目前下落不明。

这就是说,中共这个体制对于干好事只能走过场,干坏事却是踏踏实实的。这个机制从根本上就偏离了为民的基点,它是一个邪恶的体制。

八、要敢于维护自己的权利

“争取自己的权利”,这在西方社会是天经地义的事,是谓“天赋人权”。就是在中国古代,“拦轿喊冤”也是弱势群体无所畏惧的维权行动,更有大勇之人“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相反,倒是今天,被中共强权打断了脊梁骨的中国人民,对于“维护自己的权利”谈虎色变了。什么这是搞政治啦,这是鸡蛋碰石头啦,什么慢慢来共产党自己会变好啦等等各种各样的借口,充斥人们的思想。遇到邪恶的领导人,不敢去维护自己的权利;遇到亲民的领导人,又说不用去维护自己的权利。很多人不但自己害怕维护权利,还对敢于维护自己权利的人冷嘲热讽,甚至落井下石(这时好象有了无穷的勇气)。

历史走到今天,我们中国人一定要抬起头来,抹去心中对共产党的恐惧心理。人生是短暂的,我们没有理由牺牲一代人,二代人,把希望寄托在幻想上。我们放弃维权,就是在把苦难传递给我们的子孙。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就是在维护我们子孙的正当权利。留给子孙再多的金钱财富,不如留给他们做人的自由和尊严。

在维权的道路上,任何人都不是孤立的。法轮功学员自1999年7月以来面对残酷镇压和漫天诽谤,坚韧不拔的一直在和平理性的讲真相反迫害,他们的行动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们明白真相,加入到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行列中来。中共不允许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可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律师,包括高智晟、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郭飞雄、李苏滨、温海波、韩志广,王永航等等大陆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看起来这些律师是在维护法轮功学员的权利。可是,如果律师不能替受害者打官司,那还叫什么律师呢?哪里还有律师的尊严呢?为别人说话,就是为他们自己说话。这些为法轮功学员维权的律师,何尝不是在维护他们自己作为一个律师的基本权利呢?

现在不是人民害怕共产党,而是共产党害怕人民的时代。

九、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嘴上。

当有人说党的“民生政策”如何如何,对党感恩戴德的时候,你告诉他,中共的左手给出“好政策”,比左手厉害无数倍的右手却在钳制言论和媒体自由,压制司法独立,禁止信仰自由,阻止农民和工人联合起来维护权利。一句话,右手在阻止“好政策”落到实处。

当有人说亲民领袖如何感动了他,而让他对党充满希望时,你告诉他,不要把对个人的拥戴爱屋及乌到对党的幻想。在中共的体制下,事实一再证明,个人根本不能起什么大的作用。党性高于人性,共产党不解体,再亲民的领导人也做不出实质性的结果。

当有人用中共的谎言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的时候,你告诉他,就算不同意法轮功的观点,也要维护法轮功学员说话和信仰的权利。你告诉他,对自己不认同的什么事,就默认对其赶尽杀绝的做法到头来害的是自己。你告诉他, 中国社会的腐败来自道德的堕落,诚信的丧失。“真善忍”对中华民族的道德复兴有着多么重要的作用。

当有人用民主,用稳定,用国情来为共产党开脱的时候,你告诉他,老百姓不是要让共产党做什么,而是要让共产党不做什么。给人民自由不需要投票,也不需要金钱的投入,只是让共产党停止作恶。古代皇帝和国民政府都能做到的言论、媒体和信仰自由,共产党为什么做不到?

当有人给你《九评共产党》时,不要认为那是在参与政治。让人们认清共产党的起源、历史和本质,是我们这个时代每个中国人的使命。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谈论根除腐败和恢复道德诚信,没有实质性意义。解体共产党是其他一切复兴中华民族之大业的最根本的基点。

当有人劝你退出共产党、团、队时,不要再犹豫。你告诉自己,退了吧!相信自己,社会没有因为你退了党而动乱,相反,让人类看到,多了一颗摆脱共产邪教的心灵。

希望本文能够帮助读者认清“中央的政策是好的”这个迷惑大众的口号,勇敢的加入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行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