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生活中的不幸,使我历尽艰难和坎坷。然而我又是幸运的,我成了一名大法弟子,并遵循师父的安排,走出了自己的修炼路。

一、苦中喜得大法

三十来岁上,妻子过世,我独自带着幼小的孩子,和广大的中国农民一样在贫困中煎熬着。到了九六年底,我的身体支撑不下去了,翻身也翻不了,走路也直不起腰来。不能劳动怎么生活呀,孩子又小,又没有妈妈,我可怎么办呢?没有出头之日啊……有什么办法能摆脱这种困境呢?我在无奈和忧伤中度日如年。

一天,我想到姑姑家去。姑姑家离我家有八、九十里路,我硬撑着身体去了。在姑姑家见到了我哥。哥哥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没念几天书,识字不多,但大多数的字都能认下来。当看到第二页时,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

但是我真是什么都没想,只管去修。就在这几天中,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多年的病全好了。伴着滚滚的热泪,我知道,我获得了新的生命。

二、扎实修炼的两年

又过了一两个月,我到城里租了房子给人打工。一边干零活,一边看点书。一回碰到一个老头,老头看见我看书就说:“这书好哇,学吧!”事后一想,这老头保证是炼功的,我就按照老头的特征逢人就问,谁都说不知道这个老人。到了晚上,老头来了,我喜出望外,老头带我到公园炼功点和他家的学法小组,原来这老头是辅导员。

刚开始看《转法轮》时最多只能看两页,再看就闹心、呕吐,后来能看三页、四页。因为业力太大,师父一遍遍加持我。书中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师父说没问题,那就没问题。我能吃苦,我不怕苦。刚开始打坐,第一天45分钟,第二天、第三天1个小时,第四天腿肿的很粗很粗的,床也上不去了。我心想,这根本难不住我,我一定能突破这一关。因为白天打工,我只能利用早晚的时间,晚上10点多钟学法回来炼静功;凌晨3点左右起床再炼静功,然后参加早上的集体炼功。每天睡觉4个小时左右,天天这样坚持不懈,处处按大法的要求提高心性。

约半年左右,一天炼功,如一道闪电“咔”一下,我的后脑巨震,脑骨(应该是玉枕穴)开了。一天抱轮,看到一番景象,心想这怎么不是我呆的地方呢?炼静功也是一样,非常好的地方。啊,我明白了,这是另外空间。还有一天炼静功,一个长的和我一样的人靠在门框上笑着看我炼功。我想,我确实在这炼功呢,这是怎么回事?噢,他是我的副元神。凡是书中写的功中出现的状态,在我这里一一出现,包括大周天的情况。所以我的信心非常坚定。

师父在《论语》中第一句话就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这些法一开始我就记在脑子里,我想,我一定把心摆正,放下所有的人心不怕苦,用心去一句一句的认真学好法。我真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一直坚持每天3点钟起床,打坐由原来的一小时增加到两小时再增加到每天两三次。就这样两年过去了,虽然只有两年,却为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六年打工艰辛路

和广大中国农民一样,我也离家在外打工,可是我的打工之路是不同寻常的。在师父的精心安排、呵护下,我走过了非常艰辛的六年的修炼路。在这其中,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得到了很好的锤炼,在我的修炼试卷上写下了不寻常的答案。

1、一天也不能离开法

99年2月底,数千里之外的亲友来信,让我到她那去工作。那里是非常偏僻的山区,在山上干活,住在亲友家里。刚开始晚上看书亲友不管,后来就不让了,说费电不许开灯。毕竟是亲友,不是自己家,那就不能开灯了。可是我怎么学法呀。我就把书揣在怀里,干活时快干、多干,说上厕所,去哪个山坡就能看一会法。最起码一天还能去两三趟厕所,其余时间抓紧干活。一天晚上,我看见从一户人家透出一点微弱的光亮,我赶快把书拿出来借着这个亮光看,这样我的学法问题解决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管怎样,学法一天没耽误,干活时就背《洪吟》,从前背到后、从后背到前……一天在山上干活时,从我眼睛打出去两个大法轮,我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一次工作中不慎,拽东西时,钢丝绳“啪”的一下弹到我眼睛上,把眼睛打伤了。当时,热乎乎的鲜血从眼睛里往外流,血打湿了衣服。我捂着眼睛到亲友家,直接到下屋,把血衣服藏起来。这时,亲友看见,吓坏了,非要叫我上医院。我说什么也不去,他们没办法就去医院拿回一大把药,一手拿水一手拿药,直接送到我嘴里。当着她们的面,我把水咽下去,等她们出去我把药吐出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学法5天,眼睛看东西有影了,后来不知不觉中恢复正常。

时隔不久,我亲友对我说:“听说你在山上炼功,可不能炼哪,国家不让炼,会牵连我们的。”其实,这时就是“七·二零”了,但我消息闭塞,不知道,也接触不到别的大法弟子。可是我就是不能停,照样3点钟起床炼动功静功,半夜借着那户人家的灯光学法。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没间断过一天,学法、炼功、修心性,一直坚持着,又是一年半过去了。

2、证实大法,提高心性,归正自己

2000年9月14日,经朋友介绍,我去了另一个公司打工,还在同一个地区。首先遇到的困难是:集体宿舍,人多复杂,无法学法炼功。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好不容易得正法了,今天不修更待何时?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的最扎实。”“作为一个真正能够下决心修炼的人,我说反倒是好事。”

确实是这样,这四年是我证实法的时期,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能因为自己的行为使大法受到影响。因为这里没有人学法,我要冲破一切困难。我的动功静功只能在外面炼,这时我对自己有个要求:无论什么天气都要坚持。风天、雪天、环境怎么恶劣,也动不了我的心。在大雪很厚的时候,我就动手扫开一个小场地,铺个小垫、棉裤一脱、拦腰一围、上面盖件衣服就打坐了。学法还是老办法,书在怀里揣着,以上厕所为名就能看上几段,师父的话句句打入我心。在这期间,工作中有好几次危险,都是九死一生,在师父的保护下,全都安然无恙。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技术上突破,公司沾了大法的光,效益也好起来。很快我做了后勤主管工作,公司所有的开销都由我来管。这时,对我的名、利、色心的考验接踵而来。

首先,买东西的店主来了,带我去洗澡,我就跟去了。到那一看,不对劲,这哪是洗澡?小姐就在两边站着,只要你看哪个小姐一眼,这个小姐就要陪你洗澡了。当我识破后,厉声拒绝。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和他们一样,他们怎么做我管不了,社会都这样了,但我可绝对不行!当我把人打发走之后,衣服还没脱完,又来一个比前一个漂亮的,被我彻底拒绝。这方面他们死心了,没法入手了。在钱、帐的管理上,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笔笔有帐、一清如水。有人想办法拉拢我想得点实惠,我也不上当,处处按照法的要求做。名利色都不动,引起了周围人对我的怨恨“不信你是个石头人,查账!”这样,查账开始了,组织人查了三天,从早到晚没查出什么来。说“不彻底”又重新查,怎么使劲也没查出来毛病。后来董事长对我亲友说:“你亲戚这个人,是个啥人呢?”我亲友说:“他无所求,他炼法轮功,做好人的。”就这样,公司一年到头走马灯似的换人,只有我一个人不换。

这段时间,是非不断,我不动心。因为别人在我这捞不到好处,就说我的不是。串通来串通去,最后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把我送進去。公司经理也听信了,决定请我吃顿“鸿门宴”。筵席上,经理开场就讲:“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的。”他说:“法轮功可是国家禁止的。”我说:法轮功太好了,就讲了如何如何好……这时师父加持我,真是正邪大战。经理说:“法轮功反党”,我说:“共产党也得允许人说话,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们说法轮功不好,就拿我做例子,说说我们炼法轮功的哪里不好吧!”这一下,没人吱声了,那时真是正气凛然,压倒一切。他们没办法,不了了之。

同样一件事情,别人干完了就邀功请赏;我付出努力却没有奖金。我知道这是考验,不动心。因为有师父和大法的指导,我的心性得到了极快的升华。每天都有人监视我,我也没断了一天学法炼功,他们睡觉时,我就出去炼功;他们翻我东西、找证据,大法书我就在怀里揣着。硬的不行他们来软的了,一天我的亲友来说:“外面风声很紧,把书暂时给我保管,对你好。”我把书给他了,他拿走了。等我送他回来一看,书还在我这放着。我非常激动,是师父一天都不让我停下学法啊!

过大年,我回家乡,从同修那里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更增加了我精進的信心。返程途中,我带着大量真相资料,上车时包裹都要查的,就是不查我。在火车上我睡着了,4个小偷轮番拉我的拉链想拿内衣里的钱,可是谁也拿不走。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保护,这样的事情很多。

四、回家乡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2005年回家乡给儿子操办婚礼,我哥问我:“有个蛋糕店你干不干?”我说行,学了蛋糕制作技术就可以开业了。刚干了一天半,一看不行,这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耽误我做三件事啊。我找我哥说不干了,我哥说:“这钱刚给人家,不干也没办法。”我急了,求师父:“师父啊,帮帮弟子,我不能干这个,没法做证实大法的事了,请师父帮弟子安排吧。”就这样,不多日子,店就顺利兑出去了。我选择了另外的职业,能糊口就行,把精力全放在做三件事上。

1、组建学法小组

紧接着,我赶上了一个协调人的会议。在会上,我得知当地目前的情况:有的同修因病业过世了;有的在病业之中;有的走不出来;有的协调人说话也不在法上。讨论完我就说:“这些问题普遍是人的观念太强,法理不清,造成旧势力迫害。最主要是缺乏整体学法环境,解决的办法是,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形成整体。”我提议赶快组建学法小组,每个协调人都把周边的同修组织起来,按片划分,成立5、6个学法小组。同修之间有什么事,都按照大法要求的解决。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 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样我们抱着必成的信心,克服了许多困难。同修与同修之间、协调人与协调人之间、协调人与同修之间的事情都从法理上认识。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解决了真相资料、刻录光盘等实际问题,真正的做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而且同修中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有发资料的,有到边远地区发资料救度众生的,达到了每组都能走出去做三件事的良好状况。

2、修炼中的不足

在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中,我的很多人心暴露出来了,显示心、妒嫉心、骄傲心、证实自己的心、私心、听不進批评的心都出来了。一次我哥说给我弄点煤取暖,为这他找我两次我都没要。后来我侄女来了说:“给你弄的东西你不要,天天在煤场放着,咋回事啊,别人不怀疑吗?”我想别给人家找麻烦,就弄回来取暖用了。结果我发烧,烧得不行,昏昏沉沉中听师父的讲法。师父说一句我跟着说一句,听了4盘也没好。我开始检查我自己,当我找到了为私的执着后,从头顶直到脚“刷”的一下,身上不好的东西不见了,身体一切正常。只剩两腿往下有两处鸡蛋大小的地方流脓淌水,在往外排,过些天也好了。从此以后,我就更加注意找自己,这成了我每天睡前的必修课了。

3、帮助特殊的大法弟子走出困境

近一年多来,也是师父的安排,不断把不同类型的被干扰的弟子送到我跟前来。这些学员在旧势力的迫害和操控之下,有的已经把握不住自己。例如:一位60多岁的老同修,早期得法,后来不学了,一蹶不振。旧势力告诉她说“活着有啥劲,上吊挺好的。你要不会,我教你系扣,可好学了”等等。既然师父安排这个学员到我这来了,我就用法打开她的心结、用法引导她、归正她的思想、加强她的正念、让她在魔难中看到希望。最后摆脱了控制,现在三件事做的非常好。

还有一个50多岁的女同修,2002年得法。由于得法前的特殊原因,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她得法几天后,邪魔干扰她,体重猛增,肚子很大。她非常想做好,其他同修也帮助她发正念,但是她法理不清一直没有進展,她哭着找到我。对此同修不光要震慑迫害她的邪恶,还要在法理上给予帮助,加持她的正念,清理她整个空间场等。我建议在她家安排每周两天的小组集体学法。因为我离她家很远,白天我又要工作,只好安排在晚上。她丈夫是常人,只有我们两个不行,不能给大法带来任何不好。这时,干扰很大,协调人找我不让我管,我哥也不让我管,我站在法上,一一打退了。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修被毁掉,找不到其他同修,我可犯愁了。多苦多难也没难倒我,这天我流泪了,我对师父说:“师父,您帮帮弟子吧。”当天下午就来了两名同修,就这样,我们的学法小组成立了。在这期间,师父给我强大的正念和智慧,面对邪恶的各种花招各个击破,挽救了这个同修和她的家庭。现在这个同修也做的很好,每天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这一切都来源于大法和我们最慈悲的师父,这些年在证实大法中,我心里非常充实,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欣慰。

五、溶于法中

十一年来,我没有因为任何原因不学法炼功。2007年一天,晚上6点出去做真相凌晨3点回来,回来打坐时,我看见自己是一个宇宙,是透明的,我的本体坐在最中间也是透明的。我一直看了两三分钟。我深知,我的这一切,包含着多少师父付出的心血与承受,也正是这些,激励着我勇往直前。

同修们,我们将進入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无比辉煌的展现即在眼前,兑现我们来时的誓约已到了最后。没做好的赶快做好吧,快快救人吧。我们无比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急切的等待着,放下人的一切的时刻到了。衷心的期盼每一个同修都做好,不要留下永远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