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中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得法不到三个月,江丑就发动了疯狂的迫害。全国范围内诽谤法轮大法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当时,我们炼功点十几个同修,有的被抓了,有的不炼了,有的在家偷偷炼,有的躲到其它法门。

我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好半天。我本来一身病,活的又苦又累,现在,这么好的东西师父给我送到门上来了,摆在面前了,我怎么舍的放弃呢?我要炼!

一定坚修到底

我上班不按非法的“规定”签到,国殇日外出不按所谓的“规定”请假,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我有信仰的权利!公安局、派出所,教委、学校三天两头找我训话,我一点都不在乎,自以为很坚定,但是却悟不到要走出去证实法。不久,梦见自己抱着一个小孩,瑟缩在一个破教室的墙角里。一条水桶般粗的大蟒蛇把教室全围起来了。它的头正从破窗户里伸進来,吓得我直发抖。醒来后,我悟到这是点化我的怕心。

二零零零年“十一”前一天半夜一点左右,我被门铃惊醒,迷迷糊糊打开门,一个陌生的大汉立在门口说:“警察!”亮出警察证。我吃了一惊。老伴出门在外,家里就剩我和八十几岁的婆婆,当时,心里“砰、砰”的跳个不停,过了好一阵才镇定下来。我默默的鼓励自己:有师父,怕什么!让坐后,我说:“你身为人民警察,不去抓坏人,半夜三更闯入我家,打扰我的正常生活,我们这把年纪了,犯了什么法?”片警说:“上面的指示,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我说:“你的头长在自己的肩上,不能只听上面的。什么好,什么坏,自己心里要有数。年纪轻轻的要给自己留后路!”片警沉默了一会儿说:“国庆期间不要外出,不然把你抓起来。”片警走出去了。我想:梦里点化我有怕心,我还不承认。这不,刚才不讲“法轮大法好”,也不讲“还师父清白”,遇到恶人就乱了方寸,心里只有被打扰的怨气,没有为师父,为大法讨公道的正念和胆量!好惭愧啊!自此,我增加了学法的时间。

我是在表姐妹的帮助下得法的。迫害前,她们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她们被关進监狱后,怕迫害而写了保证。表姐从监狱里出来没来得及回家,就用公用电话通知我“把书和材料赶快藏起来”。表姐、表妹藏身其它法门。我和同修苦口婆心的劝说,她们就是不肯从新走入正法修炼。我难过了好久,我依赖的“榜样”竟背叛了师门。但修炼没有榜样。我反复背诵《见真性》鼓励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不久,我妹妹(同修)因为不精進被病魔夺去了肉身,又给了我当头一棒!但是,我没有被吓倒,一定坚修到底!

“姑娘妈儿”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

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以坚韧不屈的精神、大善大忍的胸怀,坚持不懈的把真相传播给那些被谎言欺骗的人们,我也投身到随师正法的洪流中。

一天,我准备到老乡家去讲真相。走到同学家附近突然转念:先给同学讲吧。来到同学家,发现骚扰我们的那个片警的妈妈是同学的妹妹,真是太巧了,我悟到是师父安排的。我默默的说:“师父,谢谢您!”她们看了真相资料,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答应做儿子的工作,不再助纣为虐了。果然,我们这一片大法弟子,再也没被骚扰过。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碰到这个片警的妈妈,劝她“三退”,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并告诉我:儿子调交警支队了。

我刚开始发资料心里慌,总是丢三落四的,师父常在身边帮助我:路远要打出租车,下车一摸口袋里没钱,这时恰巧同学来了;到陌生的地方发资料,回家时晕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正好碰到老乡……等等。有师父呵护,我信心百倍,勇往直前!

那时资料供不应求,我就自己做不干胶,手写真相信件。有一次,我到学校接孙子,发现学校宣传窗贴满了诬陷法轮功的图片,还有一大堆家长围观。

江贼毒害了多少人哪!特别是可怜的孩子。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回到家,我来不及做晚饭,立刻开始手写真相短语,如“诬陷佛法要遭报,莫拿生命开玩笑”“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等等。然后,以“孙子的书包忘在教室”的理由,叫开了学校大门。真相不干胶把邪恶的谎言遮盖了。第二天上午,学校就把攻击诬蔑大法的内容全部换掉了。

社区街面上也挂满了这样的图片,白天人来人往,不便下手,晚上,单位锁了门,進出不方便。我和另一位同修约定:每个整点正念除恶,铲除一切诬陷大法的邪恶生命,清除一切毒害众生的图片。到时一看,所有的图片都卷成了圆筒。是不是热胀冷缩的原因?不是!太阳晒了一上午还是一些圆筒筒,一个字都看不到。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解体了邪恶的阴谋。

我以老乡的身份给专管法轮功案子的庭长写劝善信;以学生家长的身份给班主任、校长寄信讲不能强迫学生入团、戴血巾的理由;以同学的身份劝退了政法委书记;以老部下的身份劝退了所在单位的校长、书记;到公安局、检察院,贴不干胶揭露恶警非法抓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到市委大院发放《九评》……

有的常人说“都是一些姑娘妈儿,瞎忙”。可我们这些“姑娘妈儿”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们有慈悲师父的呵护,有宇宙大法的威力,有坚不可摧的正念,“姑娘妈儿”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有时,炼静功就象水上的莲叶;走路象脚踩祥云一样轻飘飘。有一次梦中象运动员跨栏一样奔跑。

清除邪党文化毒素

《九评》传下来时,我看几页就不敢看了,认为都是“骂”共产党的话。当天晚上,我梦中参加考试。名词解释:“毛泽东”我解释为“中国人民的领袖”;“李洪志”却不知怎么写。要交卷了,我急的不行,急醒了。第二天开始,我一口气连读三遍《九评共产党》,还看了两遍光碟,坚决清除党文化在我体内的毒素。

大纪元网通知清除邪灵的图片,影像,书籍,材料。我立即动手,一边清理一边想:决不允许邪恶在我的空间场占一席之地。

一天晚上我梦到:我家场子里被挖了一个四方四正的坑。坑里摆放着烧成铁灰色的毛魔头的象,看到这个情景,我急的不行。有人告诉我“找郑书记”。“谁是郑书记?”“那不是吗?”找到郑书记我说:“我家有两个快九十岁的老人,怎能把它埋在我家的地基上?”与之交涉不成,我急的团团转。醒来后悟到:家里还藏着毛魔头的象。藏在哪儿呢?我叫醒老伴:“你的抽屉里面藏着毛的象章,快打开。”“落雨吵出星来呀,这时还藏它干什么?”我说:“肯定有,不信你试试!”打开了,果然从一个小铁盒中找出六个毛魔头的象章。要不是梦里点化,我怎么发现的了在阴暗的角落里还藏着魔鬼呢?老伴以前三天两头发脾气,有事无事找人斗!清理以后,老伴很久不再“一触即发”了。

师父时时鼓励我

二零零五年,我陪老伴到香港旅游。导游制止游客去“法轮功大道”;每到有法轮功宣传的景点,就阻止游客下车看“真相展板”。我想:阻拦众生得救是严重犯罪的行为,要制止他。救众生是师父赋予弟子的神圣使命!我请师父加持:“清除阻拦大法弟子给有缘人讲真相的邪恶因素!解体干扰游客看真相展板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不去逛庙,留在车上对导游说:“某导,没事我想和你说说话儿,行吗?”“行!”“大法弟子修真、善、忍,提高心性,个个都是好人,你怎么阻止游客接近他们呢?香港不是一个信仰自由的地方么?”他说:“是你们大陆不准呀。”我说:“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你要尊重游客自己的选择,剥夺游客的人身权利可不对呀。”他不吭声。我又说:“年轻人,阿姨说话直率,但都是为你好啊!”自此,他再不制止我们下车了。晚上回到住处,闭目养神时看到师父在鼓励我。

有一次下了几天大雨,资料放在家里不能及时送到有缘人的手中。怎么办?我站在窗前默默的说:“老天呀,你无论如何也得停一停。等我把资料送到有缘人的家里后,再下也不迟呀。支持了大法弟子救众生,你功德无量呀。”不一会儿,雨果然停了。等资料发完快到家时,才噼里啪啦下个不停。

一次发放《九评》,密密麻麻的细雨离我越来越近,湿润了我的头发和外衣。我想:衣服湿了不要紧,可别弄湿了救人的书呀。一会儿,低沉的雾连同密密的雨一起直往后退,退呀,退呀,越退越远,直至消失。

和同修一起到郊区发真相资料。刚走到一幢楼房前,一条大黑狗吼叫着扑面冲来。我不慌张,轻轻对它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来救你们的,吼什么?”它果然不叫了。不声不响的陪我上楼,望着我发资料,又陪我下楼,送我们到马路边,摇着尾巴和我们再见。

有的同学是经商的,有的老同事多年很难碰一回面。为了不错过救他们的机会,我请师父加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并让他在指定的地方等我,果然就能在指定的地方见到。

过去,我因长期失眠,记性很不好。大法给我开启了智慧,让我很快就学会了打字、上网、下载、印刷、制作明慧小册子等技术。正如同修说,一个生命有幸沐浴大法之光,这是多么幸运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