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民大法弟子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我是北方农村一农民,今年55岁。我的文化程度很低,写东西很费力,我只能把我修炼过程中的体悟写出来,我想对证实法能有作用。

一、修大法原来这么美好

我是99年正式得法修炼的,在修炼过程中时常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修炼之前我对什么气功啊,什么修炼啊一概不知,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妻子得法后,经常劝我学大法,我却不以为然。

有一天晚上,我从外面回家看她正炼静功,我心血来潮就学她的动作,坐在那里跟着炼了一会,感到很好玩。她出定后发现我也在炼功,很高兴,以后她就教我怎么做动作,让我看书学法,她还让我到炼功点上去炼功,但我没有文化,看书看不明白,不愿去炼功点,只是在家自己炼,妻子有空就给我讲她个人的修炼体会。

我炼功时间不久,在静功时就常有很多奇迹发生:身体内部不停的跳动,闭目入定后,右眼上方总是有一个星点特别亮,有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黑黑的,空旷的大空间场里炼功。这时我才意识到修炼法轮功不是一般的事情,也感到自己的人生走到另外的一条路上来了,心情非常激动。从此以后,我走路、吃饭、干活,甚至睡觉前心里总想着大法的事。后来我发现自己身上的病症都没有了,当时我并不知道修炼能祛病。在以后的学法中才知道是师父给消去业力。

有一段时间,我睡觉时看到一种光,非常刺眼,刺激的我直打哆嗦,睁开眼就好了,几次出现这种现象,过一段时间后再未出现了。以后就有更多奇迹出现,如睁眼看到观音,闭眼心静时能看到佛的显现,还看到很多另外空间的景象。

二、转世轮回

修炼后我很愿意炼静功,没事就打坐。有一天晚上吃完饭我又去炼打坐,很快就入定了,一入定,就看到了古代时期的我。那时我是一个出家的僧人,在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道上,由南向北而行。途经一个小镇,道两边有两层式的小楼,多是做买卖的人家。出了城后路面行人稀少。当时我穿着一个非常破旧的僧袍,上面缝着几块补丁,穿着黑布鞋。那时我五十来岁,身体不好,走路很慢,手拄一根高出头顶的杖。当时是个深秋季节,天很冷,寒风吹着路两边的树叶飘然落地。看到那时的自己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感觉非常的凄凉。出定后半天了,这种滋味还在心里头绕着。后来回忆起那是明朝时期,当时的自己是个苦行僧。另外我还模糊的记得我曾在某个朝代当过君王。现在我才知道修大法的人都是多次的轮回转世等待大法开传,即“朝朝接缘把法等”(《洪吟二》)。我们的使命就是来助师正法世间行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到底,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自己几千年的等待。

三、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我在炼静功的时候,还看到自己的身体是个透明体,就象医院化验室里的瓶子一样纯净,与此同时看到自己头上有一团好象气体似的东西,灰突突的颜色,密度非常大的气团,气团的上方有法轮在旋转,我想这是师父用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如果我想要出定,气团一秒钟也不等就冲回身体里去了,進入身体后就象烟雾一样慢慢散开,这时的身体就不那么透明了,里面有一层淡淡的雾状,就象纯净的瓶子吸口烟后就变得不那么清亮了,我悟到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有时间多炼炼功对本体的转化是很有好处的。

以上是我99年7月20日之前自己在家修炼期间所看到的情况。

四、初期证实法

99年7月20日共产邪党邪恶至极的迫害法轮功,当时我真的想不通是为什么,我深知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他们为什么要迫害好人?所以我多次在众人面前讲道理,我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手无寸铁的好人,好大一部份都是老头、老太太,或是家庭妇女,他们为了健康身体而修炼,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迫害老实的民众?江泽民专门坐在家里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算什么领导?乡亲们听了认为有道理。也有的人说是因为江怕法轮功夺他权。我有时真是难以和他们说清楚。

之后有人向市公安局告发我,市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勾结,半夜前来抄我家,并说有人告发我们俩口子都炼法轮功。邪党的谎言真是害了不少人,让他们对大法作恶。警察什么也没有翻到,就把我带走了。他们用手铐把我铐在库房,第二天要我交五百元钱才把我放回来。

看到同修们去上访被恶警多次抓捕,我伤心极了。讲理讲不通,恶党政府也不允许我们说话,怎么办?我们想把心里话都告诉世人,于是我们就写了一些布条,在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 挂到外面。后来师父讲法明确了讲真相的作用,我们知道该如何助师正法了。

五、彻底清除思想业

在我的伤好了之后,一段时间我发正念不能双盘。有一天吃完晚饭后我坐在坑沿上发正念,刚闭上眼睛就静下来了,几秒钟的功夫就发现眼前光圈闪闪,我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只知道与往常不同,马上师父就来到了我的眼前。我心里想着:哎呀,这不是师父吗!这时我的心跳的很快,紧张的不行,不敢面对师父,为什么?这事我从未对别人说过。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师父讲法时,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骂师父,我知道大法好,师父好,我真的没有想骂师父,可不知怎么了,我尽最大的努力控制自己也控制不住,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两年才消失。学法后知道这是思想业,不是我,但现在眼见师父来到跟前,我还是觉得没脸见师父,心情非常不稳。我知道那个害怕不稳的心也不是我,就是那个骂师父的思想业。我一定要、必须要认真发正念彻底清除它。

六、时刻要有正念

我学法修炼9个年头了。修炼不到一年,邪恶迫害就开始了。这之后的经过让我深深感到正念不强就容易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空子并加以迫害。

2003年冬季的一天,我赶着牛车外出作业,从家出来时就感觉心情与往常不一样,看到的自然景象也不同往常,進山作业时就我一人,大白天的倒有种害怕的感觉,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发正念除恶。心里只想我平时一人住山里都不怕,今天是怎么了?我想不管怎样,赶紧做完活早点回家,晚上还有事呢。因为我与两位同修约好今夜去外屯发放真相资料,心里盘算着从哪条路進,从哪条路出。

回来的路怎么走能安全。回来的路上,突然牛跑了起来,一下把我撞倒在地上,我坐起来时头昏昏的,不知东南西北,我的车被行人帮着拦住后,我上车继续往家走,中途遇到别的车时,牲口又跑了起来,这时我也控制不住它,跑了一段路后,一下子把我压在了车下。问题是在整个过程我都没有想起来要发正念。重车从我身上驶过,这下真把我压伤了。路人发现后叫人把我送到了市医院。经检查背骨骨折,肌肉损伤,需要住院治疗。

妻子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咱们是什么人啊?能接受常人的治疗吗?回家。妻子同意我的意见,于是我们打车回了家。半夜有位同修来我家看我,他说知道我不能入睡,前来看看我并告诉我,他们二位已安全的把资料发完了,让我放心。我想这都是由于自己平时学法少,正念不足才导致邪恶能迫害我,干扰我助师正法。我要全盘否定他,有漏也不许邪恶迫害,他们不配。这期间孩子们说我必须去医院接受治疗,认为我不符合常人情理,他们想不通,并给我买了接骨药,消炎药。尽管不情愿,我还是按他们的要求吃了三包接骨药,二包消炎药。其实自己完全知道这是不应该的。后来就什么药都不吃了,一针也没打。邻居、朋友们问为什么不治疗?当时我说话吃力,妻子就和他们解释说,我是法轮功的修炼人,有师父管。一个多月后我能下地行走了,别人看到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还认为我这个人一定要残废了呢。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人,就告诉其他的人,我是学法轮功的。不少人从我这里知道了大法的非同寻常。在养伤期间,我真的感受到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非常明显的感觉。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七、发正念除恶

我在整点发正念时,不同时期会看到不同的景象。前期单手立掌除恶时,我常锁定江魔,我就想我要抓到它并亲眼看到它灭,可刚一抓到它时,毛泽东的头马上就出来挡住江魔的头,使我无法除掉江魔,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因为我是“新中国”出生的人,从小就崇拜毛泽东,那一时期我也没想到它也是来干扰我正法的。后来我才觉得不对劲,因为师父在法上讲过,任何人都不能破坏大法,干扰正法,毛也不配干扰我助师正法。后来老毛头又挡我几次,我就去除它,不让它再跟我捣乱。后来这种现象就没了。江魔确实是个蛤蟆,我发正念抓到它时,它变成了大大的蛤蟆,鼓着眼睛,变化出不同种类的蛤蟆,样子很凶。我生长在农村,根本就不怕蛤蟆,可还是感觉到这东西有点凶恶,但我马上精神起来,正念一出它就化掉了。

有一次我看到有一位小神童坐在江的头顶,压得它头部、脸部都变形了。还有一回我发正念抓江魔,这时在空间场内有无数的灭字排着队在那等着他,当江的脸一出现时,马上飞过去一个灭字,击中江魔的面部,一下打的粉碎,但它还会出现,一出现就打,出现就打,不断的出现就不断的打。我想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在不同空间中消灭它。

发正念变换手势打大莲花手印时,那可真是无比殊胜,我看到了莲花掌内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大到看不到边,深的看不到底,地球显得很小,象个火柴盒一样的小,看到江魔顺着这个大空间往下掉,不断的往下掉,在它往下掉的时候,它为了求救,手也抓脚也蹬的,可是这么大的空间,它什么都抓不到,只能往下掉。

我只是把我所在层次所见和个人体悟讲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