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暴雪冰冻灾害成因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二零零八年一月中旬起至二月上旬连续二十多天,中国国南部、西部多半个中国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历史上罕见的暴雪冰冻重大天灾,受灾面积为二十个省。持续时间长达二十多天,受灾人口超过一亿多人,直接经济损失达一千多亿元人民币。谈及此灾害,众人不寒而栗。这场重大天灾已经成为中国人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面对这场重大天灾,人民可能都想要了解造成这场重大灾害性天气现象的成因是什么。当然不外乎是自然天气现象,没有人工作用。只不过这次的冷暖气团交换相当激烈,冷空气势力相当强,范围相当广,加之南方水汽条件相当充沛等等。这是从科学角度解释成因。

但我认为,最深层的成因正如李洪志大师所说:“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精進要旨》〈法正〉)祸都是人为的。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当然不会做好事,那么就会有祸。这只是社会的个体现象。一方父母官,乃至一个国家的当权者道德败坏的话,不也同样导致天灾人祸吗?就拿此暴雪冰冻灾害来说,难道只归咎于自然天象吗?与中国政府大小官员的道德败坏无关吗?与中国政府大小官员被百姓深恶痛绝的种种腐败乱象无关吗?历史上盛极一时的古罗马帝国毁于四次强大的瘟疫。当时社会道德败坏,出现了淫乱、同性恋等社会现象。古罗马当政者干的最大的坏事就是对正信基督徒的迫害。当时那些“自然灾祸”正是源于人祸,是道德败坏造成的。

回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神州大地“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一场铺天盖地的对上亿的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开始了。比起古罗马帝国对正信基督徒的迫害有过之而无不及。动用国家强大的武装力量进行打压,不惜血本的新建起“监狱、教养院、劳教所、集中营、洗脑班”,百万法轮功学员被拘押。“中原无处不冤狱”。血腥笼罩着神州大地。中共的现代化刑具比起历史上的任何暴政都要凶狠残酷多少倍。更有甚者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是地球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邪恶。这种暴烈的迫害持续至今已八年有余。正是这种极度的邪恶,对天犯下了空前绝后的弥天大罪。上天有所表示才是“自然”。

再试问身为国家各级政府的父母官们,你们都做了什么?你不贪、不占、不奸、不淫吗?尤其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你是随波逐流,还是保护“良善”。扪心自问是否愧对上苍,愧对百姓。这场暴雪冰冻天灾的出现是偶然的吗?不是你们祸根招来的吗?苍天是公正的,没有偶然和自然,都是有根源的。要想自身远离灾难,一方远离灾难,国家远离灾难,惟有根除祸源。

我们都看过西游记的故事,唐僧师徒四人西行,路经“凤仙郡”,这里正遭受旱灾,连续三年滴雨未下,无雨干旱的惨状可想而知。其原因是郡侯将拜玉帝的供桌、供品、神位推翻,对天地神灵不敬,于是上天降罪,此地大旱三年。孙悟空见玉帝讨明原因,郡侯率百姓诚心礼佛向善,大旱解除。

如今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世人,不要迫害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修炼群体,即可远离灾难。这不是天方夜谭,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天机。不要以为做坏事只有你知,我知,天不知,地不知。善恶有报是天理。近几年中国的天灾还少吗?天灾警示着什么?我们都以为天灾与己无关。其实都是“世人不仁”的结果,人人都在推波助澜,才引来这场大范围的长时间的暴雪冰冻灾害。这不是报应吗?这么大的天灾不足以让国人深思警醒吗?

追溯到公元一六七九年九月二日清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京师地区发生了一场震级八级的强烈地震。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康熙皇帝迅速做出反应,立即振恤灾民,除此之外,他着力进行的是亲自带领大小臣工,对朝政得失认真的作了一次全面的检讨和反思。他自己首先“兢惕竦惶,力图修省”;同时要求臣子们“务期尽除积弊,各宜洗涤肺肠,公忠自失,痛改前非,存心爱民为国”(引自《康熙起居注》)。及时宣布了他所思虑的施政上的六方面弊端,并强调革除弊端关键在于高官的率先垂范。康熙皇帝面对强地震灾害,首先带领朝廷官员自省自律。对“奸恶之人如不加省改”,一经查出“国法俱在,决不饶恕”的决心。也就是找到了灾害的根源,下决心除其根。

从古到今圣人、明君遇到天灾、人祸都想到要自律自责。对恶者严惩不贷。顺天意者得民心,敬天知命。

这里所说的‘天’,即所谓的自然,指那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衡定一切的宇宙特性。“天象示警”并非仅仅是指人类对于自然生态环境破坏的行为作出的警告。中国自古就有天人合一的认识。今天的当权者中,面对非典、海啸、禽流感,加上刚刚发生的暴雪冰冻以及许许多多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所谓“自然灾害”,有几人能够像康熙皇帝一样向内找自己失政的原因、纠正自己的错误从而顺天应命重归天人合一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