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我是在九七年有幸喜得大法,在大法的法理指导下,经历了多次邪党的迫害,但任何压力也改变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

从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从不知道怎么做,到敢于走出来紧跟正法進程。我从看到别的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我就想我怎么证实法呢?买复印机没有钱,就是有复印机我的环境也不行,从一学法我丈夫就反对,迫害发生后对我就更严,还撕书毁经文,钱不给我看到。那时我家开浴池,他不和我在一屋睡。这是我证实法的一个好机会,我买来能复写的纸,一次三片垫上复写纸用手写,用一张表达一个内容,写完一百份就撒出去。别人给我资料我也发,就这样一户不落的撒遍了十多个村。

刚出去发资料的时候,心里有点胆小,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样胆子越来越大。有一次我背了一书包真相资料晚上十二点出发,撒资料撒到十字路口来了一辆巡逻车,把我夹在一个角上问我干什么的,我手里拿着一份资料,顺手我就把资料递给了司机,他看的时候,我就匆匆离开了,藏了起来。那警察看了两眼,开车就找人,说人呢?东张西望了一会,我一发正念巡逻车走了,我还接着撒,一直撒完才回家。

后来到零四年正法形势的推進,手写远远跟不上進程。那时我妈卖了她的房子,我用我妈的一千元买了一台一体机。在同修的帮助下开始复印,那时复印也得背着我丈夫,他总怕我出去撒真相资料让恶警抓着。我只有等他睡了。有一次我女儿看见复印机箱子,告诉了他爸。我丈夫多次翻找,我把复印机藏在同修家,过了几天我弄回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印了“给各界朋友的一封信”,我印了几万份,撒遍了十几个村。我出去撒资料也费了一定的周折。我开始从门出去,我丈夫知道我从门出去,他就把门锁上,我就从梯子上去,再往上搬梯子。平时两个人抬的铁管梯子,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一提就上去了,再放在墙头外面,下去,回来的时候再提上来放在院子里。这样时间长了,我丈夫又知道了,他把梯子和门锁在一起,我提不动了,我又开始绑梯子,用两根竹篙,截几段木棍,出去的时候现绑,撒完回来再把梯子拆了,不叫我丈夫知道。那时我印一晚上发两晚,都是晚上做。发资料遇到三次巡逻车,在师父的呵护下都让我巧妙的躲过去。发资料也锻炼了我的胆量,遇到什么心里也不慌。

派出所调来一个新所长,刚来没几天就把我弄到派出所。我想师尊讲过的抓紧时间救度,他们也是被毒害的生命,我就跟他们讲共产党就是魔鬼撒旦,天要灭共产党,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讲了现在退出千万人了,你们不信可以查大纪元网站。又讲了大法使人心归正的事例。派出所的小崔说:“你那么说,炼你们的功社会道德都上升了。”我说对,他又说:“共产党领导人们过上幸福生活。”我说台湾不是共产党领导,台湾人民穷吗?美国不是共产党领导美国人民穷吗?他们说不穷,我说不在哪个党领导,是社会在发展,人们在進步,他们听了点点头,乐呵呵的把我用车送回家。从这一点上证明大法给了我智慧,给了我勇气。在这几年里因撒真相资料我丈夫打过我无数次,用皮带抽过我,用绳子吊过我。在社会的压力和家庭的压力下,我坚定的走过来了。

我家开的浴池来洗澡的人,就是我劝退的好机会。来人洗澡我就劝三退。有时我正跟人劝退,不注意我丈夫过来就给我几个耳光,我能做到忍。讲真相劝退的过程,也是归正自己的过程。别人都救,自己的家人就不救了吗?我多次的给丈夫讲真相他不听,不相信神的存在。给他资料不看,还撕了,再讲多了他嫌烦。我多次发正念,他的思想非常固执,不过他的少先队让我劝退了,我让他写一份郑重声明,几次劝他也不写。我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我在浴池劝退,让不明真相的人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的小崔把我和丈夫叫去,把我丈夫叫出去说:“你看好了她,她再劝退抓着,就把她送到大沙漠去,想见都见不到了。”我丈夫被他们吓坏了,浴池不开了,承包出去了。我不在浴池劝退,我在街上劝退,买菜劝退,路上遇到人劝退,坐出租车劝退,吃宴席劝退,串门劝退,只要有机会我就劝退。具体数字记不清,也劝退几百人了。当然比起同修我差的很远。

我在墙上和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等,撒“九评”,贴不粘胶,发小册子,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有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历史赋予责任,殊胜珍贵,这段时间瞬间即逝,要利用好这短暂时间继续努力,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