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 迎接神韵艺术团到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今天,借参加法会的机会,我想和同修分享我与老伴在迎接神韵艺术团到来的日子里,发送晚会传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经历和体会。

一,怀着救度众生的心愿克服各种困难到街上发传单

我和老伴都是七十岁上下的人了,既不会驾驶也不懂英语,那么如何去散发神韵艺术团的传单,让更多的众生得救呢?师父说:“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们知道,我们的念要正,那么我们就不应该犹豫和畏难。

经过分析,我们决定到人多的街口、超市、中国城、全统广场等地发传单。每次我俩用双肩包背和手提的方法,大约可带几百份甚至上千份传单。无论在路上或在商店、加油站,我们都主动发传单给见到的人。因为每次出去发传单来回路上要花三个小时,在等车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抓紧时间散发。师父叫我们救人,抢人呢!作为弟子,应该听师父的话,抓紧所有机会去做。我们每次外出都会先发正念:让所有有缘人都能拿到这份礼物。

来到帕莎地那的克罗拉多,我们两人各站一个路口,面对面发,来往的人便很少漏掉了。

第一天到那里,因为自己心里存有疑虑:能有人接受么?就这么一想,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说:“谢谢,不要。”西人说:“No. Thank you.”我急了,心想这局面得打开,不能让邪恶钻空子。于是我马上想到:我们是肩负重任来的,有师在,有法在,一定会有人接的。我又想,是不是我们要先提高自己,改变一下方法。那时正值元旦之际,我应该向路人问声“新年好”才对。于是我马上微笑着面对路人说了声:“Happy New Year!”同时眼睛看着对方。路人也都礼貌的回我一句:“Happy New Year too.”边说边伸手接过了传单。这一下子大约有百分之五十人接传单了。我暗暗感谢师父的加持,正神们的协助。

就这样,僵局被打开了。可我想,光讲这一句还不够呀,于是又想出了几句话,如:“give you a nice day,luck day,happy day.”这样一说马上就把过路的人吸引住了,接传单的人数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十左右。有时遇到一群年轻人等红灯,我就笑着上前和他们打招呼:“Hi! Today is sunny day.”然后递上一张传单,他们都会笑着接过去,并说:“I will.”这样,接传单的人数比例上升到了百分之八十五左右。连续几天下来,连那里的巡警、地勤人员都认识我们了。来回都会跟我们打个招呼。

一天,有一对母女正在餐馆里就餐,对我们的行动十分注意。她看见我们向所有接传单的人都微笑着深深鞠躬而被感动,于是特意买了点心和饮料叫她七、八岁的女儿送了过来,并微笑的向我们示意收下。我先生这时十分感动,又深深的向她们母女俩鞠了一躬。顿时,我们的眼睛湿润了,多么善良的母女啊!只见她们拿着传单认真的看着。此时我们更理解珍惜这份机缘了。在这期间,还有人送糖果、送钱给我们,我们一一谢绝。一位西人说得一口标准国语过来跟我们说,他从小在北京长大,他问我:“你是不是主持人?你讲的太好了!”我告诉他我不是主持人。心想:你看我这一头白发,都快七十岁的人啦,能是主持人吗?我们主持人可漂亮啦,年轻,有为。我想,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于是向他介绍了中国的神传文化历史悠久,让他一定要去看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我还把大陆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又把我和老伴在中国被抓、被迫害的事实告诉了他。他听后表示非常吃惊和愤慨。

二、发传单不忘劝“三退”

在发神韵艺术团演出传单的时候,我们也不忘讲真相救人。

有一位华人听了我们的神韵演出介绍,组织亲朋好友十五口人观看了演出。她说:“我看完后彻夜难眠,值得,值得!下次我还会去看!”她高龄的母亲特意让她转告我,向我表示感谢。这位女士不仅观看了演出,还声明退出了中共邪团,队,真是个幸运儿啊!

为了帮助我们发传单,同修特意为我俩做了一幅宽一点五米,长三米的横幅广告。我们用肩扛着徒步走到华人多的街口、超市。我们就把一头绑在树干上。一个人就可以把横幅拉开。醒目的大广告特别引人关注。有一个保安想要我们收起来,后来我跟他用西班牙语说了一声:“你好!”他笑了笑说了一句:“No problem.”也就走了。

在这期间我们又参加了华人工商展,在那里摆了一个摊位,介绍法轮功。那天,来了一位某中文报纸的记者,向我们询问了一些他对法轮功感到困惑的问题,比如搞政治啊,经济问题啊,看病问题呀等等。我们一一为他解答。我微笑着问他:“你能看得出我是一个被医生宣判死刑的癌症患者吗?十几年来我就是按师父说的,用真、善、忍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的,法轮功就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好功法。你是一个记者,你手中的笔能救人,也能杀人,我们希望你好好了解真相,然后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来。”他一边听一边说:“看到你,我真正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啦!”他说神韵是很好的一台节目,会去看的。我们交上了朋友。我请他有机会来参加我们的一些活动,他欣然的点了头,最后又让我帮他退出了团、队。

在这些日子里,我们不仅发了一万多张神韵传单,而且还为四十多人做了“三退”。到目前为止,这几年来我已经为五百五十五人做了“三退”。

我们想:我们仅仅做了这么一点事,况且还做得并不好,与师父对弟子的要求相差很遠,今后要更加努力,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