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九七年得法至今,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从刚得法时的无比喜悦到大法被迫害时的不知所措及最后坚定修炼、随师正法,一路走来磕磕绊绊。在这过程中,不知多少次被大法的法理感动的泪如泉涌;也不知多少次在剜心透骨的过关中体验着心的撞击,有过关后的轻松;也有不想放下执著的沉重,不管有时我是多么的执著和迷失,师父始终对我的慈悲呵护,苦心安排着弟子修炼的路。下面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在洛杉矶《大纪元时报》工作半年多的修炼经历。

(一)整体的力量让我迅速成长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从俄亥俄搬来洛杉矶,当时还不太理解为什么要来洛杉矶,虽然知道这里华人很多,但并不知道师父给安排的在洛杉矶《大纪元时报》修炼的这条路。回想起来,从我能感受到的这个层面来看,是我不经意的一念促成了今天我要做的这一切。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解答弟子的提问中说:“大法弟子让你们写文章、发资料、上街,反正做什么他都做的来,可是让你去跑市场这个事就不想去做。” 当我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时就想:我倒很想做别人不想做的。这一念发出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对跑市场其实一点经验都没有。零七年七月九日,我决定来《大纪元时报》做全职销售,让我吃惊的第一件事是:上班后不久我发现一年前报社就已经给我印了名片;让我吃惊的第二件事是:当我冲破束缚自身修炼提高的因素、消除对大纪元运营不完善的不满情绪以及缓解家庭的压力等外在因素后,八月九日,只一个月的时间,师父就给安排了一个签一年大纪元报纸、大纪元网站和新唐人电视广告三种合同的客户。从开始的和客户见面、签约到广告的设计、出版及广告效果的推动的全过程,倾注了大纪元每个同修的心血:有丰富销售经验的同修推迟了她自己和客户的约见时间,专程陪我一起约见客户;签下合同后,有设计经验的同修放下自己的广告,第一个月按客户的要求设计了四个不同的版面。同修的付出让我在对销售有了一些初浅的认识的同时,对修炼的内涵有了更深的理解。

后面的路还得自己走,由于在和客户签合同时答应我们可以给他提供免费的广告设计,所以客户要求每个星期换一个新版,当我每个星期奔波于找人设计换版时,我的心从开始的不耐烦到后来的抱怨同修,认为我们以后不能再这样随便承诺了等等,为了这件事,几个同修还发生了争论,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我没能理解同修想让客户满意我们的服务的苦心。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决定自己学广告设计,上网找到有关软件,从基础到高级,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基本操作。我的第一版在同修的指点和客户的要求下出稿,客户一下子就满意了,也不提改版的事了,这个客户还在其它报纸上用了我设计的广告。不久他还在大纪元全美七个分社登了广告。感谢师父和同修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我对广告销售有了一些认知。

(二)在矛盾中挖出我不负责任、冷漠的心

来报社不久,我参与到分类广告的排版编辑工作中。因我当时学的比较仓促,在具体操作时会出一些想不到的错误。有时一个广告做的时候是对的,过几天不是不见了就是出了错。客户的抱怨、其它销售人员的不断提醒,让我一下子感觉压力很大,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但不知是什么。有一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发现了它。一位同修好不容易打电话拉来了一个分类广告,没几天客户要修改内容,再过几天一看改过的广告又变回去了,她让我给她设计一个PDF不可改变的文件,我答应了。当我把设计好了的稿子上传后心想,这下好了不会有问题了,没想到第二天她打来电话很严肃的说:“你怎能把客户的价格给弄错了呢?太不负责任了,我们的报纸不是一般常人的报纸啊!”我被她激烈的话语给说呆了好一会儿,心想:我为你的这个广告可花了不少时间呀。虽然事后我们谈起来时她说:“当时我说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只觉得你心性守的真好,一句话也没说”。其实当时的我心在猛烈的跳,血液在翻腾,冷静下来一想,发现了我很大的问题:一直以来,我发现我讲真相时慈悲心出不来,找不到是什么挡住了我,原来是不负责任和冷漠的心,内心深处一直用一种旁观者的态度对待别人和别人的事。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从这一点上来看哪,大家在讲清真相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是啊,今天的众生都是不简单的,一个生命的销毁可关系到一个巨大的天体和生命群啊,我们的责任这么重大,怎么能不负责任,又怎么能敷衍呢?

(三)進一步去除对利益的执著

来大纪元做销售必然牵扯到钱的问题。修炼后,一直觉得自己对利益放淡了,在做一些证实法的项目时,也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在付出。可没有完全修去的执著心会在不同的事情上、以不同的方式被暴露无遗。当我做下了那个客户的广告,一步步从写工商新闻到广告设计及和客户关系的建立慢慢变得得心应手的时候,也开始盘算着我的佣金,直到有一天,这不知不觉好似正常的想法一下子被深深触动,让我更加明确我今天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约见一位客户,回来的路上,她提到前几天的部务会大家讨论怎么合理分配佣金的问题。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几乎要从车座椅上跳起来,我说:“有没有搞错,开会不去讨论怎么拉广告,却去讨论怎么分钱?”后来同修的一些解释根本没听進去,只觉得心中隐隐作痛。后来的几天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别人很平常的一个话题,我的反应会那么强烈。静下心来想一想,才发现我一直认为的付出其实是有求的,用人心去理解师父说的“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法理,却似乎忘记了修炼是要修得执著无一漏的。师父用同修的话挖出了我的这个执著,而我认为应该讨论怎么拉广告,不该讨论怎么分钱的这个想法,其实是在掩盖我对利益的执著。当我认识到我的问题后,我妈妈给我打来的国际长途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要清楚,你去报社工作决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救度众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我认识到这个问题后,对我提出的更加明确的要求。

总之,在来《大纪元时报》报社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感触很深:感受到世人的迅速觉醒,很多读者、客户在关注、支持我们的媒体,有称赞、鼓励我们的;有给我们提意见改進的;有要给我们写文章的;有主动来我们这登广告的等等,这一切都来自于师父的慈悲众生,来自于同修们在大法中的整体修炼提高、以及每一个同修默默的付出,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唯有更好的和大家配合,完善我们需要改進的,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期待、不负众生所望,不负自己的誓约,充份发挥媒体在救度众生中的作用。

层次所限,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