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病业”的警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刚走入修炼的门,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此后差不多十年来几乎没出现过病业。不久前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腰不舒服(没有强烈动作),全身不能用力,逐渐的不能弯腰,最后连走路、站立都很困难。我赶紧叫姐姐(暂时没修炼)帮忙收摊。我经营的地方是市场内楼上,每个人都知道我炼功,而且这几天我身边发生了一起一个小同修因病业离世了。我心里想着:这不是病,是迫害,我不能让旧势力得逞!下楼时,姐姐要扶我,我说没事,自己走回家了,没人觉察到我的不适。

可是到家了,可能是放松了正念了,一躺下就不能动了,也起不了床。姐姐为我忙上忙下的,大哥拿着药贴来了(暂时没修炼,为了不让他反感,把药贴暂时留下了),八十几岁的老母亲也来了。这时,我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居然我能撑起来,若无其事的吃了一顿饭。

打发家人走了,有两个同修在陪我。我的腰还是钻心的痛,只能保持一个姿势。其中一个同修说,既然这样,那你就炼“抱轮”吧?于是我们就开始炼动功了,当伸腰时,痛的泪珠直往下掉,腿也不自觉的发抖,第二套也是很勉强。怕吃苦、安逸心很重的我真的不想再炼了,我怕第四套功法会更痛、更辛苦,但在同修面前又不好意思。

此刻,又有一个同修来看我,我就趁此停下来了,可是那个同修只说了句“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在鼓励我,心想从此我要努力去掉这个安逸心,这样我忍着痛,五套就炼完了。感觉也好了点。这晚我感觉到有许多不好的因素使我不能入睡,我就不断的发正念。

朦胧中师父点化我能量不足了,于是第二天三点四十分左右,我醒了。但怕痛、怕辛苦的人心却上来了,安逸心上来了随之困意也就使我迷糊,但心里很清楚那不是“我”,自我分辨了十分钟,真正的“我”终于发出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谁也不能干扰我,我要炼功,就这样我又能起来炼功了,五套功法炼完后,我能慢慢的走动了,就把大哥拿来的药贴送回。大哥问我为什么不用,我说炼完功都好了,用不上。看他迷惑的神态,就在他面前演炼了一遍“法轮周天法”。再一次给他展示了大法的美好!也特地回家(不同住)看望老母亲,让她安心。

第二天,当同修再来时,我悟到了,这突来的“病业”有我长期不重视炼功、安逸心太重的因素。也有可能在短期有极端想法、做法,周边的同修也闻讯赶来了也有特地来为我发正念的。我感受到大法弟子正的能量的存在,也体验到能量的神奇。同修的无私,使我感动的热泪盈眶,瞬间,我享受着同修为我发正念舒适的自私的心也遁形了——救人要紧,我不能耽误同修时间。就叫同修不必再为我的“病”而来。

第三天,我已经行动自如,在隔壁姐姐家吃早餐,准备去开摊,可姐开玩笑说:“生产队刚刚每人分了三千元,够你吃一阵子了,不用那么紧张,在家多休息吧!反正现在的生意也不好做。”我也开玩笑说:“是啊!应该享受享受吧!”忘了工作与修炼的关系,也忘了工作过程中救人的职责,只想到的就是安逸!突然我和身体又开始有点不适了——好坏出自一念,修炼是严肃,日常中的一思一念也要归正。

第四天,我身体恢复了正常,我也正常的工作了,学法、炼功也正常了,面对面的讲真相也基本能做到,这是我过“病业”的大致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