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堂堂正正”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我曾经在做三件事时总是不能做到“堂堂正正”,看书学法时背着点人;讲真相时,不能做到一视同仁,要看看人再讲;发真相资料时,那简直就是偷偷摸摸,有一次冬天的晚上,我在发真相材料时被人发现,那人误认我是小偷,大喊大叫,我差点被抓着;跑回家来,被丈夫发现,又差点被他举报。

就这样,对于“堂堂正正”讲真相我觉的太难了。在那段日子里,我在学法时看到的通篇都是“堂堂正正”。明慧上同修的交流也有许多是“堂堂正正”这方面的文章,可是我就是无法逾越。

直到读了明慧网上山东同修写的《走出邪恶因素利用家庭迫害我的牢笼》,一下敲醒了我。我百感交集,觉的写文章的同修讲的和自己感受到的太象了。几年来我的人心一直被锁在牢笼之中,苦不堪言,怎么还能谈上“堂堂正正”。

又看了同修写的《去掉指望的心》好象一下打开了我的心结。我又何曾不是在感到“百苦一齐降”时,曾指望同修帮我发正念,指望亲友为我疏通,甚至指望在梦中得到师父的点化,有时就是抱着这样的求心含着泪入睡的。我也曾指望丈夫能回心转意,哪怕是不阻拦我与同修交往,能自由的出入家门,随时发资料。可是在一次被他发现纸币上有真相标语后,他报了110,惊动了国保大队,派出所和公安局,来了三部车,十几个警察,拿着录像机,到我家把小店抄了个底照天。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宝书,把我带到公安局,还扬言要判我。我当时表面平静,可是人心四起,掺杂怕心,被情带动着又向邪恶妥协了。我好不容易走回正路,又被邪恶拉了下去。回到家里我觉的活的太累,太难了,大法弟子的“堂堂正正”连影子也找不着了。

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和教训后,我把自己的心都翻了一遍:怕心、求心、指望心、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干事心……太多了。所有的心搅和着名、利、情,让我在修炼的路上走的七扭八歪,摔了一跤又一跤,心在人中――苦。

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学习后,我清醒了许多,明白了是自己的基点站错了,把“我”看重了。如果放下“我”,心中想的是众生,是如何救人,多救人,在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就不会有时间去感受这一切的烦恼。我暗下决心,不再管“我”。

真是佛法无边,妙不可言。当我心中的“我”越来越轻时,讲真相时不再想给他(她)讲行吗?直截了当讲三退,心里坦然多了,讲完、退完,如果手里有真相材料,我就直接送一份给他(她),感觉对方很高兴,效果非常好,也有个别不要的,我也没有别的想法,微笑着发正念,让他(她)有机缘被救度。

在救人的同时,抓紧时间认真学法,坚信一切都在法中。

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从生命的本源将名、利、情与真正的自己分开,清除掉,那不是我,真正的我是证实大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明确自己的责任,坚定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三件事。这时,我觉的自己有点“堂堂正正”了。

我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体会到,“堂堂正正”不是说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是从法中修出来的。大法弟子从法中有了正念,从法中放下自我,从法中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人,从而从法中有了“堂堂正正”。

以上是我几年来,在修炼路上跌跌撞撞,步履蹒跚的一点体会。我知道师父时刻在我身边,师父在等我们,不能再让师父多操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