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那时刚上大学,就在那一年,我们兄弟三人及父母全家五人都有幸得法了。在得法后至迫害前的几年中,我们全家大部份时间都投入到了学法、炼功、洪法中了,只有我父亲由于工作忙和在法上认识的一些不足,在严酷的迫害形势下脱离大法一段时间。现在我就把全家人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不断的去掉执著,最终凭借师父与大法的力量使我父亲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这段过程与大家共同分享。

一九九四年全家得法后,父、母亲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常年吃药的母亲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父亲多年的糖尿病也好了。身心的巨大变化及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们把大部份时间都投入到大法中来,而父亲由于工作很忙,再加上他对集体学法存在一定的误解,造成了他很不愿参加集体学法,自己学的也不多。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由于我爷爷曾受中共邪党的迫害,导致父亲的姐妹都受到了牵连,这种经历使父亲对邪党的运动产生了恐惧,所以在一开始他就违心的写了不炼的保证。后来由于迫害的加重,我母亲及亲属约有二十人同时被邪恶绑架迫害,父亲为了能让亲人脱离魔窟,采用常人的手段,几乎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并且有时还替别人写所谓的保证。父亲这时彻底脱离了大法,功也不炼了。随后身体状况急剧下降,已经好了的糖尿病又复发了,最后又发展到糖尿病并发症,手脚疼痛,视力越来越差了。

在二零零四年住院二十天左右,把钱花光了,医院告诉这种病只能靠养。我们这些家人也很心急,主要是出于亲情,想帮他解脱。大家知道,让他摆脱这个境况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也只有师父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但谁和他提这个事,他就生气,最后亲属中没人敢和他说这个事了,周围的同修也利用各种机会到家里来和他说,也不见什么效果。实际上,他心里是知道大法好的,甚至当着警察的面也说过大法好,只是在我们面前不提这个事,用“他”的话讲,“如果他说好,我们做的就更厉害了”(这是邪党变异、扭曲中国人的思想后的歪理)。问题的症结在于,邪恶利用他的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

亲属们在一起交流,要放下亲情,把他就当作一个需要救度的生命,也不求最终的结果。采取的办法是,一方面是通过发正念不断清除他背后干扰迫害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顺着他的执著出发,让他先听我们讲一些东西,再通过事实逐渐的破除障碍他的东西;再就是在家庭中修好自己,让他看到修炼的越来越成熟,家庭中的事也会越做越好。

由于亲属中大部份人都修炼,所以有一段时间,大家都针对迫害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发正念,虽然我看不到什么,但我觉的在强大的正念之下,控制他的邪恶不断的被解体。我经常上大法网站,就把在大法网站上看到一些东西,针对我父亲的情况,我选择一些适合他听,并能破除障碍他的内容利用吃饭的时候讲给他听。由于以前讲真相时没有把握好内容,并且带着很多常人心在讲,有的事说出来了没能兑现,有的事明显带着恨在讲,所以在他心里对这些内容就产生了很大的抵触情绪。所以我在讲时就特别小心,尽量不去触及他,而是产生一种潜移默化的作用。由于他对领导人的任免、社会的热门话题也感兴趣,我就从这方面入手,先说一些他通过电视也能看到的内容,时间长了,他对我说的东西就相信了,由开始听几句就不耐烦了,到听了后没有表情就走了,再到针对我谈的问题進行沟通,最后对我所说的内容完全相信了,这样就从表面这层破除了他的一些障碍。

我母亲也严格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去了以前的一些不足,如以前一做证实大法的事就不太管他了,有些事背着他,实际上是自己心里有“怕”,越这样越是干扰,家里气氛很不好。后来两个就有些要对立了,想采取在人中硬起来的办法解决问题,后来通过学法交流,找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如:主要对我父亲有怕心,没有做到堂堂正正;慈悲心不够,没有做到为别人着想;忽略了他曾经也是大法弟子,是这场邪恶的迫害使他变成这样的,应该帮助他清除阻碍他的邪恶因素,帮助他走回修炼中来,而不是和他对立起来。悟到这些后,我母亲就严格用法来要求自己,多为他着想,做证实法的事时自己心里堂堂正正起来,我父亲也就不怎么问了。家庭内的关系也好很多了。

到二零零四年九月份的时候,我哥哥走出了邪恶监狱,回到家中,父亲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另外,通过这几年的修炼,大家也都成熟了,很少再有走极端的现象了,这也消除了他心中的很多障碍;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因素也越来越少了,他也越来越清醒、理智了,本性也越来越显露了。

乙酉年正月的时候,我父亲有一个胳膊特别痛,到医院检查好象医生说长了一个很不好的东西,那几天他的心情很不好,心理负担很重。我们悟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清除迫害,让他再感受大法的神奇。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向他讲真相,劝他退出共产邪党。由于一直以来,我妻子在他心目中的印象比较好,所以由她对我父亲讲,恐怕人多他面子过不去,别人都借故离开了,在其它地方发正念清除迫害他的邪恶因素,使他清醒起来,结果他同意退出中共恶党了。在把他的退党声明发出去后,他的胳膊就不疼了,再检查说没问题了。从此以后,他开始听《九评共产党》MP3了,随着不断的听,邪恶因素也在不断的被消去,他也越来越清醒了。我们更严格要求自己,修去自身不好的东西。

我父亲退党后,胳膊虽然不疼了,但他这几年来表现为糖尿病并发症的手、脚痛还是没有缓解。我们悟到,因为他用手做了对大法犯罪的事,所以需要他发表严正声明,再弥补自己的过失,才能解决问题。过了一段时间,又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向他讲,需要他以一个常人的身份发表一个声明,表示以前所有写过、说过、做过的对大法犯罪的事作废,这个声明是他表示同意发,我替他写的。声明发表后,病痛缓解了很多。我们悟到要抓紧时间,让他发表严正声明,表示要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利用一个合适的机会,在向父亲讲了应该严正声明从新跟随师父修炼后,他自己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严正声明别人不能代写),明慧网也发表了这个严正声明。就这样在迷失了几年后,我父亲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这段的经历也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

给父亲买了一个MP3,他有时间就听法,几个月之后,他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面色也好看了,病痛也得了到缓解。后来母亲又对他讲大法弟子需要做三件事,现在我父亲会用纸币讲真相了,并且与母亲一起参加了早晨集体炼功。

这场邪恶的迫害给我们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但在迫害中更让我们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与师父洪大的慈悲、博大的胸怀。也明白了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修好自己,在反迫害中的巨大作用。

以上为修炼过程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