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救众生 证实大法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每当我看到同修在修炼艰辛的路途中,以对大法无比的坚定、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时,即感佩又惭愧。比起同修,我还没有时时正念要求自己、有时正念还不足,修炼中也走了许多弯路……,但我深知,能够做大法师父的弟子,能够与我的那些敬爱的同修们一起救度众生,这就是最大的幸福和荣耀。以下是我在讲真相救众生,证实大法的一点心得和体会。

一、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公司里我是搞技术工作的一名员工,接触人员也很多。特别是当生产的产品发生质量问题时,作为一名技术人员经常要到车间处理技术问题。这样我就和车间的工人们有许多接触交流的机会。我除了注意以良好的服务态度和技术水平给工人留下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貌外,更重要的就是讲清真相,救度他们。

讲真相时,有时我先从社会现象讲起,有时从介绍海外媒体讲起……,再切入正题,最后根据情况劝三退。遇到有的工人什么也没有加入过的,我就把真相告诉他,大法在国外的洪传情况,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及退党情况。有时自己的正念不足,还是下决心坚持讲真相,当一开口问工人知不知道共产党就要倒台了,没想到工人很高兴:“倒了好啊!……”话题就这样谈起来了。

我认识到,讲真相关键还是自己的怕心阻碍,总是前几句口难开,如果不抱着非要劝退的心,找好话题,就好讲多了。在讲真相中与我比较熟悉的工人劝退就容易,有的工人我虽然是讲了真相,却不退,特别是不认识我的工人,因此刚开始讲真相我认识到不能着急,特别是自己周围的人,一方面可以用自己的言行感化他们,另一方面可多次、反复的从各个方面去讲,从历史方面;从国外游行实况;从国内迫害真相;从经济角度等等。特别是现在国内的物价大幅上涨,更可以结合起来讲,这也是在劝三退上对大法弟子有利的契机。讲真相中,很多人都或多或少接触到、看到真相资料,有的人收到真相光盘,有的人看到楼道里的不干胶贴或看了资料。这样的人劝退就容易多了,因此面对面讲真相,其它方式也要重视起来。

有时我也利用值班的机会到车间巡视,问工人有什么技术问题,然后顺便谈一谈,告诉他们退党的情况;因为有一段时期国内所谓的“保先”,我们公司有很多党员、团员都戴上了党徽和团徽,我就借这个徽章,见面问,你怎么还戴着这个呢?然后向他讲一讲真相,让他们主动把徽章摘掉。

二、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救度众生

我一直坚持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坚持已有两年多了,发了多少条短信,我也数不清。给亲戚、朋友发,给同事发,给公司的各级领导发;给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发……。刚开始打算用手机发短信时,内心顾虑很多,担心被监控,自己用正念坚持下来,我发现手机发短信其实是很安全、智慧的方法。我使用的手机卡,除了初期传九评短信时有一张被封以外,再没有一张被封过,有的一用很长时间。我把我的经验推荐给其他同修,有的同修也采用了这个办法。(手机发短信的安全方法请看明慧网的技术参考/手机安全栏目)

我一般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到外面去发,将已编制好的各种短信,包括退党情况、大法海外洪传真相、邪党活体摘取学员器官的暴行等等发给千家万户。有时也会收到回复的短信,有赞同的,发回感谢的话给我;有反对的也会骂我一通,这些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动心,保证自己不受干扰。

手机发短信因不受地域的限制,收集号码也很方便。我经常从当地的介绍找工作类的报纸上收集。有时,各种报刊、杂志、房前屋后的广告单、同事朋友的明信片等,都成了我讲真相的得利助手;发短信用的卡,我买的专门的短信卡(匿名),每月赠送百条短信,可节约一定的费用,采用群发,一次十条,效率也很高。手机专用,发过后就拆机,避免邪恶钻空子。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别小看。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在发短信时,有时,我会感受到邪恶除灭时自己头脑中思想又变的清晰起来,我知道到那是我世界中又有许多生命得救了,更坚定了我发短信的信心。

其实利用好通信工具讲真相,对救度众生威力巨大。我认识到只有自己的正念和智慧的不足,而不存在这样讲真相危险,那样讲就安全的观念。海外同修利用电话给国内民众播放mp3录音广播、有的直接打电话讲真相,这些都是很好的方式。

三、和同修形成整体,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

我在自己的家中办了一个资料点,负责给同修打印真相材料、小册子、不干胶贴、光盘贴等。我有时也负责给同修装mp3、电子书,上网发表声明、传送迫害信息等。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认识到,正法中大法弟子没有分工,只要是大法需要的就无条件的去做,只要对救度众生有益的事,就没有重要不重要的差别。以什么方式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也要充份考虑到大法的需要,而不是自己的喜好。

同修提出的各种要求,我都尽量满足他们。做的不足的地方,有时同修会提出来,我就看一看自己对同修提出的意见是什么心态,他提出的想法是否有道理,符合不符合大法,发现自己有问题就改正。有时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认为这样做效果更好,但同修采用的却是另外的方式,心里不愿意。我想,既然我认为我能做的比他好,那为什么就不帮助同修把他要做的事做好呢?我要不配合好,他不是更做不好吗?等到事情真的做起来时,同修发现我做得很好,对我很放心,做的事情也非常顺利,我们在整体上证实了大法,我也赢得了同修的认可。

在与同修配合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人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同时又都是协调人。当自己发现某些方面存在问题时,要指出来,同修有什么困难、出现什么问题,自己是有责任的。这时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的个人利益,更要从整体角度考虑问题。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后,我认识到,当前大法弟子还没有完全达到师父在正法中要求的整体成熟的标准,使邪恶无法全面解体。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大法整体需要的时候,无条件的放弃自我,圆容整体,聚之成形;但我们也不能对整体有依赖,有时也要从大法的需要出发,化之为粒,主动去做。关键是我们应时时刻刻把自己摆在大法中,把自己看作大法中一个圆容的粒子,看问题不能总从自我的角度出发。

和同修的配合过程中,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对众生慈悲,讲真相救他们,更要对同修慈悲,因为只有同修才能真正理解自己,在难中真正帮助自己的只有师父和同修;同修已在难中,我决不能再伤害他们,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因此发生矛盾都无条件的找自己。我的太太虽然也是修炼人,但常常对我挑剔,让我这样、那样。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在生活中做事太随便,个人生活不注意小节。即使有时觉的她不对,也决不与她争斗。如果是旧势力有意干扰,我就立掌发正念清除它们。

在修炼中,我还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够好,讲真相还须要再用心,还有很多执着心,有时还放松自己。请师父、同修们放心,我会更精進,带着该救的众生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