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升华、尽责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

一、法轮大法太好了

我今年六十一岁,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的。得法后的第二天中午,我在睡午觉,就听到好多人在喊着本地没有人知道的我的小名,把我惊醒了,我睁眼一看,头顶上一个和书上一样的法轮在转,那么的好看。我以后明白了是师父在找我。

得法前我过的日子没法说了。那时我的子宫肌瘤有鸡蛋那么大,拽着肚子天天疼,流血不止,医院让我马上做手术,我因为害怕不敢去。得法三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觉的一只大手在我的小肚子上一拧、一拽,我当时疼的一下蹲地上,汗马上就下来了,我当时就想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呐。第二天,又是脓又是血排出体外,子宫肌瘤从此没有了。

随着炼功,我患的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坐骨神经痛、心脏病、高血压、偏头痛、胃病以及三十多年的气管炎全部都好了。真的觉的身体上下一身轻啊,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啊!我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太好了!

二、我与大法同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们一行八个大法弟子坐公共汽车去北京证实法,走了三百多里地,被公安局警察端着冲锋枪把车挡在公路上。当时我想:这个大法这么好,我就是要上北京去说说大法好的心里话。我就趴在椅子背上,没有被发现。他们七个都被抓回去了。

我一个人来到牡丹江火车站,心里特别难受。虽然我谁都不认识,那我也要去北京,用我身心的变化告诉他们:他们错了,法轮大法就是好!

我一个人坐在去北京的火车上。马上要到北京的时候,我看到三尊金光闪闪的大佛,在空中跟着火车。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

到了北京上公交车准备去旅店,听到售票员说:昨天抓了三、四千炼法轮功的。我一听就下来了。坐在商场门前,天都快黑了,我举目无亲怎么办?这时过来两个女的问我:你上哪儿去?我当时不知怎么就这样说:“我想回家,找不到路了。”她俩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看她们也象,我就点了点头,她们就把我领到了她们住的地方。以后,我见到了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从那天开始我就和他们一起去证实法。我知道这就是师父安排的,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有一次,我和五个大法弟子去中南海信访办,我把大法的美好和我的身心受益情况全部都跟他们说了,说完后他们把我送到一辆车上,要把我遣送回家。我当时想:师父,我不能回家,什么时候让炼法轮功了,我什么时候回家。这时,开车的司机和警察都回屋里了,我拿起我的东西就下车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三个外地的大法弟子,从北京郊区步行了六、七十里地,到天安门证实法。刚到天安门,我去办点事回来的时候,看到他们三个正被警察抓上车,连我的包也被带上车了。那里有我的大法书啊,我就追到公安局,告诉他们:“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好的,还我的包。”他们说:“没有你老太太的事,走走走!”我拿起我的包就又走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十月中旬的一天,我和好多大法弟子来到天安门前打坐,证实法,被警察抓上车。那天抓了好几千大法弟子,把我们关在大厂房里,我们就大声的背师父的《论语》、《洪吟》,声音大的真是惊天动地,警察也没有办法。后来还把我们拉到据说是枪毙犯人的地方,边上站满了端着枪的警察,那也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为大法、为师父讨回清白的决心。

我在北京整整呆了一百天。我接触到了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他们中间有听过师父讲法的弟子,还有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毕业的弟子,他们都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大法弟子。这是师父慈悲,让我这个得法时间短、文化低的弟子在这个大熔炉里炼了一百天。因为没有带身份证,我们住过同修家,睡过公园的椅子,桥下、浴室,背着买的被子住过北京郊区的山上。我们想的是:不让我们炼,我们就不回家,我们与大法同在。

被遣送回来后,我又和当地的四个同修,第二次来到了北京天安门,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那一瞬间真是心花怒放啊!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啊。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了二年。在万家劳教所。有一次,恶警用一寸粗的绳子反背着手把我吊起来,用电棍电我,我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喊:“师父,救救我。”绳子一下就断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在万家劳教所,邪党恶警逼我“转化”,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修做好人的,是修做最高尚的人的,你们叫我往哪里转。”这话我不知道和他们说了多少遍。我信师信法,坚决不“转化”。我在小号里被关了二百多天,每顿饭只给小半碗玉米面粥,两块咸萝卜块,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被打的晕死过去、绝食被恶警灌食灌晕死过去,受尽了折磨,那也没有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我就是要与大法同在!

三、救度众生

我配不配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我还差远去了,我要听师父的话,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

我们村子有一百多户,我就拿着一个小本,挨家挨户都去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家去了好几次,不落下一个有缘人,村子里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人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党、团、队。

我又回老家辽宁,把亲朋好友又退了。

师父的讲法,一个接一个讲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责无旁贷、必须要去做的。我发愿要出去救度众生。没过几天,儿子打电话让我去他那里住。我悟到是师父安排我去救度那里的众生。

到了儿子家,我就天天去那里的早市、商场、大小商店,讲真相,劝三退。每天都十多个,最多一天退了三十个。

我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走路、坐车,只要能说上话的人,第一件事就是救他,一个都不放过。到现在我已经让二千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退出了邪党。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悟到:只要学好法,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正念足,救人就顺利。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你面前,就看你做不做,做就能救了他。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