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摔打打走过八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了八年,以下是自己的一些体会:

从小听神佛故事

小时候家人经常讲神佛的故事,还讲了末法时期的状态,人把狗当作儿子来养,心好的人有神保护。当地的庙文革被砸,十多年后恢复时我就非常虔诚的去拜,并带上钱、油、香,这个庙里的方丈,与他交谈了几次,他完全讲的是名和利,没有修炼的内涵,色心还很重,使我大失所望,去庙里就再也不愿意见他了。心中一直想寻找真佛。

十二岁工作

由于我家境贫穷,十一岁母亲去世,父亲又有病,无钱供养五个子女上学,我十二岁被街道调到当地集体工厂做手工活,与我同时進厂的有两个不满14岁,都是童工,在厂里一直工作到退休。

三十九岁见到师尊

一次在火车上慈悲的师父安排我与他坐在一起,我的过去、家庭情况、想法,师父都知道,太神奇了,我激动万分,是我多年要寻找的。我高兴的直说:您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一定要跟着您走。师父讲了很多法,说只要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以后的人生道路就会改变。

我觉的很玄,回答:退了休再修炼。人的观念使我当时没有跟上师父的亲授班,成为终生的遗憾。

四十三岁得法

我儿子十五岁受黑社会的人和恶警陷害用白粉毒害而早亡,我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我整天躺在床上,以泪洗面,简直想一死了之。这时师父救我,安排我修炼,才从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我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两次去公安处要回大法书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一个人去上访,随身带着大法书。被北京公安绑架搜书时,我拼命上前夺回,三个警察把我大绑起来,硬把书抢走了,我责备自己怎么没有保护好书,我抱着当初得法的那一念:我的生命是大法救的,大法书不能抢走,一定要回。我被接到当地驻京办,质问他们:我来出差,北京谁都可以来,你们不该抓我。他们晚上就把我放了。我就决定去要回大法书,径直走入天安门公安处,房间都是警察,绑架那个警察问我怎么出来的,我说来要书,他说:要书? 其他警察想绑架,他一挥手叫我快走,我就走了。想了几天后又去要书,同修都劝我别去了,担心我再次被绑架,我说:没事儿。又去公安处,我告诉他:这本书比我生命都珍贵。他说:你胆可真大,这是什么地方,全是便衣,不怕抓呀,快走。我还是抱着纯善的心说:“有大法才有我在,请你一定给我。”他有点感动,点头答应,我赶快塞钱给他(现在悟到给钱是助长了邪恶),结果他拿来六本书,叮嘱我快离开北京。

抵制迫害从劳教所跑出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这儿有理说不清,是个颠倒黑白的地方,我悟到这儿不是我呆的地方,怪自己学法太差。如果我修的好的话,人是够不着我的。我等待着结束这个环境,忍受了五个月。左想右想,只有学法炼功才是大法弟子,在黑窝里就会被污染,我一定要跑出去。我求师父帮助,一天我成功的跑了出去。出去后,把多做事当作修炼,没有静心学好法,被抓回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我感到非常内疚,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了师父救度众生的安排。在劳教所被吊铐一个月时,所长安排警察、药教二十四小时监视,所长几天来一次,我就与他讲大法的美好,为什么我这样坚信,是因为神佛是真的存在的,迫害法轮功的人在未来都是要偿还的(他任职期间已经迫害死了几个同修),将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幸,我抱着充份为他着想的心态给他讲,他知道我的身体情况,被迫害伤残,我从没想过残废,就信师信法,现在跟正常人一样。他静静的听着,似乎明白了什么。我释放后打听这个所长准备再给他讲真相,才知道他主动调离了这个劳教所。

面对面给国安讲真相

一次我被当地国安绑架,我坚决抵制,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我悟到:大法救度一切众生,善的恶的都救度。所以我对每一个人都不带任何仇恨的心讲真相。我在拘留所用手铐打铁门,并绝食。第二天国安来了三个人,所长带着他们到室内,叫我吃东西,我说自己是冤枉的,你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就吃东西,国安的一个头就说了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所长只是连声说:好好好,快吃东西。结果第二天就把我放了。

还有一次,一外地国安要我说姓名,我拒绝了,他自我介绍家庭情况,说自己有几个子女,认识炼功人五年了,我说,那你迫害了五年了,你挣钱的目地不就是想自己和子女过好一点,但你知道吗?迫害大法的罪是无边的,连子女都会接着偿还的,你干这工作是为子女造福呢,还是造业呢……我坚信善的力量是最大的,说着说着,我发现他眼睛中泪花在转动,最后他说了句: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自己的不足和教训

我一直在查找哪些方面做的不好导致被迫害,主要有以下几点:

1、没有静心学好法,还没有坚持背法,不知道怎么修,学法炼功时胡思乱想。
2、害怕跟不上正法進程,圆满不了,把多做事当作了修炼。
3、被迫害时正念足,知道妥协了就会毁于一旦,坚决抵制,但是环境宽松时放松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
4、对家人讲真相时总想左右别人,觉的自己是为家人好,就用很尖锐的语言,结果经常是不欢而散。
5、迫害初期,我带着仇恨的心理跟警察斗,激发了他们的魔性,遭到严酷的迫害,没有从正面证实大法,给救度众生带来无形的损失。
6、色欲之心总认为已经去干净了,但是睡梦中和丈夫还是过不去,还觉的没什么,这类梦就经常出现,对我的修炼起到严重干扰。

结语

我摔摔打打走过了八年的修炼过程,我亲身感受到善的力量能够化险为夷,还告诉迫害者:上面有政策,你有对策。后来迫害者对我很客气,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的人见到我就说:好就在屋里炼。今后我想符合常人状态,做个生意,开辟接触众生的环境,以便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