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开创修炼一片天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本人是九六年末得法,至今已十年了。这些年中,尽管在诸多的辛酸、苦难、艰辛、险恶的修炼途中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了,身体得到了净化,心灵得到升华;层次在提高。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救度,师父为弟子修炼操碎了心。在此,即使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弟子对师尊的万分感谢。

在修炼前,我是出名的“病秧子”“药篓子”,从头到脚都是病,二十几种病同时压在我身上,最严重的是胃病,每天都疼,已经承受不了大量的各种药物的刺激,轻时佝着腰捂着胃,重时疼的打滚,不能正常工作。那时的我面如黄土,形容憔悴,痛苦不堪。九二年冬因妇科疾病而引起大流血,不得不住進医院進行子宫切除手术,当时没有经济能力向麻醉师甩“红包”,在手术中吃了很多苦头,遭了很多罪,疼的发昏到死。十几小时后才强活过来,差点成了“植物人”。出院后学了一门假气功,招引一些附体,脑袋中成天哇啦哇啦的说话,支配我让我给人发功治病,不听它的就折腾我死去活来的,什么病都一起发作,真的没法活了。精神上的痛苦更令我难以忍受,我和丈夫感情不和,夫妻吵了几十年的架。随着我病情的加重,家庭的战争也越演越烈,每隔几天丈夫顶班回来(在外站工作)都要酗酒吵闹,闹着离婚,家庭面临解体。为了两个年幼的孩子,我尽量的忍受着这一切,每天带死不活的熬日子。

就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痛苦中挣扎时,九六年底我幸遇万古难遇的大法。看到大法真的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这才是我一生苦苦找寻的宇宙真理。捧着这本《转法轮》宝书,我如饥似渴的读啊、看啊……从此我的心里、眼前,不再是黑暗、深渊,而是一条通天的光明大道!仅仅几天的学法炼功,渐渐的我身体上的病痛全部消失,身体上的附体也被清理干净,就感觉身体从来没有过的这种舒爽、轻盈、灵活,那真是走路一身轻。如果没有年龄的局限,我非得象童年时代窜几窜,蹦几蹦不可。

我的脸色红润了,二百度的花镜摘掉了,一向佝偻的腰板直起来了。更令亲属、邻居惊奇的是;过去体弱多病、年近六十的我,如今判若两人,扛起百儿八十斤重的东西上楼不费劲,他们都觉的不可思议:“这老太太神了!”家庭中我与丈夫、公婆、小姑、小叔子们矛盾和解了,关系改善了。遵照师父的法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凡事能忍了,尽管是修炼初期时的那种含泪而忍,可邻居毕竟听不到我回应的声音了,逐渐的夫妻和睦了,家庭温馨了,孩子们也有了笑脸。

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修,跟师父回家。也要让周围的人都能得到“能够得度”的福份,能够象我一样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以我神奇的变化为例,向同事、亲友们讲大法的神奇、美好,愿意学的人,用我并不宽裕的工资给他们请大法书。在我的弘扬下,我的丈夫、姐姐、妹妹、弟弟、姨娘,还有几个同事都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弟子真的开始了血腥的残酷镇压,一时间所有的宣传工具昼夜鼓噪;街道社区人员上门威胁警告;家人担心害怕的吵闹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干扰,顷刻间乌云压顶,恶浪翻天,大有天塌之势。迫害开始后,我虽然下定决心坚修到底,但是由于学法基础差,人心太多,怕心太重,曾一度藏在家里埋头学法。对于邪恶集团的残酷镇压,我除了恨,就是怕。同年九月下旬听说大法弟子都上北京证法、护法,中途被截回,被拘留被抄家,被罚款,还被送洗脑。最后人心放不下,向邪恶妥协,写了“保证书”。当时真的悔恨自己,一天都不想活了,每天都在病业折磨中,在精神极度消沉的痛苦中哭泣,搅得家人不得安宁。师父为我操碎了心,借家人的嘴说我,梦中点化我,我不悟,又在墙壁上显现类似《洪吟》插图一模一样,一米高左右的神的坐禅图,我仍是不明其意,又让我听到另外空间的仙乐。当时我的思想象钻牛角尖了,无论师父怎么点化,就是认为自己彻底完了,师父不会再管我了。那一天哭迷糊了,昏沉中只听耳边师父大喝一声:“跌倒了爬起来!”我一下蹦起来,又惊又喜,眼泪哗哗淌,师父,弟子这么大的罪,您还管我呀!那我一定从头修,好好修。我对着师父的法像郑重发誓:弟子今后一定扎扎实实学好法,走正师父安排的路,从新开始,真修实修,弥补过失。这天晚上师父给我灌顶,清理身体,全身的病业又不翼而飞了,我又回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中了。

痛定思痛,总结教训,边学法边向内找,找出一大堆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1)平时的学法态度都有问题,带着肮脏的有求之心学法,没有真正同化大法,更体会、领悟不到法的深刻内涵。(2)不能时刻严格要求自己,特别在家庭环境中,不能向内找,不修心性,任由各种人心操控。(3)修炼时的基点没摆正,抱着根本执著走入大法中来,求健康,求幸福,求圆满,求自在,求解脱。归根结底就是为私、为我。找到问题的症结,修去它,在正法中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

通过系统深入的学法查找了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很多执著欲望,很多人心,特别是怕心。不断的铲除这些败坏物质,后天观念,坚定正念,证实大法,弥补过失。首先向上门来的派出所指导员、片警声明“保证书”作废,向他们讲大法真相,然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又去北京护法,在天安门喊完口号挂完条幅后刚走百米远,产生了欢喜心,立即遭绑架。被带回当地后,正念走脱,漂流在外,来到荒郊野外亲戚家菜园的一个工具棚落脚。虽然住所简陋条件较差,环境艰苦,但比起狱中的同修,我还幸运,比较满足。无论如何苦,我能在这里安心修炼,平安度过每一天。

以后通过学法,反思自己,我不能再安心了。我问自己:这种安心修炼的环境是师父安排的吗?当然不是。如果说当初来这里是否定邪恶迫害,而长期住在这里躲着,给常人社会带来多大负面影响,是给大法抹黑,决不是师父要的,是旧势力想毁灭众生安排的这一切。我决定回家,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修去自私自我等一切人心。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是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几年来常人受恶党的毒害很深,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相当一部份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带有敌意,修炼环境也受到严重的破坏。在讲清真相的同时,改善环境。

回家后面对家人的怨恨、指责,邻居的冷言、白眼,亲友的劝告,同事的询问及社区片警人员上门骚扰,我以平心静气善良的心态,乐呵呵的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很乐意接受。我买礼品到亲朋好友家讲,到邻居家讲,买瓜子到原单位去讲,走路讲,买东西讲,遇到熟人讲,就是陌生人只要搭上话就是有缘人,就讲。通过这样讲真相,周围的环境正过来了,家人不太严管我了;跟踪的邻居放弃了跟踪;监视我的几个老太太不不再盘查询问了,社区片警逐渐不登门了,单位领导不再过问我的最新动态了。这个过程我深深的体会到,在正法修炼中只要抱着纯正的救人一念,出发点完全为他,正念更强,救人的力度会更大,相应的环境也会改善。

这次流离回家,我在“做到是修”上下功夫,从点滴和家庭琐事上做起,圆容好家庭,为家人同化大法能得度做努力。首先放下为钱为物的名利心,把我可观的工资除留够零花外大部份交给我丈夫,在精神上丈夫有了稳定感、信任感、责任感和愉悦感。家务活我主动分担,尤其重活,背背扛扛的,百儿八十斤重物我抢着扛上楼,邻居见了全赞叹和惊奇,丈夫美滋滋的,高兴的不得了。生活上处处关心体贴他,吃什么好的,喝什么营养冲剂全不与他计较。在他喝多酒耍疯骂我时,我若无其事看书,不动心,不动气,用宽宏大度的善心、语气与他讲话。不管怎样我就在一点一滴小事上,在一思一念上,就照师父的话去做,在面容上保持宽厚、祥和,与家人谈话在内容语调方面尽量做到不轻佻、不浮躁、不伤害、不粗俗,温柔而不失大方,爱怜体恤而不失严肃。总之,这个家庭真正达到了和谐和温馨。丈夫说:“我怎么感觉你成为我的老大姐似的了。”我已赢得了他对我的尊重和好感,不再欺凌谩骂我了。找到自己的问题,归正自己,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念慈悲,用纯正的救人一念,想方设法归正家人。结合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目前已收到较好的效果。通过大法弟子的歌曲震撼了他的心灵,唤醒了他的良知。他能主动看真相资料了,尤其看完《九评》《解体党文化》他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已做了“三退”。喝酒节制了,不耍酒疯吵闹了,能维护大法了,对过去不好的行为表示忏悔。他不反对我出声念法了,有时我放师父讲法录音他也悄然在听了,每天督促我炼功、发正念,帮我提高心性。看来,他的生命有救了,今后有希望再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还需一番努力。

其实度人的是法,救人的是师父,这一切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在救人。随着修炼环境的逐渐宽松,我家人也完全明白了真相,由理解到支持,使我在做三件事方面更進一步。在保证学好法,正念强的基础上,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加大了力度,在完成史前大愿的过程中,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每一步。师父在一系列讲法中突出强调的是大法弟子如何归正自己和如何救人的问题,怎样按师父的话做好救人一事。

下面我汇报一下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方面一点点做法与体会。先从认识的这部份人做起,包括我的全家,亲戚,远亲近亲,沾边的,能够的着的,都做。还有朋友,同事,邻居,凡是能联系上的,都做努力,不放过任何机缘。有的相约参加什么聚会或宴会,在这种场合相聚,找准机会,引出话题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今年三月份参加老领导子女的婚宴,一次就劝退了十几人。劝退的人中有不同级别的,不同职业的,还有不认识的。

对于这些不认识的陌生人,别看跟自己沾不上任何关系的边,其貌不扬,有的还脏兮兮的。他们生在大法洪传时代,生在中国,都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很高层次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中国人。救一个人,就等于救一个生命群,救一个天体,而不简简单单是救一个人。因为不相识就不救吗?就没法救吗?通过学法,突破观念的障碍,用大法给我的智慧,理智、慈悲的救人,不错过师父给安排的任何机会。或许她在路边朝你微笑;或许她在道旁病痛难忍;或许你上坡时赶上他艰难的拉车;或许他(她)背上很重的垃圾袋站不起来,伸出脏兮兮的手让你拽;也许千万年的等待就在那一刻。那一刻,你不要不以为然,不要不屑一顾,该搭话搭话,该帮忙帮忙,不管怎样,抓住契机,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要紧。

在学好法,正念强大、纯正的情况下,救人很顺利,也容易,往往一讲,用不了几分钟,对方欣然同意三退,还千恩万谢的。这时容易滋生欢喜心或求数量求结果等人心,如不及时归正,修去这些心,往下再做效果就不同了,白费嘴皮白搭时间不说,还容易产生另一种人心,就是悲观,沮丧,懒得再张口,同时安逸之心也产生了。这些人心的背后隐藏着更大的一颗人心,就是维护自我不受伤害,还有求功利之心,都是为私的表现。

有时没说通对方,往往还受对方的冷落,讥讽、训斥和恐吓,没有用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而是情绪低落的气愤愤想:你这种人等着下地狱吧!老天爷不会轻饶你的,给下定论了,造成难度。如果当时善意的想:你的生命一定要得救度,在我这里救不了你,在其他同修的努力下,你的生命也会得救,迟早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样,这个生命以后会有希望能得救。

救人要纯正的带有一颗真心,一颗诚心,抱着慈悲善念,效果就好。自己在这方面做的还很差,在今后还有待于归正自己,加大力度,迅速提高。

以上是自己修炼体会,比起其他同修自己做的很差,让师父为我操碎了心。在此,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