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功友过生死关的一点启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们是个全家修炼的大家庭。妈妈年过古稀,已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同修了,正常修炼时期,她学法炼功比较精進,过关消业也坚定,对师父更是敬重。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孩子们出去向各级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家里遭受了腥风血雨式的迫害,相继多人被非法关押、劳教,妈妈在心里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但她还是能从法中去看待,付出很多,后来我们都管她叫“英雄的妈妈”(常人的观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自己在家学法懈怠了,学法经常发困,常人的观念总是不去,有些方面还表现的还很明显,比如:养老、家产问题啊,过份牵挂儿女的安全啊,过去亲属间的恩恩怨怨、七年谷子八年糠的还念念不忘,不能从法理上看待过去所吃的苦和人与人的恩怨关系;还有因邪恶长期的迫害,妈妈怕心也越来越重,把大法书籍和资料都藏了起来,一有点“风吹草动”或恶警的“提醒”,她就象替邪恶夸大恐吓一样,让儿女们小心、小心再小心,虽然有时也出去送发资料,但怕心很重,发正念时也不是很主动,这些导致了妈妈修炼出现不正确状态——学法困、吃喝多而消瘦的“病”状(虽然她嘴上不承认,但内心有些放不下)。即便如此,在零七年之前,妈妈出现的过关、消业、反迫害等还算是“连滚带爬”的过去了,我们当儿女的也都在法中帮助她。

后来,妈妈一场感冒过后,突然加重,大家问她去医院不,她说去吧。这时我们姊妹们也都动了亲情,顺从了妈妈,想通过常人的办法,先混过这一关,以后再好好修的常人想法。就这样,一边住院打针,一边听法,一边心中默念正法口诀。一个星期过后,妈妈的病情急速加重,逐渐到了吃多少吐多少的地步,医院的大夫也让往大点的医院办理转院,但妈妈的身体状况也经不住长途的颠簸了,妈妈也说:“不治了,是去是留由师父说了算吧,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好。”

回到家中,妈妈只能喝点水一样的粥,大多数还得吐出去,看看不行,我们又回到老路上:一半常人的办法——量血压、测血糖、重时加点药,同时还在些有名气的医院找熟人问治疗方案和办法,另一半则是修炼人的方法——整点发正念、听法、念正法口诀、炼一点动功,大家围着读经文。然而,越治越重,达到了滴水不進的状态,妈妈逐渐的不想再遭这个罪了(常人的观念),说的话有时在法上,有时又是常人的念头。

这期间,我们在无助(常人的观念)的时候,师父点化我们。几名很精進的功友也纷纷赶来帮助,看到我妈妈的情况,他们说出一句师父讲的话:“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功友们不带情的成份,悟的好,认为在正法走到最后的时期,还出现这样大的“消业”是不正常的,是旧势力、黑手的迫害,旧势力以有漏为由進行迫害,达到消磨大法弟子意志、减弱救度世人力量的目地。我们也都放下了对妈妈的情,反复给妈妈读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的相关讲法。

大家坚定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黑手的迫害。“不能炼功”,那么就是坚持炼功!(用一个大法弟子腿被恶警打折了仍然坚持打坐的例子来鼓励妈妈),“吃了就吐”,那么就是吃!“坐着头晕、恶心”,那么就是坐着!经过二天多的坚持和一次反复,奇迹出现了,已经一个多月不能進食的妈妈,饭量恢复正常,基本赶上一个小伙子的饭量,一周后视力正常、行动自如了。

妈妈和我们高兴的不知怎样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让周围半信不信的常人感受到了大法的玄奥和超常。

从妈妈陷入常人住院治病到认为一般的消业过关,再到否定旧势力迫害的过程,我们更深的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的内涵。也悟到:一个功友过关(特别是亲人),对周围的修炼人都是考验,看看大家是不是把人心放的下,用法来衡量出现的一切,大家的心态也影响着过关人心态的变化。更悟到:修炼不能夹杂着人心,对法的坚信上来不得半点虚假!在过关和反迫害中,对法理有时悟到了,还必须做到!

因怕写不好,加上“忙”的干扰,拖了好久才写此文,感觉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也希望此文能对老年功友过生死关、反迫害有一点点启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