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身体出现病态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借着大法弟子有业力和执著为由来迫害我们大法弟子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如警察非法抓捕、恶人举报、单位打压、家人的干涉等等,还有一种就是对大法弟子身体的迫害。我们都知道,正法时期身体病业根本不成问题,师父怎么能安排弟子起不来床了、胳膊、腿不会动了、做不了三件事呢?这明显是邪恶的迫害,这个邪恶生命我认为就是另外空间卧在身体那个部位上的灵体。

《转法轮》说:“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

许多同修都知道,面对警察要不配合被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操控的警察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对于这个灵体对我们身体的迫害,有的同修就不太清楚了。

大家想想,我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件是我们自己的,比如你的手、你的腿、你的嘴,你让它干嘛它就干嘛,因为它是你的,当你的身体部位你让它干啥它不干的时候,那显然就是另外空间的那个灵体操控了你身体的那个部件。如胳膊不会动、腿走不了路、或哪个部件出现严重病态等等。在此种情况下,我们的主意识一定要清醒,做到不配合这个灵体在身体部件上表现的任何形式。如:病态让我躺下,我明白这是另外空间的邪灵让我躺下的,我坚决不躺下,我该干什么干什么;病态让我吃不進去饭,那我就不听你的,我就吃,我的嘴我的胃我自己说了算,哪怕吃了吐了,我也要接着再吃;胳膊、腿不是不会动吗?就不听你灵体在我身体上的表演,我的胳膊、我的腿我就要用它们干它们应该干的。也许有的同修说,我的胳膊、腿明明不能动,你怎么能让它动呢?大家想想,你承认你的胳膊、腿不能动了,那你就等于承认另外空间的灵体生命在你身体上的表现形式,换句话说,等于是你要灵体生命上你身上来,那它当然就在你身体上呆着不走。

举个例子:我地有一同修表现形式是肺部病态,住院两个多月不见好转,最后是吃不進去饭,后来与同修切磋,同修就开始吃饭,哪怕吐了也要再吃,结果几天指标都正常了,医生都觉的奇怪。《明慧周刊》上登过:一个同修用了四个多小时穿了一件衣服,家人要帮忙,坚决不用,几天后就跟好人一样了;还有一个同修,炼抱轮时,别人看着都是一个动作“腹前抱轮”,而她自己知道却是克服了极大的困难在炼四个抱轮动作;那个转生成日本武士在海边吃活虾的同修,梦中师父法身让她向下咽咽,而同修表面形式嗓子根本就咽不了。我悟着这就是不配合另外空间的灵体在身体上的表现形式。

还要说明一点,是不是悟明白了这个道理,今天也这样去做了,那就应该今天或者马上胳膊腿就好了,不是的!就象那个用四个小时的同修,假如有的同修四分钟或一个小时或三个半小时还没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他会不会放弃自己不穿了,不再去努力了呢?无可奈何的默认了我穿不了衣服的这个身体迫害呢?甚至需要五个小时、六个小时去穿这件衣服,或者需要一天两天的时候,还会坚持下去吗?能不能做到,不再去执著身体有什么变化,时刻不承认强加的身体迫害,在反迫害中实修自己,不是口头上,而是行为上真正做到的时候,才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清除了另外空间的灵体,这边身体也就好了。

下面再谈谈出现身体病态同修向内找的问题:我学法前得过牛皮癣,个人修炼阶段消过三次业,最后在胳膊上头发里还有一点,从此后,“我身上还有点牛皮癣”这一念头始终在头脑中。在正法修炼的前几年,时常想着最后一定会好的,并且常常照照镜子看看,好点了没有,心里执著的想,这几天功炼的挺好,三件事也挺精進的,牛皮癣怎么还没见好,也应该好点了吧?

直到零六年一天,我突然觉的牛皮癣这个问题时间太长了,为什么总这样?开始在这个问题上向内找,通过背《道法》经文,我悟到长期以来在牛皮癣问题上,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我是神体,是没有病的,牛皮癣只是一些业力的反映,这个问题相信同修都能悟到,但是,在实修中却往往容易忽视。如:我胳膊动不了,我的腿走不了,我这儿痛,我那儿不舒服。大家看看,这些话的本身就承认自己身体有“病”了,把身体不正常状态当作是自己了,我是这样做的:思想中只要冒出以上那些念头,立即清除,并想:让我身体难受的不是我,牛皮癣不是真我,如果是师父安排的消业,我就坦然接受,不是师父安排的,坚决不要。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

回头再看以前的想法,是多么的执著,精進做三件事不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而是变成了是为身上的牛皮癣快点好了,成了治身体上的“病”了。

《欧洲法会讲法》中说:“他还是不改变他的观念,他还在担心着他的病:我的病能不能犯哪?老师是不是真的管我了,给我根治好了?你看他心里还有。他嘴里跟谁也不说,他心里还在想:老师一定能帮我治病。那么他表面上在炼功,他本质上还是为了治病。他不在骗我、骗人、骗大法吗?他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真实的心理的转变那才是真修。”

《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说:“长期以来啊,有一些学员就是有那根本的执著不去啊!堆积到最后了,过不去了,难就大了。出现问题哪,不是从心性上去找,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的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的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

《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说:“你们的苦都是你们不想放下执著才感到苦──哎呀,我怎么这么难受啊?有人为什么总对我不好啊?我的身体怎么老消业呀?人就是放不下。最大限度能放到多少?自己能够念很正、象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样吗?堂堂正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如果真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执著,把自己当作一个不同于常人的大法弟子来对待的时候,我相信那一切都变样。”

建议病态同修:第一否定邪恶强加的身体迫害,这是正法时期,身体是用来救度众生的,强加的都不承认,行为上要努力做到;第二静心向内找,千万不要变成忍苦精進做三件事变相的是为了去身体的病了,把“我身体有病”这一念从思想深处挖出来,清除掉,分清真身体,假身体,找到真我,转变观念。

以上,意在与同修切磋,希望大家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