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冲破病业大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很忙(经商做生意),修炼尚不够精進,时紧时松,学法炼功也少于其他同修。尽管这样,师父还是多次给我净化身体并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可是7.20后,我在私心和怕心的驱使下,在压力面前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我所说所做作废)。但在这八年里虽然能坚持学法炼功,但三件事做的不好,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

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我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左肩象被卸掉一样痛的厉害,根本忍受不了。不一会儿胸口也堵的很难受,脑袋也开始胀了,一会儿比一会严重,在床上直打滚。我女儿流着眼泪说:“赶快上医院吧!爸爸!……”当时我的思想还清晰,对女儿说:“爸爸修大法十多年了,不会有事的,如果把我送医院可能就回不来了,你们也就没有爸爸了。”女儿就大哭,我也止不住的流泪,对女儿说:“你真孝顺,就给我读《转法轮》吧。”就这样女儿从《论语》开始读,一直往下读,当读到“不管怎么难受,千万要坚持来听课,只要你走進课堂,你什么症状都没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时我的脑袋好象轻了很多,慢慢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快六点了。赶快盘腿打坐发正念,学完一讲《转法轮》已八点多了,女儿问我能吃点饭吗?我说能。可吃过饭后感觉舌头尖麻麻的,膀子硬硬的,肩膀、胳膊、手分不清是哪儿疼、麻、酸,站也不是,坐也不行,躺下不能翻身,胸口慌乱,脑子里烦躁的不行,简直不知所措,于是就没有目标的乱走动。见到有两个人在路边下象棋,心想看一会也许会忘掉难受(我对下棋很执着),结果就站那看。一会儿一个人有事走了,我就和另一个下起棋来,也不知下了几盘,12点手机闹铃响了,也没停下只是心里念正法口诀,刚想两句,一走棋就啥都忘了,最后女儿叫吃午饭才回家,多么强的执着呀!命都快没了还想下棋。

这下麻烦大了,吃饭也吃不成,脑袋疼得厉害,根本就止不住,直想撞墙。女儿看到惊慌说赶快打电话让我妈回来!我点头表示同意,但心却想着我不知道能不能挺到她回到家,自己觉得比死还难受,挺啊,挺,有个念头,我是大法弟子,我修大法十年多了,师父叫我死我就死,叫我活我就活!转念又想不对,我是十年大法徒,我的很多朋友,客户,亲人还有很多同修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我就这样死了,走了他们会怎么想?这不是破坏法吗?这不是给大法给师父抹黑吗?这一定是旧势力想要的,安排的,强加的,我坚决不要,坚决否定,坚决用师父赐予我的神通彻底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这样一想,奇迹出现了,我就对自己说,我得起来,我得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这样我站起来了,走着唱着“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走着唱着,哪儿人多走哪,哪人多唱到哪。转了一大圈回到家,接着吃了一大碗面条,妻子回到家帮我发正念,又共同学法、炼功。同修给我送来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我们看了好几遍,悟到很多真机和更深内涵。

很快我一切恢复正常。现在我又沐浴在大法修炼中,做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

这次的生死大关我过的很险,很勉强。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太重,私心、怕心、贪心、好胜心等等,有很多执着强烈到了着迷的地步。而以前,自己总也不悟,忘记师父的谆谆教诲──修炼是严肃的。我要牢记这次深刻的教训。为了尽快修掉这些人心,我写出来,曝光它,清除它,同时我决心从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众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一个真正的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徒,真正成为大法造就的伟大的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