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出神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晚上九点,我去了一趟厕所,刚站立起来,就感觉左脚象丢失了一样,没有了知觉。我赶紧扶住了墙,喊妻子来扶我。她告诉我:你求师父。我就喊李洪志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扶着妻子的双肩,口中不停的喊着,李洪志师父救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刚走到房门口,就瘫倒在地,随之就是喷射状呕吐,将吃的东西吐了出来。这种症状就象常人的脑充血、脑溢血一样。左半边身体已经没有了知觉,除神志清醒外,整个身体如同僵死了一样。我仍喊着师父救救我。当时,我们夫妻二人都想到要给同修打电话,不要给女儿、女婿打电话。我们是修炼人,这不是病、是过生死大关,不能去医院。

不一会三位同修来到我家,看到我的状态,其中男同修问我:老陈,你感觉怎么回事?我说: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难加重了一点,没事,学法不精進,过生死关。四个同修动手想把我架到床上,可是怎么也搬不动。男同修说别搬了,接着抓着我没有知觉的左胳膊告诉我:“老陈,起来。”

我随即就站起来了,也没用人扶,也没有瘫倒。如果是一个常人的话根本就站不住了。男同修又说:“老陈,去上床休息。”我随声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床边(屋门距离床有四米远),同修帮我把胳膊、腿搬上床。我清醒后想:我的表面症状是中风(“偏瘫”),怎么能站起来呢?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又走到床边,也没有瘫倒。这不是大法神奇,是师父在看护着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吗?

第二天是我该去做证实法的日子,我得起来去!这时一条光明大道就显现在我的眼前,可是脑中闪出怕摔倒的一念,什么都消失了。这是我念不正造成的,师父在讲法中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因而我只坐了起来并没有下床。第三天上午,我就能自己起来到院中走动了。我意识到这么快能起来是师父看护着我,如果是一个常人得了中风,别说三天就是三个月也起不来。

第四天凌晨两点多钟,也就是将要到全球统一炼功的时候,清脆响亮的电话铃声叫醒了我,同时在眼前显现出一个金光灿灿的《师父在广州讲法》光盘。我喊醒妻子切磋了一番。结合自己所发生的事向内找,挖根,提高自己的心性。我平时炼功少,高兴就炼,不高兴就睡觉不炼了,这可不行。于是我们就开始了炼功,在我炼第一套动功时,因身体不随和,中间休息了一次。

第五天我按照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意志金刚铸的话,再累也要坚持炼完。从此以后每天五套功法一气炼完。第七天我就能走动。第十五天,我就扶着同修的自行车到二里路外的繁华区理发,并到小区内根据自己的身体的实际情况讲真相,劝老年同修恢复学法炼功,回到正法的行列中来。三周后我就能骑自行车,随同修到十几里外做讲真相的事了。

我按照师父说的,真修大法弟子没有病,是魔难、过关,我没去医院,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就行动自如了。前后只有一个月。

如果不信师信法,念不正的话,去了医院,一念之差,那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通过这次魔难,体验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们来到了我的身边嘱咐我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不是病,是难,是过关。有师父在,师父看护着我们,什么也不害怕,坚修大法出神奇。

借明慧一角略表我的心意,谢谢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坚修大法,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功成圆满随师回家。也谢谢所有关心我的同修。

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与不精進的同修共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