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对待修炼 不负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一.大法缘

记得在我五岁左右,有天中午,独自一人在门前的石墩上玩耍,突然看见眼前出现一个人(不是从远处飘来的,感觉象是从另外空间直接進入这个空间的),当时看见这个人也就是二十左右的样子。他注视了我五分钟,然后隐去了。这成了我小时候的一个谜。我总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随着长大后渐渐淡忘了这件事。直到九五年有幸看到《法轮功》(修订本),在看见师父像片的一刹那,尘封的记忆一下打开了。我觉的我有缘修大法,要不小时候不会看见师父。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然而,在个人修炼阶段没有踏实修炼,对师父的讲法没有深入内心,感觉自己功也在炼,法也在学,算是大法弟子了,却没有真正做到按法的要求做。二零零四年时,由于自己对男女之情的执著,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慢慢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正念也不发了,逐渐脱离了修炼的行列。我如行尸走肉般活了两年。

二零零六年初的一天晚上,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见虚空中充满了法轮,有大拇指的指甲那么大,我消极的想:让我看见干啥,我也不炼了,干脆给我把天目关闭了,以后再也看不见这些东西,修炼的事再也与我无关了。可我越不想看,偏偏看的更多。每天晚上都看见虚空中的法轮,一天比一天大,当有拳头那么大时,我想:是不是法轮越来越大,到连成一片的时候,就是法正人间的时候了。突然一段法在脑中想起(后来觉得不是想起,是慈悲的师父将法打進我脑中的):“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是修?还是不修?两种念头时刻在脑中交锋,搞的我痛苦不堪,又不敢跟家人(除已出嫁的两个姐姐外,都是大法弟子)讲,怕他们笑我。家庭聚会时,姐姐让我喝酒,我虽不炼了,但潜意识里觉得修炼人不能做的事我决不做,她们就说:你是墙上一根草,风吹两边倒。现在想来,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修炼要坚定,但那时就是不悟。终于有一天,正念战胜了人念,下决心从新修炼,抓紧时间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二.修炼的严肃

我找到以前曾修大法,恶人迫害放弃了大法的同修,先给她三退,又给她很多真相资料。她明白后,表示要从新修炼。我把自己的《转法轮》给她,又帮她把所有讲法灌進MP3,每周及时将《明慧周刊》给她。看到她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我既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下,迷失的弟子走回来了,惭愧的是自己在邪恶迫害的这几年中,没有去帮助她,让她迷失这么久。深感以前没做好,有负师恩,我决心尽力帮助同修,弥补以前的过错。当听说有同修状态不好,我就与另外的同修一起前去切磋,共同在法理上探讨,排除干扰,加强同修的正念,跟上正法進程。有同修被迫害时,我把消息及时发到网上,并广泛告知同修,通知大家一起为被迫害的弟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我也体会到发正念的巨大作用。二零零六年时,我得知昔日的一位同修从外地回来了。他受家庭的阻挠,内心放不下大法,但在家人的监控下,无法看书炼功,更别提讲真相了。我知道他的电话后,就给他打电话,连拨四次电话都不通。我悟到有邪恶的干扰,开始发正念清除本地的邪恶,还是不通。我想是否发正念不到位?我在心中求师父:请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弟子,彻底清除一切干扰、间隔弟子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同修。此念一出,马上就打通了。随着我去的次数多了,这同修正念也强了,主动要《转法轮》,开始注重发正念了。

我也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一个修炼人放不下名、利、情,是很危险的,容易被旧势力邪恶生命钻空子。本地有位老年同修,她儿子被邪恶迫害,已流离失所在外地,由于放不下对儿子的情,去年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她大半年无法入睡,整夜担心儿子,导致身体健康急速下滑,本来以前因乳腺癌做手术已控制住,偶然间我到她家知道了她的情况。回来后,我几乎通知了本地所有弟子为她发正念,还找以前有过过病业关经历的弟子到她家交流,有天目开着的同修看见师父为她清理了很多不好的黑色物质。

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执著并努力放下时,身体已病得很严重,在长达几年的痛苦的消极承受中,渐渐变得无可奈何,法理也模糊不清。我多次去她家与她交流,效果也不大。后来我忙于去外地学技术,渐渐去的少了。就在我又一次去外地时,她离世了。这件事对我们震动很大。写出这件事,是想引起同修们的重视,在做大法的事时,千万别忘了自身的修炼问题。

三.师父都帮我解决了

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已十二年了,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法理有了更深的体悟。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由于整体的漏洞,恶人非法抓捕了九名大法弟子。其中大部份是资料点的学员。损失了数台电脑、打印机,上万元现金,两、三个地区的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更别提做真相了。本来在此之前我看到大资料点的同修工作量大,担心他们的学法时间少,安全隐患大,就想建个家庭资料点,以减少他们的压力。不料还没开始,就把会技术的弟子都抓走了。我真是欲哭无泪。突然想起《明慧周刊》上有弟子到几百里的外地学技术,我也可以呀!

我有几个亲戚同修在外地,他们那儿大法弟子众多,会技术的也多,真正达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可是资金还欠缺,我跟本地的亲戚同修一讲,她们两人很快协调好了资金。出于安全和方便考虑,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喷墨打印机。就这样,我与亲戚同修到了外地的亲戚同修家,她们联系了当地的协调人,协调人又安排了技术人员来教我。我先后去了三、四次终于学会了。纵观整个过程,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只是有这个愿望,从资金到技术,各种困难,师父都帮我解决了。

以上只是个人所悟,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