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悲伤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因遭受迫害被学校非法除名后,在社会上谋生如此不易,自己一事无成,就觉得特别的受打击。老是这样一事无成,时间拖得越久,就越觉得难过。虽然我坚信正法必成,但对在人中如何生活绝望了。后来与和我情况有点类似的大法弟子交流,想开了很多。但是因为沉浸在难过中太久了,这个难过已经形成了物质,象花岗岩一样坚硬,消去它还需要一个实修的过程。

那天遇到一位以前的同学,久别重逢,同学问及我在哪里干,说到各位同学的状况。同学当时虽然没考好,但现在在一家很好的高薪机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而我却一事无成。虽然已想开很多,但淡淡的哀伤还是涌上心头。

我问自己,就算一辈子一事无成又怎样呢?以前来自常人以及大法学员的微妙的含着笑话、好奇、窥视、不解、指责……的异样眼光曾经深深的刺痛了我那敏感的心,但是想一想,就算被人笑话又怎样?就算全世界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又如何?就这样在“哀伤”的人心和否定“哀伤”的神念间摇摆。

同修也为我忧心。为了帮我走出消沉,安排了一些年轻大法弟子交流,就上学、找工作、婚姻等问题交流了自己的认识,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因为很少参加交流,很少感受到这样的正念之场,就觉得这些大法弟子都特别好,心胸坦荡,言行一致,没有常人中的那些挤眉弄眼、虚伪、笑话人,每个人都可以敞开心说出自己的不足,指出别人的不足,真的是一片净土。

我不爱发言的背后也暴露出我的执著。一位同修说,一个人很难过、不愿说话的心态,会让人感觉到,让人难以接近,带着这样的心态怎么去接近世人、劝世人退党呢?我也感觉到悲伤的物质还在控制我,让我不爱说话,我老是不说话,也搞得想帮我的同修很难受。我问自己,为什么所有的同修都是那么坦荡,乐观,心中充满光明,象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的样子,为什么我不是那么坦荡、乐观?

不爱说话也有害怕受到伤害的成份。很长时间以来陷入悲伤中,不能自拔,难过中更怕被伤害,自己封闭自己,不能敞开心扉与同修交流,有好多的困惑解不开,误在这一状态中迟迟突破不出来,耽误了太长的宝贵时间。如果自己早一点通过交流消除这些困惑,也许就不会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

一位同修说在找工作中的自己的一念是很重要的,现在很多老板要求工作时间很长,这位大法弟子出了一念,绝对不允许老板要求周六、周日工作占用她的学法时间,结果周六、周日就歇班。出去打工,工作时间太长这也是我困惑的,但是我就没有这么强的正念去改变它。这位同修生出了证实自己能干的心,结果获得老板的重用,越来越忙,没有时间学法,她就出了一念要改变这种忙的状况,结果老板告诉她“你不适合干这个工作”,同修很高兴有时间学法了,而如果老板跟我说这样的话,恐怕我又会多心了吧,这也是我的差距,为什么我不能象这位大法弟子一样凡事不放在心上呢。

一位同修说找工作就是找得到就干,找不到就用这个时间先学法,顺其自然。人的福份是一定的,赚多少钱是一定的。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一事无成,干什么都赚不到钱,是因为业力太大?还是因为修的太差劲?

同修说年轻人可能会有对美好生活的一些向往、憧憬,也要去掉。有的大法弟子找到了工作,但是陷于很忙的状态,我觉得如果忙的津津有味,自得其乐,就更难突破,外在的措施和环境的改变并不起决定作用,只有发自内心的想要摆脱忙的状态才能改变。不忙了也不一定学法多,关键是自己想不想抓紧。

另一个同修说有时也会为没工作难过,但是每天学了法,这一天就没有白活;每天劝一个人退党,这一天就没有白活;每天救了一个众生,这一天就没有白活!

看到自己的不足,心里唯有对这些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的敬佩,和对同修尽力想帮我的感激,我深深的体会安排这样的一个年轻大法弟子交流的机会的不易……要有怎样的胸怀和正念才能平衡好那些难度、又是怎样伟大的法才造就了这样的大法弟子啊。弟子唯有尽量去做好才能配得上这伟大的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