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西大法弟子小型学法交流会侧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们学法小组经常在一起学法的只有三四位同修。前几天一位以前去外地的老年同修搬回来并参加小组学习,我们大家都很高兴,这位大姐很愿意和大家在法上交流。于是我们又请了两名外组的同修,我们一共六个人开了一个小型的交流会。下面是同修交流的部份内容。

(一)

我是九九年底搬到外地的,搬到那里也没和同修接触,基本上都是自己做。我的亲朋好友,学生家长,能认识的我都讲到了,他们大部份也都明白了,都三退了。零五年开始我与当地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每天早上我先背一两页法,八点多钟就出去讲真相。我这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和年轻人一起骑自行车到农村挨家逐户讲真相,劝三退。当然是酸甜苦辣,什么事都遇到过。刚开始我不敢对生人面对面讲,只是帮着发正念。后来一对一讲,再后来面对几个人也敢讲了。当然有的比较好接受,一说就明白。有一次下农村讲真相,在一块地里,有一帮人在干活,我们先跟一位老太太讲。老太太说她啥也没入过,她对那一帮干活的人说:她们俩是活佛,快听她们讲。结果那一帮人除了一个人,其他都退了。有的就不行,怎么讲都不信。有的不但不听还要“报告”。而且家里老头也不放心,也骑自行车跟着。有一家女人非但不听,还破口大骂,我老头又加了一句:别听她的……真是火上浇油!即使这样,我也不灰心,救人就是难。有一次在集市给一个干部模样的老头讲退党,我看他不吱声,就问他:老哥在哪上班?他说:公安局!我说:公安局,我师父也度,度的是你这个人。然后我就从头给他讲大法真相,他听完后说:你给我退了吧!要听你这样讲,我早就退了。

还有一次我用手机给网上写的恶警打电话,接通电话后我刚说:您接到这个电话,就是我们的缘份……对方破口大骂,骂的很难听。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我是为你好,你不听请把电话挂了吧。我有一个叔伯妹夫是当地劳教所出名的恶警,我为给他讲真相,到他家去了三次,他都没给我好脸色。等到第四次我见到他时,我给了他一张传单,他没拒绝,收下了并说:象这样的传单,我经常接到。

我丈夫的妹妹家每年都开一次家宴,把亲朋好友都请去,但大多数都是干部,还有公安局的,多数不明真相。今年初开家宴,我想我必须要救他们。轮到我发言时,我先发正念清除干扰并请师父加持。我先给大家唱了《得度》大家听了都鼓掌,接着讲我修炼大法受益及大法真相,大多数亲友都能接受。有个外甥女是教音乐的教师,她说:这个太好听了,您给我抄下来,我要弹这个曲子。我体会,讲真相时正念一定要足,有条件最好讲明白,讲透。遇事一定要先想到师父,想到法,以法为师,请师父加持。其实讲真相过程也是个修心的过程,中间要去很多心,如怕心,证实自我,维护自我的心,好面子心等。

(二)

我这几年主要是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中讲。基本都讲到了,大多数都退了。可我的这个家环境比较难做,我丈夫以前咋说都不信,现在通过实践他也服了,现在也把护身符带上了,也念“法轮大法好”了。

说到大法神奇,我讲一件发生在我女儿身上的事。我以前给她讲,她都不信。前些日子她生小孩,高烧三十九度多,上午打针,下午高烧;下午打针,晚上高烧,打多少针也不见好。打完针后六个小时,都不能给孩子喂奶,孩子饿的哇哇直哭。我就对女儿说:闺女,你看妈炼功后变化多大,你就不能跟妈念“法轮大法好”?她点点头。于是我念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她跟我念一句。念着念着,烧就退了,也不用打针吃药了。这下大家都服了,把护身符给小孩也带上了,现在大人小孩都好好的。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也遇到过不听不信,说不好听话的,我有时就生气。其实生气也不对,救人就是不容易。

(三)

几年来我们采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比如我搜集了《明慧周报》上的有关材料,并把有针对性的材料归纳在一起,例如《下到地狱方知悔》《过世儿子托语父亲停止迫害法轮功》《独子命危的时刻……一名“六一零”工作人员的经历》这三篇文章我编排在一张纸上,寄给警察等人员,效果非常好;对于知识份子,学生,宗教人士,无神论者等,我都有针对性的发放或邮寄,反馈回来的信息非常好,以前不爱看资料的现在都爱看了。

我体会我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用心去做,才能做好。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法为大,以救度众生为主。现在时间多宝贵啊!师父讲我们的最大任务就是救度众生,我们要抓紧时间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目地是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

(四)

我这几年来在经济方面受迫害很严重,种地搞生意都不景气,赔了好几万,心里放不下。我开始就认为是去我的利益之心,只是消极的承受。

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经济迫害,恶党迫害法轮功不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吗!我们决不能承认它。我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的经济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在历史上的一切安排,即便我有执着,你旧势力也不配参与迫害。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同时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现在经济状况马上就变了,我丈夫在单位工资长的最多;儿子没花一分钱就找到了工作;如今我又与亲友搞了一份生意,一切都很顺,家里的环境也有了好转。

前几年我受迫害被非法劳教,家人也受到很大的伤害,怕我再遭迫害而阻挠我做三件事,但我一关一关的都闯过来了,通过这几年的努力,家人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但不反对了,有时还帮我放真相材料;我儿子以前我怎么讲他也不退团,最近再讲他也把团退了。

(五)

因为现在不是个人修炼时期,是正法时期,我们是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有一念不对可能就会带来麻烦。我最近过了一次自“七二零”以来最大的心性关――走出“心牢”。

“七二零”刚开始时我不怕受迫害,认为進监狱才修的高。这是由于我法理不清,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在看守所劳教所受到严重迫害。当然也摔过跟头,走过弯路。从新归正后我静心学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上正法進程,在证实法,做三件事中还能堂堂正正,没有怕心。可是最近我却产生了怕心,疑心也上来了,总觉的象有人有警车在监视我,自认为我是“挂名”的,自己给自己设了“心牢”。

同修看我状态不对劲,找我切磋:你这不是自己招来的?我也知道不对劲,这不是自心生魔吗!我想起师尊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知道我最近光忙于做事,法学的少,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抓紧时间多学法,并学了《导航》,《二零零二年费城法会讲法》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并向内找自己,怕心只是表面,是由私心,自我保护的心引起的,这些心都是应该去掉的。但是关键是我有一念定错了。记得在今年初邪恶迫害加紧时,也就是大批学员被抓,形势较紧张,我脑中曾闪过一思错念:正法到最后了,邪恶又来最后一把考验。(当然这一错念不是真我,但我却没否定。)我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它就加大加重你的执著,最后被它操控。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学法,法是万能的,法是我们的一切保证。

我参加了集体学法(以前由于种种原因我很少参加集体学法),看住自己的思想,把握平时的一思一念,纯净自身的空间场,不让乱七八糟的邪恶的东西干扰。同时多发正念,清醒,理智的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稳健的走好以后的路。我体会正法是有進程的,我们不能总停留在原地踏步,能跟上师尊的正法步伐是最重要的。

通过这次交流,我们在法上得到升华,有了自我突破,大家一致认为不能只停留在以前的起点上,要精進,现在正法已经到最后,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刻,我们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抓紧时间救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以上是我们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