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再也不找我闹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修炼前,我和婆婆关系很不好。我明白,婆媳关系是常人矛盾冲突中抽不尽的丝,斩不断的麻。为了不过多耽误同修的时间,我只略举几例。

(一)八零年我生了小女儿,为了求婆婆给带孩子,我向她保证:家务全包。我当的是烂班的班主任,人数多,学生素质差,工作压力很大;教的是语文,备课难,改作文更费脑筋;还要做饭,种菜,养猪,洗衣,喂孩子。我被累垮了。头晕,面黄肌瘦,孩子没奶吃。弟媳见我喂孩子来不及吃饭,给我留了一碗汤。婆婆妒嫉我们妯娌之间的感情,闹得寻死上吊。

(二)八七年,为了照顾偏瘫的公公我调到二中,在新单位工作不到半学期,公公去世了。婆婆怪我治丧期间不该去学校早自习,其实,我是值了夜班,趁大家休息时去安排一下,又没耽误家里的事。她跳脚把我赶出家门。哪个帮我说公道话,她就用死来威胁他们。

(三)新女婿要来认亲。大扫除时我对婆婆说:“小便后用过的纸不要晾干再用,大热天的,要讲卫生,某某到我家来时,常捂着鼻子。”为这几句话,她闹了一、二年。

我常想:我外表不比人差,工作不比人差,心智不比人差,还那么孝顺,她怎么就是不领我的情?加上丈夫不体谅,不公正,脾气暴躁,我有如在地狱里挣扎了几十年!常想结束自己的痛苦人生,但舍不得丢下儿女。

学大法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对我说:“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哦!原来是以前欠她的。说不定欠的很多,很多!师父,我一定听您的话,还清债务,跟您回到我原来的家!

二零零一年春,我退休了。老伴去外省打工,我把孙子、婆婆都接到家中。一个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每天忙的团团转。不过,我不觉的苦,也不怕累。因为我的人生有了目标!

好多同事、朋友对我说:“老老少少都享你一个人的福,怎么行?六十岁了,也该轻松轻松呀!”师父在《洪吟》中写的“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时时都在鼓励着我。常人哪懂我们修炼人的心呢?

我忍辱负重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婆婆、孙子,挑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婆婆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十多个孙子。她哪里也不去,和我在一起一住就是七年。我悟到,还债不仅仅局限于物质生活,还有精神方面的魔难更考验人。

婆婆原来为了带外孙,住在女儿家。来我家时她面黄肌瘦,常发晕。一发晕就打氨基酸。我陪她去医疗点,和医生商量掺些能量(葡萄糖),免得年龄大受不了出问题。哪知她回来后气冲冲的逢人便说:“心不好,同医生合伙害我,给我打水。”我反复解释:“不是水,是能量,人体所需的一种东西。”她还是不依不饶。没办法,只得请她女儿带她去看医生,我只认出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怎么买就怎么买。钱算什么,只要她不闹。

认真“还债”,善待婆婆数例:

(一)婆婆特别怕冷,很热的暑天才洗澡。秋冬季节,空气干燥,她身上发痒。给她搓身子,就是不肯,要吃药;西药、中药都不见效,她就说:“你的米没淘干净”,“菜没洗干净”。闹得没法,最后还是搓了澡,搽了甘油好的。

(二)有一天清早,我叫婆婆吃早点时发现婆婆拉稀了。裤子上到处是屎。她吓得哭着说:“不得了哦!我要死了。叫她们快来呀!”我一边给她洗一边安慰她:“姆妈,你不要怕呀!平时总是便秘,拉一拉是好事,因为里边的毒气都拉出来了呀。过了早,要是还拉,我带你去医院。”她镇定下来,果然不拉了。

(三)婆婆是个很要强的人。快九十岁的人依然喜好当家作主,发号施令。想做什么就毫不犹豫的,立刻去做。至于应不应该做,怎么做,什么时候做,一概不管。不依她,就生气;做坏了不承认;指出她的错,就吵个没完。

二零零二年,我在超市买了个“苏泊尔”电饭锅。趁我发正念时她用卫生球把锅里用来防粘锅的灰色涂层搓去了很多,我一声没吭。因为说了她也不会承认。

有几次,我用全自动洗衣机洗衣服,等我买菜回来晒衣时,发现衣服没洗,还是水淋淋的。因为她听到水流声,就按下了电源。我还是一声不吭,因为说十遍、百遍她还是听到水响就按下电源按钮。多次这样,程序搞乱了,我就不声不响花钱请人修。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买了一个新火锅,放在饭桌上。一天晚饭后,她出于好奇又动手摆弄。我连忙说:“不要动!免得弄坏了。洗衣机坏了是出钱请人修好的。”不得了!吵得不可开交。“你嫌弃我!”“赶我走呀!”摆出一副大吵的架势。我想:我是不会和你对吵的,我要还债,你给我消业。她一个人越吵越来劲:我洗碗,她站到洗碗池面前吵;我上厕所,她站在厕所门口吵;我到房里去睡觉,她跟進来硬挤進房里吵。我好奇的望着这个高龄的老妪想:她怎么这样好斗?越斗越勇?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她莫名其妙的望着我笑,这才不吭声了。我穿衣下床,扶着她的肩说:“姆妈,何必哟——!你蓄一蓄精神哪!为这点儿事闹了这么久,不累呀?好好儿过日子不行吗?我又不是对你不好!算了吧。你的心脏不好,等会儿一晚睡不着,何必自己找罪受?睡吧,去睡吧。”我拍着她的背,抚摸着她的胸,象哄小孩一样给哄睡了。

听到这儿,或许有人想“修的多好!”其实,我忍的有多苦啊?

晚上,我抱着枕头这头爬到那头,婆婆过去对我不好的情景象电影一样,一幕幕清清楚楚展现在眼前。心里难受的滋味无以言表!我悟到邪恶钻空子了。于是发正念,背《洪吟》,读《转法轮》。当我读到“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的法时,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我悟到:我放弃不了,是因为我没那么高的层次。我要加强学法,我要提高层次。通过向内找我悟到:我对婆婆好,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心,不是慈悲心。我怎么就出不来慈悲心呢?

由于执着于情,这样的魔难考验了我多次。

(四)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婆婆不小心扭了腰,痛得她起不了床。止疼的药吃了,正红花油搽了,虎骨膏贴了,还是疼痛不止。别人都说,一岁痛一天,她八十几岁不是要痛二、三个月么?更奇怪的是:我一走近,她痛的更厉害;我一离开,痛苦就减轻了。婆婆怀疑我施法术报复她。流着眼泪求我打电话到她女儿,给烧纸驱邪。女儿不肯来,更不会给烧纸。

我心里说:师父呀!弟子的麻烦怎么这么多呢?是债没还清吗?是继续考验我吗?怎样才能更快的修出慈悲心呢?

哦!我悟到了。因为我求师父,师父让我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老是“还债、”“还债”的,还要救人。不然,为何我一走近,她就痛的更厉害,一离开疼痛就减轻呢?

于是,我对婆婆说:我是修善的,怎会施法术害长辈呢?放心吧!现在我请师父给您驱邪!让她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她说:“一个字都听不懂”。我说:“听不懂不要紧,你睡觉都行,只要能听到声音就行。”哪知听到第三盘,她可以坐起来了;听到第七盘全好了。

谢谢!谢谢伟大而慈悲的师父!

(五)二零零七年“五一”期间,婆婆感冒咳嗽。八十八岁的人,一点咳嗽也用不着紧张呀。可她又吓的要死。到医院打针,医生说“没药”;请人到家里打,没人敢。(因前几天医院出了医疗事故正扯皮呢)。死的恐惧让她吃不下,睡不着,为了减轻精神压力她就喝酒,酒喝多了神志不清,又拉稀。拉的满床、满地都是。除了那个读初中的外孙女以外,三个女儿、十多个孙子都不来看她,有的来了也不敢接近。我给她端尿、倒罐、洗屎,买吃的,全包了。尽管我殷勤照料,她的感情还是接受不了,她需要亲情的安慰。于是,又上吊、吃安眠药,用以威胁她的儿女。总之,在家里闹腾了一个多月。

这期间,我在陪伴她,照顾她的同时,给她念真相资料,读《转法轮》时我悟到:一个大法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是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我怎么老是停留在“还债”、“还债”的层次中不能自拔呢?债还清了,我就可以跟师父回家了;摆脱人世间的苦难了。这不是执着于自我吗?

我又被魔钻了自私心的空子!

站在师父法像前我说:“师尊,婆婆寿命到了就罢,如果没到,就让她健健旺旺的活着吧。我是正法时期的弟子,救众生才是我的史前大愿。请您加持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邪恶安排,全面解体另外空间操控我的家人干扰我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加强了正念,增加了除魔的次数。这以后,婆婆再也没闹过了,因为,我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曾有同修建议我把大法圆容我们婆媳关系的经历写出来,我不想写。我担心助长自己的显示心。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可显示的。因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你想:不读《转法轮》我怎知“欠债要还”的理?没师尊的点化,我怎会想到让又老又糊涂的婆婆听法?不求师尊,我怎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出邪恶的迫害呢?

我怀着诚挚的敬意,再次感谢伟大而慈悲的师父!敬祝师父生日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