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才能闯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我曾长期受旧势力的黑手烂鬼迫害,以至于被困于床上达三年多。回身想想,向内去找,是自己修的有漏。我的所谓“病业”,远溯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就开始了。那时由于不能学法,不能坚定的信师信法,在犹大的邪恶谎言包围下邪悟了。邪悟之后,我的脚开始麻木,并很快从脚尖发展到整个脚底板,连脚脖子也麻木了,且一步步严重,后来更表现为浑身无力,左眼视力下降,早操跌倒在操场上。当时表现为常人所说得糖尿病后期症状。面对着严重的“病情”,恶警怕担后果,以“所外就医”的名义把我放了出来。

我对于日益严重的病业,开始认为只是一种业力,消极的承受。后来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之后才认识到必须反迫害才有出路。但通过努力,却没有改善,还认为大法弟子不会死,上了保险锁,及至最后浑身浮肿,体内积水,肌肉僵硬,皮肤往外渗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在痛苦、生死之间挣扎,我开始不理解了,并产生了怨情,并再次去医院治疗。当时,先呼叫的120,来了两辆车,这两辆车上的人抬不动我,又打了110,共来了六个小伙子,因为我身体积水情况严重,体重近400斤,当他们把我抬上时,压断了担架,送到医院后,医院查看病历和進一步检查,确诊为重度尿毒症,怕担责任拒收。

同修们都来帮助我、鼓励我,甚至外省的同修知情者也来帮助我。我反复学法,逐步提高了心性,坚决不配合邪恶,并把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罪恶行径通过明慧网公诸于全世界,任邪恶恫吓威胁也不动摇。身体方面却没有改善。但我坚信这不是病,且积极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去。此时一些在苦难中的老弟子走了,又使我大惑不解。

后来读了师尊《洛杉矶市法会讲法》,看到师父说:“大法弟子从修炼那天开始,你的一生就已经从新安排了”。“安排好后谁也不能动,动就犯天法,只有师父能动。”“我的法身虽然可以动,但是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安排的已经相当细了,要给一个大法弟子改变一点东西,就要全盘的从头来。”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弟子指出一条光明之路:“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我豁然开朗:原来是这样的!原来我的正念虽然强大,但还没强大到“足”的程度,弟子正念足了,师父才能帮你,帮你时旧势力及一切邪恶才无话可讲,师父的回天之力才能在你的身上出现奇迹。

这时许多同修决定到我家与我一起学法,并达到了共识:正念从何而来?正念是从大法中来!学法不怠,变在其中。通过学法,大家都提高了。

原先我躺在床上起不来,手也举不起来,呼吸困难,连翻身都要靠别人扶。现在每星期读一遍《转法轮》,要坐起来,双手捧着书,出声朗读,当时我每读一段就上气不接下气。渐渐的脑子念木了,晚上一闭眼每一个字都在眼前。发正念时,原先手很难举起来,腰也弯着象个半圆弧,我想:何为正念足?何为达到标准?你做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了吗?正念足了,达到了标准,师父才能帮的。于是我拼命坚持着,心想,这条老命本来早就完了,是慈悲的师父把我救回又给我延长来的。

突然有那么一天,我的那个象麻袋装上石头的胃打开了,肠道也打通了。爱吃饭,身上就有了劲,居然自己能坐起来了。不久竟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从厅里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到厅里去了。我喊着:“法轮大法好!师父您好!”听者无不落泪。

通过学法,使我悟到所谓病,根本就不存在的,它是一种业力,而在正法时期,则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利用大法弟子的有漏之处对修炼人的迫害。修炼弟子只要正念强就能挡住其迫害,但对于病业严重而且长期积累着的关过不去的老弟子,则必须正念足才能闯关。一般的正念即使强大也是挡不住的,必须正念足师父才能帮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病业缠身的老弟子,尤其是前期已经表现为“好了的”,如果一旦心性稍有一点偏差,当其邪恶卷土重来的时候,有的能过去关,有的就没有过去关的根本原因。

何谓正念足,那就是努力学好法,把自己溶于法中。全身心投入到证实法中,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圆满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