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的修炼路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

有幸得法,疾病痊愈

我出生在山区的贫困家庭,从小吃苦。我家兄弟姊妹多,土地改革时期,因爷爷当时成份被定为富农,父母和我们都受到了牵连,文化大革命时期,父亲又经常挨批斗,家人整天担惊受怕,我也被迫退学。因为家庭,我被社会歧视,找不到工作,生活非常艰苦,我就这样艰难的熬了一年又一年,终于走过了自己人生最阴暗的岁月。

九六年底我有幸得法。得法前身体不好,牙疼的非常厉害,到处寻医问药都治不好,甚至走投无路时还去找过什么大仙,也没看好。是命运的安排吧,有人主动到我家来告诉我说:炼“法轮功”试试。当时心情无比激动,也很振奋,心想“法轮功”是什么功?怎么这么好,还能学“法”?不用打针吃药病就能没了,那一定是高功。“法轮功”三个字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深信不疑。由于告诉我的人也没教我怎么炼功,也没有书,只是思想深处总有一念在脑海中反复回荡:李洪志大师教我炼“法轮功”。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到一个星期,师父也给我净化了身体,经医院做血液的化验和其它检查,一切正常,以前身体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没有病痛折磨的幸福。到九七年正月十六日,我正式请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学法后才明白,这是从根本上给修炼者净化身体的功法,他根本就不治病,他是修炼。

认真学法,受益匪浅

我家生意很忙,我就利用休息时间看法,不认识的字抄下来,等工人来了再问他们,中午休息炼功,晚上我就找字母(当时不会查字典),慢慢的我能看完“论语”了。我天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有一天晚上查字时,感受到师父给我下了法轮,感觉非常强烈,也时常看到墙上全是法轮。我明白了师父讲的法一切都是真的,书上讲的也都是真的,更加坚信大法的法理确实高深玄妙。

也许师父鼓励我勇猛精進,我的天耳通了,我经常能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和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我知道法太好了,我就告诉亲朋好友,希望他(她)们也能走進大法。后来到了炼功点才知道还有五套功法,可以和越来越多的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了。由于活忙,为上炼功点经常吃不上饭,文化低,书上的字也认不全,不敢念,爱听大家念,愿意和大家一起洪法,让更多的常人走進大法,消除自己的业力,真正的让大家从法中受益。现在我读法很流利,已经没有不认识的字了。

在学法的过程中,当学到师父讲的:“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转法轮》)。我悟到,师父才是最大的神,就立刻把我家供过的什么“大仙”给扔進垃圾堆里了。

坚信大法,珍惜同修

正当我们一起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之中,99年7.20迫害开始了。中共控制的媒体宣传天安门自焚事件,我根本不信,也没动摇,为了让人们知道真相,我印了很多的真相资料,起早贪黑的出去发放。就在7.20当日上午学法时,恍惚的瞬间,我看到自己手中有两只花瓶,其中的一只花瓶掉在地上摔碎了,下午又是这种情况,影像中是一壶开水,我一只脚伸進去也不烫又拿出来了。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家前、后院有两个邻居甲和乙,在我的洪法下走進了大法,我想是不是同修受电视谎言干扰了。于是我去了甲同修家,见她特别坚定就放心了,第二天我又去了乙同修家,乙同修原来是信耶稣的,到她家后,我看到她那些以前的同门信徒正在劝她交出大法的书,并说了些电视谎言宣传的话和反对大法的话,当时,我护法的心特别强,反驳了她们,不允许她们污蔑大法和师父,并给她们讲了真相,使同修不受干扰,没有掉下去。此后我每隔几天就去看看乙同修,带动她不要滑下去,珍惜这万古机缘。那时我也深深体会到师父就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并珍惜着每一个大法弟子。

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师父在讲法中说:“大法弟子的修炼不只是为了个人的圆满,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作为大法弟子称号的修炼者必须完成的。”(《致欧洲法会》)

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我起早贪黑的出去做真相。有一回我和丈夫(修炼)去边远山区洪法做真相,走时没告诉孩子,我们出去刚上车时,脑海中浮现出孩子趴在窗户内看我,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在点化,孩子们知道了,我想知道就知道吧,我不能返回去,谁也阻止不了我们做真相。当我们做完真相往回走时,走了三十多里地,也没有车,因为早上工人还等着我开门干活呢,我着急了,好象师父知道弟子的心,忽然来了一辆出租车,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家里,我和丈夫也没合眼,就和工人们一起工作了。

在迫害中,我们当地被非法抓捕的同修中有两个同修说出了我,从此,恶警经常到我家来骚扰,派陌生人监视我,还查看我家的垃圾里有没有真相资料的废弃物。我那时只记的师父讲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根本没想到怕,每天早上照样出去做真相,等做完真相回来时,听家人讲,你刚走那几个人就来蹲坑了,你要回来时,他们就匆匆的离开了,我明白是师父在呵护着我,我是按照师父讲法中说的要求自己,怀里揣着誓愿与责任,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所以他们根本就动不了我。

正念除恶,有惊无险

做真相时,也有有惊无险的时候。有一天早上,我和同修天不亮就出去发送和贴真相资料,正在贴不干胶,巡警的车就开过来了,也没开车灯,我和同修迅速的跑進路边的高粱地里,齐发正念,恶警车到我们跟前同时打开前后车的大灯,对着我们照了十多分钟,却看不见我们。他们不死心,绕个圈又回来停了许久,我们继续发正念让他们走,最后,邪恶终于败下阵走了。

夏季的一天早上2点半,我和丈夫出去喷“法轮大法好”标语,刚喷一个,模板粘连,心里开始埋怨丈夫,为什么不在家弄好呢?动了气,结果被魔利用钻了空子,当喷下一个时,就被巡夜的看见,同时也发现了我车上的东西,我心里发着正念对他们说:东西是我们在早市上捡的,让我们走吧。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要等他们的领导来处理,这时又过来几个巡夜的,丈夫也从车上下来了,他们以为丈夫要跑,就用电棍电我的丈夫,在这瞬间我想到,我们不能让他们带走,明天开切磋会,同修还等着我通知地点呢,而且我家里的孩子也不知道我们的去向,我心里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救呢。不一会他们的领导来了,我求他让我们走,他说以后别来了,你们走吧,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没等话音落,他就点头了,看来他一定是明白真相的,不单放了我们,也没有收我们做真相的东西。当晚,我又让儿子送我们出去,借着明亮的月色,继续喷救度众生的标语。

还有一次,我们三名同修配合挂条幅,山区夜很静,快挂完时,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拿着手电照来照去的,其中一名同修急中生智走脱,我和另一名同修分开了,分开后,我听到这名同修和那个人说话,但听不到说什么,过了一会,同修在不停的喊我,我以为那人走了,过来一看那人还在,我心动了一下,你不应该喊我呀,可转念一想,既然过来了,就讲真相吧,那人不听,让我走开,把同修留下。我来到路边,边等同修边发正念,这时来了一辆出租车,我知道是师父的安排,立即上车找到了同修,制止了那人的流氓恶行,我们终于又一次平安的回到了家。

04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刚一出门,发现有人拿手电筒往我们家屋里照,天还没亮,我怀疑有人在我家附近蹲坑,我不断的发正念,同时也采取了措施,把我家的门口撒上炉灰做记号,看是否有人蹲坑,结果证明有脚印,确实有人在监视。后来,我避开这个时间出去,十多天后,现象消失。

正念不足,遭常人举报

在一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三名同修到公安局门口贴营救同修的标语,当时是刷胶水的那种,粘时我让同修挡着点,别叫别人看见,同修没听见,就和我离开了一段距离,我产生了埋怨同修的执着心,当时心态不稳,正念不足,怕让人看见,结果,这颗心被魔利用钻了空子,越怕人看见,真就有个三轮车车夫不但看见,还把我们举报了。恶警来了,把我和其中一名同修绑架到公安分局去了,另一名同修在胡同暗处,恶警没看见,待我们走后,她正念走脱。我们身上二十多份真相资料被恶警搜出,并对我们非法聆讯。另一名同修承担了当时的一切责任,她在正念中和家属的营救下,一个月左右就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我却被非法劳教了,送往辽宁黑窝马三家。一路上,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并给警车上的警察讲真相,等到了马三家体检时,出现病业假相,那里不收,我又被送回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继续给那里的犯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二十多天后我也从新走入正法的洪流中来,至今仍做着正法殊胜的大事。

在心性考验中提高

我们地区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切磋,通过切磋,我认识到自己还有很多常人的执着心没有去掉,也看到在潜意识中有亚洲人特别强烈的妒嫉心,也会向内找自己了,并能及时善意的指出同修的不足。

在修炼的过程中,同修间也有争论,也会出现摩擦,就在这种环境下,向内找,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提高上来。一天我在客厅看书,听见有人按门铃,我去开门,由于我家是炼功点、资料点,为了安全,有过路人时,不按门铃,等人走后再按或敲门,当我开开门时,看见同修正在给三轮车车夫讲真相,劝三退,而且当着那人的面向我要晚会碟,我碍于面子,不情愿的给她去拿了,可那人并没有要。進屋后,我说有外人你怎么还按门铃呢?她说没按,我说按了,她就生气,态度急躁,我们就吵了起来,同修走后我悟,一定是“假相”,是在考验我的心性,让我提高心性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放下了,过后她也认识到了,磨擦解除,之后的发正念时,看见两朵花,瞬间飞升上去。我知道,我们的心性在考验中都提高了,那不好的物质在消融、化掉了。

走正法路,做好三件事

学法小组现在正稳步的运行,同修间经常配合做着讲真相、劝“三退”的事,我也学会了电脑,能下载、打印、装订小册子等真相资料,能按师尊要求的做,走好正法路,做好三件事。

个人修炼经历和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