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表演艺术团中的修炼体会(译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好!在刚过去的两年半中,我在神韵表演艺术团中的修炼对我的要求和我以往的修炼对我的要求完全不同。我已修炼了九年了。所以说,这个差别是很大的。

我受到的第一个考验是“名”,名利情的名。长期以来,我一直想做个律师来帮助正法,并已经为此努力了几年。在神韵表演艺术团成立后不久,我所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了。我收到了几所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但录取我的最好的法学院都离纽约很远。那些都是名气很大的学校,在那里我可以见到很多有影响力的人并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的财力很有限,但我发现,当我向他们要求更多的奖学金时,他们常常能满足我的要求。正如《转法轮》中所说,“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我认为这件事对我同化师父的法是个很大的干扰。问题的关键是:我想要继续走自己想走的路呢还是把师父所组织的神韵表演艺术团放在首位?我能感觉到,在另外空间我所面对的是我自己与一个叫作“名”的生物的一场战争。我在思想中奋力与其搏斗,用利剑穿过这个障碍。我告诉它,“我在人类社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救度众生。”

你看,问题是我以为我可以用成为人权律师的方式来救度众生,但是人没法安排自己的命运。修炼人的人生道路是由师父安排的。从准备到被那些法学院录取的过程十分艰难,过程中有许多障碍,但我总以为是干扰而没有放下这个执著。

最后,我终于放下了对“名”的执著,至少在选择法学院这件事情上放下了“名”。我决定去离乐团最近、学费最便宜而且不会妨害我在乐团练习的学校。这是一所最没有名气的学校,但校方负担了我的所有费用。然而,开学后,我发现我的功课很多,留给我修炼的时间很少,更不要说有多少时间去讲真相和练习乐器了。因此我决定停学。那是两年前的事。我必须说,我对这一决定,从没有过一丝后悔。两年来,我和我的丈夫一直努力的去理解师父创办神韵表演艺术团的深意并圆容师父所要求的。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被师父做的安排而深深感动。每当因为我在乐团的演奏需要达到和谐协调而缺少什么东西的时候,这个东西就会出现。当我们夫妻俩没有钱时,钱会到我们手上,当我们没有车时,车会出现,当我的乐器需要某种设备时,设备就到了。我想这许多种种都是一个信字,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

在神韵表演艺术团中修炼的第二个考验是更广泛的修去人的东西。这包括人的观念,人的各种执著,甚至人的思想。以前我从未遇到过这种考验。是的,我们都知道修炼过程是一个时时去人的执著的过程,但对我来说,这有所不同。对其原因,我的理解是,我们乐团的每次演奏,都是一场激烈的善与恶的战斗。在另外许多空间里,有巨大的恶势力与我们作对,这些恶势力可能是破坏法的邪恶或是我们要救度的人们的业力,他们都是活的。这些邪恶和负面的东西最想要的就是破坏神韵的演出。为什么?因为如果神韵演出不能救度人,这些邪恶的东西如业力、人们头脑中存在的对法轮大法的邪恶因素等等,就能生存下来。这不正是旧势力只想救度它们自己的主要目地吗?这是我们在演出时所遭遇的战斗。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上说“要做就做高水平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觉的在演出期间,我的任何人的思维都能被邪恶势力抓住,在此时我要么演奏出错,要么我的乐器就出现技术故障。这是一个很深的教训。我把它称为实实在在的真正修炼。这就象一面镜子立在你面前,随时随地向您显示您所有的缺点。邪恶势力不要我们的演出是高水平的和完美的。我的理解是,如果演出出现问题,如演员出错被观众看到或听到,观众就会分心,那时候,师父通过演出安排的能量就无法穿透到观众们的头脑和身体。他们对演出可能会产生不好的想法。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们可能就不能被救度。所以,演出中出错是很严重的事。我发现,我在演出中的绝大多数的错误,都是因为人的一念或自己的执著引起的。

这与《转法轮》中的讲的初果罗汉非常相似,如果他有欢喜心,他的修炼就失败了,如果他害怕,也会失败。下面举几个我在表演时产生的人的念头和它们的后果的例子。有一次我演奏独奏部份后,我想,“听起来不错。”马上我的乐器发生了故障。另一次,我想,“啊,刚才我演奏的音符走调了,”马上我就出错了。还有一次,我正要演奏独奏部份,我想,“啊呀,我可不能出错,”就在那时,我的害怕心使我出错了。有一次我刚对在舞台上的一位演员产生了负面的想法,立刻我就觉的我不行了,马上要咳嗽。在我演奏整个非常柔和的曲子的过程中我一直想咳嗽,这种感觉真是十分折磨人。还有一次,我想,“我的嘴巴累了”,自然我马上真的感到累了。

也许你们当中有些人会好奇,以及为什么想起音符出错会有问题呢?我认为,因为我刚才提到的所有的我的念头,都围绕着我“自己”,“我”做的好怎样,“我”做的不好又怎样,“我”感觉怎样,等等。问题的关键是我是在证实我自己,而不是在证实大法。

我认为在我们演奏的时候,大脑中没有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意念活动的状态是最佳状态,是一种空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是我们的神的一面在演奏,而不是我们人的一面在演奏。在这种情况下,我不仅几乎没有失误,也不受人的东西如疲劳或乐器故障等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素的影响。我从孩提时代开始,演奏乐器会感到很疲劳。当我在神韵演出时,脑子里没有疲劳和其它人的念头的时候,我就不会累。这种感觉就象在演奏的人不是我自己,毫不费力,似乎完全是神的一面在演奏,神在我身后为我加持。在那些时候,是神在表演,也就没有任何人的东西能产生阻碍了。

今年,在一个城市,我的乐器一直有一个故障,乐器上的几个孔不断阻塞不通,影响了吹奏的音符。通常来说,在某些客观条件下如空气温度,湿度或任何受潮情形等等,这种情况是常见的、不可避免的。我发现我在这个城市表演时,那几天只是我人在演出。有一天我在演出前全面调整心态,使自己没有人的念头,脑中完全是空的。也没想到乐器上孔的阻塞的问题以及寻求解决这个问题。什么都没有想。这一天,虽然客观条件是一模一样的,乐器上的几个孔没有出现阻塞的问题,我感到很惊讶。

这个经历有趣的是,并不是说我那天突然成为一个完美的修炼人而内心深处没有一点人的东西。而是,我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救度众生的愿望,意志非常坚定,绝对不允许任何干扰。我觉的这正如师父多年来在法中讲的,决不接受邪恶抓住我们的差距来迫害法和干扰拯救众生。这个不让任何东西干扰救度众生的坚强信念正是我想带入神韵乐团所有演出的。

我觉的,通过在神圣的乐团修炼,我现在明白了正念的新的意义。就象德,他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实际存在东西。正念能把我们和三界内能够影响我们的东西隔开。他们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精神和物质是一体的。我现在真正相信也亲眼看到,如果您有很强的正念,没有人可以阻止你。

此外,如果你有决心放弃自我,把您的心全部放在救度众生上,就不会有人的东西被邪恶抓住。

最后,我想说,因为神韵表演艺术团的演出对救度众生的影响非常大,潜在干扰也大,我们作为一个修炼整体,应该非常严肃的对待有关神韵表演艺术团演出的一切事情。举例来说,我们能否确保演出的戏院中没有噪音和其它干扰,使观众们能够专注观赏演出?我们能否有十分专业的促销方式使潜在的观众思想中不产生阻碍?我们能否更好的安排各种事项,使演员有尽可能多的时间为演出排练和保证修炼?我们能否用最大的善对待每一个观众或潜在的观众,因为他们代表着各个渴望被救度的庞大的宇宙体系?我认为这一切可以归结为理解和圆容师父所要的,用神韵表演艺术团的演出直接的彻底的救度众生。现在居住在人世间人体内的所有高层空间来的生命是非常珍贵的,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

让我们大家携手合作,更好的发挥我们的作用,给他们最好的得到救度的机会。

谢谢大家。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