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走过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一字不识的老年大法弟子,96年秋抱着祛病的目地走入了大法的门。修炼前后真是判若两人。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神圣和伟大师尊的慈悲,把自己走过的修炼之路告诉同修、世人,并唤醒如今仍被邪党欺骗上当的迷中人。

一、得法身体的变化

由于生生世世轮回中业力所致,加上四、五岁时父母离异,二十多岁母亲去世,整天哭的两眼视力越来越差,几米之内看人看物都模糊不清。精神上的打击、家庭重担的压力使身体状况急剧下滑,不到三十岁就多病缠身:心跳的慌、肩周炎、神经官能症、中耳炎、鼻出血等,面黄肌瘦,全身无力,甚至疼痛难忍。不知用了多少方法、吃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

得法后,大法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消去业力,替我承受,几个月后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飞,每天睡三四个小时精力充沛,走路轻松,满身有使不完的劲,体重由原来的八九十斤增加到一百三十斤。

如今快六十岁了,做针线活引线一点不费力。我深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学法心灵的净化

由于不识字,不能读《转法轮》,听同修读几行就找不到地方了,心里很着急,心想:我要象同修读的那样就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啊。我从不灰心,相信只要自己有一颗坚定的真正修炼的心,师父会帮我。无论多么忙,除坚持天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也坚持在家学,听录音。一次看书学法,满书的字金光闪闪。一次看师父《广州讲法》,看到师父的法身、蓝色的卷卷的头发,是那样的慈悲。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更增加了我学法的信心。加上同修的帮助,渐渐的自己能通读《转法轮》了,如今简短的经文、《洪吟》中的一些诗句都能读。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给我的智慧。

我体会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无所不能。邪党迫害开始,丈夫单位找他(没有修炼但支持)吓的把师父的书和录音带都给藏了,对我说是烧了,我气的急的哭了多次,心里难受极了,指责他并说“不管怎么样我就是学,谁也挡不住。”他看我这样说没烧,放在什么地方了,自己拿去吧,从此再也不管我了。现在全家都很支持我。

师父说“做到是修”。我平时时时处处用大法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体贴别人,关心别人,老人生病,主动出钱,喂饭洗衣洗头,不管别人说什么、态度如何,都能用善心对待,心平气和从不发火,当好儿媳、妻子、母亲、祖母,关系融洽,两个儿子儿媳都很尊重我,给买吃的穿的,我做大法的事也不反对了。特别是06年7、8月间因丈夫同邻居发生矛盾,邻居女主人拿着刀,嘴里骂着砸我家的门,我心里想着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哈哈的”的教导,我开门笑着跟她讲道理,她不但不听还指着我骂,此后一天几次几次的骂,无论在家在外边碰到就骂,别人劝说也没有用,我一直不动心,家人也都不理会她,一直骂了半年多才住了,这真是考验我心性的好机会。

三、上访证实法

我在大法中受益,深知大法和师父是宇宙中最正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每个弟子的责任、使命,决不允许邪恶肆意破坏诬陷。99年6月本地区一杂志登了一篇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学员自发到市政府证实法,我得知就毫不犹豫的去了,我心里只有一念,不答应代表所提条件就不回家,呆了一天一夜,条件答复,学员各自离去。99年7月中旬本想去北京上访,可在火车站就被劫持到市体育场,大厅里已有很多人,学员有的被训斥,有的被拳击。我坐在里面,看到大小不等颜色各异的法轮在转动,美丽壮观。

2000年8月间我与一同修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盘问,我一字不说,被拖上车拉到一地方(不知什么地方)里面已关押了好多大法学员。一恶警对一个四、五十岁的女学员拳打脚踢,鼻子出血,头上打的起包,扬言要把她摁到水缸里淹死她;另一恶警恶狠狠的对我说:你面对墙站着,还不碰墙碰死算了,反正没脸见人。我心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没脸见人的是你们这些邪恶。后又被拉到青岛驻京办,单个被叫到一间小屋里逼着每个人说出是哪里来的,我就是不说,在翻书包时看到带的点心包装上印着潍坊,就又被转到潍坊驻京办,在那里一恶警用伞把打我的脸、肩、胸,脸被伞铁撑扎破,打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肩胸同样,没好地方,打的眼睛模糊疼痛难忍。回潍坊的路上,一恶警用皮鞋使劲踩我的脚,并用手猛劲掐我的小腿,一块一块的破了皮变了颜色,真是人性全无。回家的第二天,街道居委会打电话把我们七八个骗到当地派出所,一起关押在看守所。第二天我和一同修开始绝食,一星期开始吐血水,才把我们放了。居委会找我丈夫让他看着我,要他负责。

四、讲真相救人

99年7月20日开始邪党利用一切宣传工具造谣、污蔑师父和大法,欺骗众生,加上长期邪党文化的灌输毒害了千千万万的世人。我是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我把自己得法后的身体变化、遭受的迫害讲给世人,看着孩子,坐在公路边或到人家里去讲,有时个别受骗深不理解的人说这样那样的话,有极个别的甚至往外推,我不在乎。有好心的亲戚劝我说:觉着好就在家炼,不要整天就是光想着做那些事。不管怎样丝毫动摇不了我讲真相救人的心。

有真相材料、不干胶或横幅时,不管刮风下雨天冷天热,在早上二、三点钟的时候在本院或到附近的家属院、小区散发张贴,直到做完。刚开始发材料时,心里存有怕心,怕叫人听见,就脱下鞋、光脚做,还一点扎脚的感觉都没有。《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为了让世人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和罪恶历史,早日退出加入的邪恶组织,我到大集去发资料,面对面讲(有意去的晚些,买菜的人少点有工夫听)。

为了让农村老家的人明白真相,隔一段时间带一些资料回去一趟,白天走街串门的讲,晚上去附近村发资料,贴不干胶,在公路的电线杆、树上打横幅。有师父的加持来回八九里路一点不觉累。今年阴历年小叔子打电话不让我回去,说家里很严,抓住大法弟子要罚很多钱,丈夫说什么也不让我回去了,我心怀一念,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就是去救人。第二天一早我就走了,结果做的很顺利。从亲戚回婆家的路上,不仅有夫妻两人退出所加入的邪恶组织,还用车送我很长一段路。每次回去总得劝退二、三十人。每次回婆家总是给买上吃的,先帮着干活,老人有病,家中有事我和丈夫都是跑在前出钱出力,让他们从我身上看到大法好,所以回去婆家人都很高兴,很支持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有时也帮贴几张不干胶。

2003年秋,婆婆摔倒了,得了脑血栓,我回去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诚心的念,病好了。今年八十六岁身体很好,全家四口人(还有公公、老婆婆和小叔)的饭和家务活全是她干。2008年五月初外甥女(妹妹的孩子)在班上病了,儿子把她接到我家,不爱吃东西,不爱说话,迷迷糊糊,我放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让她听,她说听着很舒服,听了一遍多,不听时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天好起来,一星期后上班了。这真是:诚心默念大法好,身心健康有福报。

很早就萌生了把自己修炼路上的点滴写出来的愿望,但自己又不能写,怕麻烦同修,直到现在,我口述后,由同修整理出来,了却了我的心愿,并鼓励自己,要更好的按师父的法归正自己,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